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2

方圆群英志——322

  却说那一战之后,周西侯惊叹于徐星友技艺之纯熟,竟难以相信这个对手几年前还是一个俗手!他难以想象,这几年徐星友究竟是再怎样的历练下成长起来的!
  一时好奇,棋局结束之后周西侯与徐星友攀谈了起来。这个棋界人人口中的“小人”,竟然毫无门户之见,一点也不怕周西侯把自己的绝招学了去,而是把自己行棋所思所想尽数说了出来,仿佛把周西侯当成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
  黄龙士临终的遗言并不是让徐星友把所有学来的棋招当做绝技以保住天下第一的虚名,而是要徐星友把他的棋艺传承下去。所以,对于徐星友来说,有所保留的棋艺交流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事情。
  与徐星友交流之后,周西侯被徐星友所讲的内容深深地震撼了。
  天才型棋手行棋,大多数时候是根据感觉或当时的计算作出决定,若去问他某一步棋为什么走出来,他也往往只能根据当时的局面给你摆出几个变化图来解释,这么一来在固定的这个局面下你虽知道该怎么走,换一个局面你却不会用了。这是棋手下棋的思路,是他们的构思融化于他们的招法当中了,以至于他们虽不能解释明白这么走的理论依据是什么,却总能走出正确的下法来。黄龙士就是这样的高手,他的每一步棋都几乎是当时局面下最好的一步,但是为什么找得出这一步来,黄龙士自己也解释不了,于是只好归结于感觉或者天赋了。
  可徐星友把这种无法解释的感觉和天赋给归纳起来,为了便于自己这样的庸才理解运用而构建了一个完整的体系!根据这个体系,徐星友能够在复杂的局面中找到行棋的方向,能将具体的局面归纳到抽象的局面类型中,甚至能将某一步妙手理解为不同的几种行棋方式的交叉点从而将这步妙手找出来。徐星友解释了黄龙士的棋为什么精妙,并且几乎用一种数学公式般的模式将黄龙士的天才变成了一门可以学习和研究的科学。它就像几何学一样,给出几个作为前提的公理和公设,然后后面的内容都可以沿着这些公设公理推论而出。听着徐星友的解释,周西侯几乎第一次明白了,原来黄龙士下棋的时候原来是这么思考问题的。
  有了这套理论体系,即使如徐星友这样平凡的庸才,也可以理解并运用黄龙士那样震古烁今的天才了!
  自黄龙士以来,中国古棋开始变得更加合理了。而让所有人都学会合理行棋的,是徐星友。
  周西侯和徐星友经过这一次交流,竟然相见恨晚,互相视为知己了。这让那些本指望周西侯能奋力击败徐星友的棋手们大失所望——他们意识到自己并没能给徐星友制造一个敌人,反而不小心为徐星友找到了一个盟友……
  徐星友和周西侯的第二局棋,几乎就像是一对老友之间的茶间游戏一般……
  棋局一开,执白的周西侯挂右上角而去。然而,面对这个挂角,徐星友竟然施展出了彼时已是难得一见的镇神头!
  要知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下镇神头啊,要反清复明啊!
  然而,有趣的是,当右上的镇神头攻防告一段落之后,徐星友在左上挂角,周西侯心领神会地竟然也已以镇神头应对!
  上次咱们大斗双飞燕,这次就斗一斗镇神头吧……
  后来,这局棋进行到中盘时,虽然不能算挂角了,但是在右下周西侯又施展出一个类似镇神头的招法,俨然是两个中年好友在盘上嬉闹,全然没有一丝正经的杀气。
  这局棋徐星友展现出了神乎其技的防守能力,周西侯的数次攻击眼看就要得手,最终却总是被徐星友匪夷所思地化解了。毕竟,徐星友的防守可是在黄龙士手下练出来的,天下除了黄龙士只怕再没人能攻得破了。
  当然,最后的结局是一直玩极限防守的徐星友被拥有先手之利的周西侯小胜了,只是大斗镇神头这么非主流的对局,很难讲俩人到底有多少真心思在里面。
  随后,作为唯一能与徐星友做对手的江南棋手,徐星友和周西侯留下了多达十一局的对局记录,这是徐星友自出师之后在江南所留对局中对同一对手的对局数记录。但是这十一局棋的胜负嘛……
  徐星友五次执白,六次执黑,取得九胜一负一胜负不明(胜负不明那一局棋谱不完整,棋谱结束时双方在右上留有一处生死劫争,故无法断言胜负)的惊人战绩。即使是黄龙士,刚出道时遇到周西侯也没能取得如此压倒性的胜绩,甚至还曾被周西侯完败过。而对阵徐星友,周西侯根本没有完败对手的机会!
  这下子,江南棋手们该绝望了。事实证明,如今的徐星友甚至要强于十多年前的黄龙士,至于被黄龙士让三子的血泪篇十局其实是棋力尚未成熟的徐星友和棋力远超青年时代的黄龙士之间的不公平对比,不能作为如今徐星友棋力的衡量标准。要想横扫江南棋界,其实只需要黄龙士二十岁的水平就绰绰有余了,而这个水平徐星友早就已经达到了……
  所以——江南棋手们可以安心地负责造谣中伤了,棋盘上这辈子是没机会了……
  于是,江南棋手们恼羞成怒之下,开始加倍地造谣诽谤徐星友,拼命地给徐星友安上各种各样莫须有的罪名,将他说成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奸诈小人。
  但是徐星友自己从头到尾都没在意过这些传闻。事实上,徐星友是一个极其低调的人,低调到几乎从没请别人给自己写过诗文,或者刻意去结交讨好什么高官大员,名流文豪。总的来说,这个四十岁才开始棋手之路的人,比当时的任何一个棋手都更加醉心于棋道本身,是一个真正的棋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