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3

方圆群英志——323

  这种一方造谣一方不理的日子持续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一天,支持徐星友的人受不了了。
  在某一次对局结束之后,已经把徐星友当成了莫逆之交的周西侯低声对徐星友说道:“江南棋界的人,绝大多数都对你不怀好意,你可知道?”
  徐星友默然无语。
  “我看不惯这些人……”周西侯继续说道,“当年就是不想跟这些一起对付黄龙士,我才离开了棋界。如今你坐上了黄龙士的位置,他们就变本加厉地来对付你,这实在有违棋手道德……”
  “我并不在乎这些……”徐星友笑道,“对我来说,把师父教给我的棋道广布于棋界,这就是我下棋的意义了。只要不妨碍我完成这个使命,别人爱怎么说我我都不在乎。”
  “可是这样下去,没有人会愿意接受你的棋,你无法将黄龙士的围棋体系在江南推广开去!”
  听到这里,徐星友微微低下了头。这是他现在真正无奈的——棋界的人都讨厌他,他如何把师父的棋在这样的棋界上流传下去?
  彼时,距离黄龙士的去世已经过去几年了。尽管大家都慢慢开始使用黄龙士用过的招法,但是对于黄龙士的理论,大家都远远没有吃透——或者说不愿意听徐星友的讲解。于是,那几年的江南,始终只是徐星友一家独大,别的棋手只能安心于做徐星友的手下败将。
  可这不是徐星友的意愿。
  “我有一个办法,也许可以帮到你……”周西侯缓缓说道。
  徐星友猛地一惊,抬起头来。
  “请西侯先生赐教。”
  周西侯略作沉吟,说道:“你虽然已经号称天下第一,但其实还有一个人你没有击败……”
  不需要说完,两人都明白这是说的谁了……
  “西侯先生,你是说……”
  “去京城,击败他。”周西侯低声说道,“取代他在京城棋界的地位,然后从京城棋界开始传播你的理论!”
  去京城!
  徐星友陷入了沉思。
  京城棋界,经过明清之乱,直到康熙时期仍然没能恢复它在明朝时的光辉。虽然有过百龄等数代高手在北方经营,但棋界的中心始终在江南。京城棋界,在当时的棋手们开来,就是给老棋手养老过好日子的地方,只要在江南还下得动,没人愿意去京城。
  去京城就算做了第一,也争不到半点名声。
  如今徐星友正在江南独领风骚之时,却要舍弃江南棋界,去京城养老吗?
  “西侯先生,若我去了京城,那你……”
  看着徐星友为难的神色,周西侯淡淡笑了笑:“是啊,你若去了京城,我就要失去我晚年唯一的棋枰对手了……”
  看着满盘的黑白子,周西侯心底也确实有些不舍。但是,他是了解徐星友的,所以他知道徐星友心中真正的愿望是什么。
  “反正我也老了,若你不出现,大概我也就一直引退于棋界之外,不在踏足这个污浊的圈子了吧。等你走了,我大不了就是再回到过去的日子里去,倒也怡然自得不是?”周西侯笑着说了许久,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但是,徐星友,你有你必须要做的事情。你在江南已无敌手,江南棋手却个个视你如仇敌。你若继续留在这里,你的理想将彻底破灭,黄龙士的棋也许将就此停留在传说当中。你答应过黄龙士要把他的棋流传下去,你必须做到!”
  徐星友默然良久,缓缓抬起头,突然笑道:“西侯先生,你觉得我如果去了京城,赢得了周东侯吗?”
  周西侯听罢,口中赌气似地一哼。
  “你可知道,若不是我小时候一时不慎,说不定现在在这里跟你说话的是东侯,在京城等着你的那个才是我呢!”
  一语说罢,两个半老的家伙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昏死过去。
  这正是:
  江南数载刀兵尽,国手枰前倚寒风。
  西侯一语破天机,从此诸侯汇京城。
  欲知徐星友上京将会有怎样一番遭遇,且听下回分解。

  第八十二回 周东侯计探龙士弟子 徐星友大破高丽棋王

  上回说到,江南棋手为击败徐星友,请出了当年曾击败过黄龙士的隐士棋手周西侯出山,希望能一挫徐星友锐气,却不料周西侯全然不是徐星友敌手,连战连败,最后竟然还和徐星友化敌为友,视为知己。彼时徐星友在江南受尽众棋手污蔑,周西侯无法坐视好友平白受冤,于是提议徐星友北上京城,将京城棋界作为自己的新根据,从而摆脱他在江南举步维艰的现状。
  但如今棋界,北上京城已经不是明朝时那种伴随着光荣与梦想的跃龙门之旅了。自清朝开国以来,棋界重心始终在江南一带,相比之下京城棋界几乎兴不起半点风浪,衰落多年了。对于此时正站在江南棋界之巅的徐星友来说,去京城等同于是向那些污蔑他的棋手们屈服,是一种认输、逃避的态度。可以想象,徐星友的内心里一定是并不愿意这么做的——毕竟,江南才是棋界的中心。
  但是他也无法否认,在江南,他无法将自己的棋传播出去,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拒绝接受。如此一来,他还如何完成黄龙士的遗愿呢?
  其实,彼时的徐星友还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具备了一个人改变中国围棋地域格局的实力。
  康熙三十三年,经过了数年的犹豫之后,徐星友终于做出了决定——
  既然江南容不下我,我就只有去京城开宗立派了。
  徐星友出发的那天,公卿大人们来了许多,却不见几个棋手前来送行。真正赶过来的,也许只有徐星友的亲传弟子姚文侯和好友周西侯 两人而已了吧。
  “今日一别,只怕今生再无缘相见了。”周西侯缓缓说道,“好在趁我还未入土,能得与徐先生这般豪杰大战十一局,今生已无憾。”
  “只是今日一别,西侯先生恐怕就再也找不到好对手了……”徐星友叹道。
  周西侯却笑道:“无妨,西侯此生,恐怕已经足以让后人欣羡了。虽然不能像东侯兄长那样名扬四海,但今生得以先后与黄龙士、徐星友两代豪杰交手,弈出尽兴之局,西侯自觉已经十分幸运了。徐先生走后,我将继续隐居于江南,余生只待徐先生在京城大展拳脚的音信了。”
  徐星友微微弓身,向周西侯一拜。周西侯急忙还礼。夕阳古道边,两位老者的身影如同斜阳余晖一般怅然。
  “文侯,我走之后,江南棋界就将是你的天下了。”临走时,徐星友对自己的得意弟子轻声说道,“从此以后,你可大大方方称国手,天下棋界定然有你一席之地。”
  “多谢师父多年教诲,弟子将感恩一世。”姚文侯恭敬地答道。
  一声马啸,两行辙印,江南国手徐星友就此踏上了北上征程。而他的身后,整个江南棋界似乎瞬间落寞了不少。
  姚文侯从此之后称霸江南多年,名称国手,风光一世,总不枉徐星友一番教诲。但留下记录不多,生卒年月已不可考。
  周西侯从此隐遁江湖,再未出山,无人知其音讯,无人再见其对局,仿佛就这样从世间消失了一般,生卒年月亦不可考。
  而徐星友,却在五十多岁时,踏上了自己人生中一段全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