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4

方圆群英志——324

  彼时的京城,虽然不如江南棋界那般喧嚣热闹,但是却有着自己的一套秩序,静静地运行着。
  这十多年来,京城棋界只有一个王者——当年与黄龙士并称龙虎的周东侯。
  当年周东侯被江南公卿抛弃,独自来到陌生的北方棋界,却被京城达官贵人们捧为上宾,敬若神明。京城官员虽然不如江南文人那么沉迷于围棋,但是也好附庸风雅——尤其是汉人官员。恰好康熙朝从皇帝到皇亲国戚都好汉学,于是作为汉人传统四艺之一的围棋在京城也就有了相当的发展。当然,和江南仍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当年周东侯上京,在京城棋界造成了巨大的轰动,被认为是自过百龄上京之后的清朝京城棋界又一盛事。而当年过百龄上京时,棋力在江南已难以称得上顶尖,汪汉年、周懒予等人都有过大胜过百龄的经历,因此彼时大家欢迎过百龄更像是欢迎一段曾经的传奇。而周东侯上京时,头衔仍然是当今棋圣在人世间唯一的对手,江南最顶尖的高手之一,因此他的到来对于京城棋界而言更比当年的过百龄要轰动一倍。
  京城的棋手们甚至开始幻想,有了能与黄龙士对敌的周东侯坐镇京师,京城棋界是否就能具备与江南抗衡的实力了呢?
  事实证明——大家把周东侯想得太有野心了。谁也没有料到,那个能与黄龙士下出惊天对局的周东侯来到京城,竟然是一心一意来养老的!虽然在京城没有敌手,坐拥京城棋界镇界之宝的名声,但周东侯宁可享受这种寂寞,也没有哪怕一天想过要重新杀回江南去。久而久之,江南棋手们也就淡忘了这位曾经的黄龙士劲敌了。
  对于彼时实力尚还不济的北方棋界而言,其实周东侯这种休养生息的办法也未尝不可。事实上,在过百龄、周东侯等几代江南退休棋手的领导下,北方棋界的棋手水平是有了长足进步的,在天津一带还出现了一位名叫高钦如的高手,曾南下与江南棋豪争锋过一阵。
  而现在,一个名号比周东侯更响的江南棋手往京城来了——周东侯来的时候还只是个江南第二,现在真正的现役江南第一要来了!
  徐星友,黄龙士的弟子,数年之内横扫江南的顶尖高手,以及四十岁才认真学棋的国手——关于这个不可思议的徐星友,北方棋手们有太多理由感到好奇了。

  “东侯先生,徐星友要来了……”
  周东侯默默看着眼前的棋局,却对棋枰对面这个对手的话没有一丝反应。
  “如今的江南第一高手,黄龙士高徒徐星友,东侯先生对他竟没有一点兴趣吗?”那对手笑道,“说不定,他会是东侯先生多年未遇的新对手呢?”
  周东侯静静落下一子,缓缓说道:“局面已急,你再不专心下棋,这棋就要输了。”
  只见盘上刀光剑影,周东侯如同一个剑术炉火纯青的老年侠客,一招一式都宝刀未老,无懈可击。
  那对手被周东侯这一击杀得目瞪口呆,急忙焦急地在盘上寻找着可以脱险的一招。
  “我已经没有对手了……”正当棋局进行到紧要处时,周东侯却略显苍凉地说道,“汪汉年走了,黄龙士也走了,我曾经的对手们一个个都先我而去,这世间已经没有我的对手了。”
  对面的棋手正被周东侯随手的一击逼到绝境,哪里有心思去和周东侯搭话,只是一直徒劳地在盘上竭力寻找着出路。
  然而,周东侯早已算清了局面,这局棋其实胜负已定了。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早已被逼入绝境的对手才投子认输了。
  “不愧是东侯先生,随手出招我竟然都不能抵挡,当真是棋盘上的廉颇将军啊……”
  然而,当这个棋手抬起头来看到周东侯的时候,却被周东侯脸上那哀伤的表情吓了一跳。
  “东侯先生,你怎么了?”那棋手关切地问道。
  像是突然被人从梦中唤醒一般,周东侯微微怔了一下,随后轻轻笑着摇了摇头:“想到了些故人往事,仅此而已。”
  汪汉年,黄龙士,待将来我去了阴曹地府,你们都还年轻,我却须发斑白了,你们会不会认不出我了?
  “说起来……”正在收拾棋子的棋手突然小声说道,“最近坊间传闻很盛,说除了徐星友之外,还有一个人值得先生注意一下……”
  “棋手?”
  “是……但是……”那棋手喃喃地说道,“并不是大清国的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