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5

方圆群英志——325

  康熙三十三年春,徐星友抵达京城。京城棋手久仰徐星友大名,无不希望早日见识这位江南第一高手的风采,于是纷纷前来迎接。远远地,看见徐星友的马车快到了,人群中竟然涌起阵阵欢呼声!
  众人把徐星友的马车迎入了城,为他找了地方安顿下来,随后便找了家酒楼摆下盛宴为徐星友接风。徐星友在江南受惯了同行怠慢,初到京城竟受到如此礼遇,受宠若惊之余,却对京城棋界平添了几分亲切感。
  “久闻徐先生师承棋圣黄龙士,自黄龙士先生登仙之后更是横扫江南,未逢敌手,这些故事让我等京城棋手光是听着就心向往之了,不想今日竟能见到徐先生本人,实在三生有幸啊!”棋手们正捧着徐星友,突然有人话锋一转,“不过,徐先生也许有所不知——如今的京城棋界,其实正在遭逢一场劫难。大家如此欢迎徐先生上京,其实心底多少也都是希望徐先生能出手帮助京城棋界渡过此劫的……”
  徐星友一听,微微一怔,说道:“不知京城棋界出了什么事情?”
  “这些日子,茶楼间出现了一个异邦人……”
  异邦人?
  “事情得从年初说起。

  康熙三十三年初,朝鲜使团进京朝贡。彼时朝鲜与清朝是附庸国与宗主国的关系,朝鲜每年至少有四次固定的朝贡,除此之外还有不定期的使节团时不时前来拜见清朝皇帝,因此京城人对朝鲜的使节团早就见怪不怪了。
  然而,这一次,使节团中除了文武大员之外,还有一个身份特殊的人物。
  那一日,朝堂之上,朝鲜使节汇报完了此次进贡的财物清单后,却没有马上离去。
  “这一次,我们带来了一个特殊的使者……”朝鲜使节继续说道,“此人是我朝鲜国内第一围棋高手,人称‘高丽棋王’。此人天赋异禀,自出生以来从未在棋盘上输给过任何人,其棋才唯有天神可比。他在我国已无敌手,因此向我朝鲜国王恳请随使节团来清国,在这围棋诞生之地寻找一个对手。朝鲜国王特命他随我等前来,求清国皇帝给他一个与清国最强的棋手交手的机会。”
  这段话说完,朝堂里早已是议论纷纷。
  江南来的文武官员,从小耳濡目染,都知道江南棋风兴盛,人才辈出。京城本地的官员,即使不知道江南有哪些高手,但京城公卿府间也常有棋手往来,京师棋界之兴盛也绝不会比不过一个小小的属国朝鲜啊!但听着使节的话,简直就是夜郎自大,目中无人,自以为天下无敌,其实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如此狂傲,若不教训教训,岂不是要不把我中华棋界放在眼里了!
  没过多久,便有朝中官员笑着站了出来:“我大清棋手人才济济,何须为如此小事而上朝堂?在下府中便有几名棋手,可与那高丽棋王较量一番。”
  满朝文武都轻轻讪笑了起来。什么高丽棋王,随便一个公卿棋手都必定能轻易击败他!
  当日朝堂之上,此事没经什么讨论便定了下来。数日之后,那公卿府上,传说中的高丽棋王坐到了棋盘一侧。这府上的几名棋手看着那高丽棋王,暗暗笑话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异邦人,竟敢到我中华棋界来惹事,真是自取其辱。
  到了棋盘上,二人行过了礼,便只管摆下座子开战。却说那一战,不过杀了一两个时辰便分出了胜负。
  府上那几个公卿棋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败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棋盘之上,尸横遍野,惨绝人寰。
  高丽棋王失望地摇了摇头,对身边的朝鲜使节用朝鲜语叹道:“中华棋士,原来也不过如此……”
  京城公卿棋手惨败给了高丽棋王!此事传出来,整个京城棋界都为之一惊。京城朝廷大员对此无非是一笑了之,也没什么再设战局的意思。然而对于棋手们而言,被一个属国棋手击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为了雪耻,京城棋手们多次上书请求公卿设局让他们挽回颜面。但朝鲜使团并不能久留于京城,很快便要离开此地,朝中大员即使想设这个局,人家也没这个功夫应战啊。如此几次三番设局未果,棋手们竟然擅自在茶楼间开了棋枰,喊那高丽棋王来战。如此一来,高丽棋王来了众人便有机会雪耻,高丽棋王不来众人便只管说是他怯战跑了,也不丢人。
  但没想到,那高丽棋王自出生以来没输过棋,自尊心自然出奇地强,一见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地向他挑战,那还了得?这高丽棋王竟然跟朝鲜使节打声招呼说他不回去了,就这么留在京城要跟这些京师棋手好好掰掰手腕!
  如此一来,也算是两相情愿,棋赛很快一场接一场的开战了。但是让京城棋手没想到的是,这个自打出生以来就没输过棋的高丽棋王本事真不是盖的,竟然连战连胜,杀得这些京城棋手屁滚尿流,眼看就要丢尽中华棋士脸面了。
  就在众人都束手无策之时,传闻江南第一高手徐星友准备上京了。京城棋手们大喜,认定这乃是上天给京城棋界派来了一个救兵啊!于是就有了前文所述,众人热情欢迎徐星友进京的一幕。

  “徐先生以天下国手之名进京,此乃天意。击败高丽棋王,捍卫我中华棋士威严,此责唯有徐先生可担之!”
  听完这个故事,徐星友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莫非京城棋界,竟没有一个人是那高丽棋王对手?”
  众棋手们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能出手的都出手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能获胜……”
  “连东侯先生也不行?”
  众人闻言,脸上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
  “其实,东侯先生这几年,已经引退了……”有人小声说道,“尽管我们去请过东侯先生,但是先生说他一生的对手唯有汪汉年、黄龙士二人,如今二人已死,东侯先生便再无出山之意了……”
  东侯先生引退了!
  徐星友难掩自己的震惊,同时也难掩自己的失望。周东侯,这个人也许是整个京城唯一能让徐星友施展出全力的人了。
  “徐先生,高丽棋王一事,您可愿意代表我们京城棋界出手?”
  徐星友不做迟疑,坚定地答道:“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