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6

方圆群英志——326

  当天夜里,酒宴散后,有人静静跑去了周东侯的府邸。
  周东侯没有休息,而是静静等着这个人来找他。
  “徐星友接受了?”
  那人点了点头:“明日就向那高丽棋王下战书,如此一来便可看看这徐星友究竟有几分斤两了。”
  周东侯微笑着点了点头。
  黄龙士,你亲自教出来的弟子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我倒是真有兴趣知道——也许,他会是我周东侯此生最后的对手了……

  数日后,在某位公卿的府邸上,人满为患。
  众人都兴奋地等待着,传说中的江南第一高手徐星友与高丽棋王的这场中朝两国最强棋手之间的对决。
  空置的棋枰两侧,已经摆好了坐席。棋手还未入座,却隐隐已经有了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息。
  高丽棋王默默听着众人向他介绍他今日的对手,忍不住望向这个传闻中四十岁才师从黄龙士学棋,竟然短短数年之内就成长为清朝国手的奇迹般的敌人。须发渐白,面相和善,这个对手看起来似乎并不像是一个顶尖的棋坛高手,倒更像是一个文人。
  而徐星友却没有多么在意自己即将面对的那个据说出生以来就没输过棋的对手,他更在乎的是——这一局一旦获胜,必定就会有更多人愿意来接受他的棋理,师父的棋将就此在京城落地生根了!
  正当众人期待着棋局开战的那一刻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下人的喊声——
  “周东侯先生到!”
  周东侯!
  一瞬间,整个府邸全都安静了下来,众人都静静看向了门口。
  只见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在下人的带领下,缓缓向众人走来。众人看那老者,鹤发童颜,似有仙气,风采当真不减当年,却唯独脸上似乎被刻上了些许忧郁的神采,无论如何也擦抹不去。
  “周东侯,见过大人。”周东侯径直走向这府邸的主人,向那大人行了一礼。
  对这个大家都没想到的客人,这位公卿可说是惊喜之极:“想不到东侯先生竟也大驾光临,今日真是京城棋界盛事啊!”
  那高丽棋王见众人对这个老头这么尊敬,一时好奇,向旁边的人询问此人身份。众人告诉他:这个老者,乃是京城棋界的王者,在京城棋界有着如神一般地位的周东侯。
  “既然他这么厉害,为什么之前没有见到他来向我挑战?”高丽棋王问道。
  众人讪笑一声,道:“在东侯先生看来,你还没有做他对手的资格……”
  能做东侯先生对手的,只有汪汉年、黄龙士那样的天纵奇才才行啊。你虽然棋艺高超,但是在东侯先生眼中,你还远远不入流……
  自幼骄纵惯了的高丽棋王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侮辱,他恶狠狠地向身边的人立誓:待击败了徐星友之后,他下一个要击败的,就是这个京城棋界之神!
  徐星友默默看着那个师父口中常念念不忘的对手,以追求棋艺极致为目标的周东侯。他几乎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在江南,风华正茂的黄龙周虎之间那一场场鬼神皆惊的争霸。
  然而,从头到尾,周东侯都没有看过徐星友一眼。

  不久棋赛终于开战了。
  徐星友与高丽棋王相向而坐,徐星友竟能听到高丽棋王口中凶狠的喘息声。
  那是高丽棋王已经腾起了杀气,迫不及待要在棋盘上将自己的攻杀如洪水一般释放出来了。但在徐星友看来,这与其说是杀气,不如说是败象。
  过去,不论优势劣势,他在师父身上感觉到的都是一股平静而沉稳的气息。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才能洞悉全局,找到所有隐藏在暗处的精妙招法 。急躁的情绪下,只会下出败招。
  棋局一开,高丽棋王果然如潮水般向徐星友攻来。只见那招法一招凶似一招,一步狠过一步,看棋的人都觉胆战心惊,无不为徐星友捏一把汗。可是再看徐星友的招法,却出人意料地消极,不仅不以最强的招法反击,反而还处处给对手留有余地,似乎畏惧对方的力量一般!
  众棋手议论纷纷,不禁对徐星友的本领产生了些许怀疑——如此懦弱的下法,竟真的能横扫江南吗?
  众人当中,却只有一个人没有参与这讨论,只是出神地看着棋局。
  “黄龙士……”周东侯的口中竟不自觉地默默念出了这个名字。
  如今在枰侧对弈的虽是年过半百的徐星友,但棋盘上的那一招一式,却依稀让周东侯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江南,那个属于黄龙周虎的风云岁月!
  看似平庸的招法,内里却奥妙万千,一旦杀入其中就将惊起四面伏兵,盘上将瞬间变成血腥的战场!徐星友的招法,处处留有余地,却处处暗藏玄机,若稍有不慎就将万劫不复——这招法,简直就是当年的黄龙士再生!
  “徐星友号称中华第一高手,可他的棋为什么竟没有一丝攻击性!这么平庸的招法,竟真的是出自中华最强棋手之手吗?”高丽棋王在心中只感到一阵惶惑,暗暗猜测其中必定有什么深意。但如今他心浮气躁,只觉自己无法沉下心来细细品味其中变化。而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觉得徐星友的棋另有玄机,越是这么觉得,他就越是心浮气躁……
  猛然间,他瞥了一眼正在看棋的周东侯——周东侯的目光,似乎全都集中在徐星友的棋上,甚至没有正眼看过身为朝鲜第一高手的自己一眼!
  猛然间,一股怒意不可阻挡地涌入他的脑中!
  周东侯看不起我,徐星友,难道你也在戏弄我吗?
  周东侯,徐星友,你们这些中华棋士太看不起人了!我堂堂高丽棋王,竟入不得你们眼界,岂有此理!
  怒气之下,高丽棋王猛然拍下一子——强军杀入徐星友重重阵中,此战要定胜负!
  “中计了!”周东侯几乎脱口而出。
  徐星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只见棋盘之上,高丽棋王大军突入,挥舞着大刀,喊杀声惊天动地。徐星友这边却大开阵门,放高丽棋王大军入境。高丽棋王正要砍杀起来,却突然听得自己大军后方传来一阵惊呼,急忙看去,却见烽烟四起——那是徐星友的伏兵!
  徐星友这时才笑着出现在阵前,静静一挥令旗,只见突然之间万箭齐发,招招刺向高丽棋王痛处,一片大军瞬间被断作几截,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先后惨遭屠杀,大局竟就此注定!
  原本一直主导着战局的高丽棋王,仅仅一阵便被徐星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惨败,此战快得他甚至来不及做出丝毫反应,只被杀得目瞪口呆。
  “刚才发生了什么?”高丽棋王喃喃地默念着,“明明是我一直压着他,怎么突然之间我就兵败如山倒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生中的第一场失败,竟然就这么突然降临,来得毫无征兆,却如此迅猛,让高丽棋王迟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从来没有输过棋的我怎么可能会输!
  “是运气吗?”众棋手们竟如高丽棋王一样被惊得目瞪口呆,“明明徐星友一直被死死压制,当是全无还手之力的,怎么突然之间就赢了?”
  “不是运气……”周东侯低声回答道,“徐星友是早就布好了陷阱,只等对手自己钻入套中的。徐星友的棋,看起来简单,每一步都平庸至极,但其实每一手棋都暗藏深意,一招招棋子之间都隐隐互相关联,一旦对手弈出过分的棋招,他便随时可以以最强的招法反击,胜负便就此注定。”
  “这么说,刚才高丽棋王如果不在这里强突,转而攻向别的地方,就可以避过这个陷阱从而获胜了?”
  “不,徐星友已经在自己的每一片棋上都布下了陷阱,不论高丽棋王进攻哪里,都必定将是一场败局……”周东侯缓缓说道,“徐星友的棋,其实很深邃,就像——当年的黄龙士一样……”
  徐星友默默看着惊愕不已的高丽棋王,轻轻在心底叹道:论气势论攻杀,这个对手在江南都可以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手,也难怪京城棋界无人是他敌手——只可惜,他的攻击,比起我的师父,仍然差得太远了。
  天下唯有黄龙士能击破我的防守。高丽棋王,你还远远不能与我师父相提并论。
  “我不服!”高丽棋王丧失理智一般喊道,“这不可能,我只是一时不慎而已,你捡了一场胜局。徐星友,你敢不敢再跟我多下几局?”
  徐星友笑着答道:“奉陪到底。”
  看着高丽棋王如今这暴跳如雷的样子,徐星友依稀看到了当年被师父击败的盛大有。
  如此气势,根本不可能赢棋。
  果然,随后二人连下数局,徐星友竟然连战连捷,不失一局!那个号称从出生以来就没输过的高丽棋王,第一次在人世间见到了能击败他的人,而且一败就是好几局,让他一点机会也没有!
  这几局,徐星友的招法他几乎闻所未闻。每一招棋看上去都很简单,似乎平庸到不值一提。但是如果轻看了这些招法攻杀进去,徐星友的棋子立刻就变得攻击力十足,从各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进攻自己的阵型,直到将自己置于死地。而要想反击,徐星友的棋几乎如铁板一块,竟找不到半点破绽,坚固得让人望而兴叹。渐渐地,高丽棋王对徐星友的棋感到忌惮了,被徐星友的气势所震慑,不敢再在徐星友面前施展过分的招法,甚至不敢一战。可徐星友却在这不战之中稳稳把控着全局,最后竟然不战而胜,仍旧不留给高丽棋王半点机会。
  连败数局之后,骄傲一世的高丽棋王终于绝望了。他推枰认输,不再求战,对徐星友的棋艺表示了叹服。看着眼前这个传说中四十岁才学棋的庸才,向来以天赋异禀自居的高丽棋王屈服了——世界上,真的有能够击败天才的庸才啊。
  京城棋手欢呼雀跃,徐星友顿时成了英雄。人们不再理会落寞的高丽棋王,尽情地称赞着徐星友的棋艺。
  然而,在疯狂的众人中,没有了周东侯的身影。
  那晚,在周东侯的府上,周东侯默默对着明月,伫立良久。
  “黄龙士,这就是你临终前送给我的礼物吗?”
  依稀间,仿佛是黄龙士在轻声回答着——
  为自己培养一个对手,东侯先生,我做到了。请东侯先生亲自评判一下我三年的心血吧……
  周东侯却暗暗苦笑了一声。
  “黄龙士,你知道我的对手都要承受怎样的诅咒吗?”
  这正是:
  杭州城中一庸才,三年苦练败群英。
  京师阵中斩棋王,直教东侯起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