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8

方圆群英志——328

  这局棋局开战的时间很早。
  当天众人吃过早饭,便匆匆聚在了这大堂上等着双雄对弈。众人的心意是,从一早上便开始对弈,按照古代对弈一局棋的平均时间,一天至少能下两三局棋。
  中国古棋虽然中盘战复杂难断,看上去比日本式古棋要费时得多,但中国古棋却没有长考的传统,讲究速战速决,短时间计算,一局棋往往一两个时辰就下完了。这与日本围棋动不动加打挂在内能下几个月截然不同。这也与中国古代棋手的生存环境有关,大家要么是在茶楼比试,要么是在公卿府中做类似表演赛性质的对局。这种传统下,下棋慢是一件很招人烦的事情。茶楼对弈,大家都杀红了眼,你一个人在那儿慢悠悠地下,久而久之谁还敢你赌棋?在公卿家下棋,人家本来看得津津有味,结果你半天不下一个子,人家打瞌睡了,下次谁还请你?因此,中国古代棋手下棋放到现在,基本都属于快棋,甚至超快棋的范围。在这种速度下还能体现出如此惊心动魄的攻杀力和计算深度,让人不得不对中国古代棋手产生一丝敬畏。
  当然,这是正常情况下。
  这局棋,却不正常得超出了所有在场者的预料……
  棋枰两侧,两位棋坛豪杰,对着棋局,同时陷入了苦思。而棋局上,其实才刚刚落下了寥寥数粒棋子而已。
  这几粒棋子,不过是当时最流行的挂角,大飞拆之类普通至极的招法,会下棋的人几乎人人都用,毫无新意。但在两位对局者的眼中,他们看到的却不是简简单单的数粒棋子,而是深藏在这几粒看似普通的棋子之后对方的整个战略。
  若是对寻常对手,且先将自己阵势布成,然后再去寻找对手阵势弱点,强攻即可。但这个对手,决不可寻常对待。在徐星友看来,周东侯当年与黄龙士齐名,行棋变幻莫测,连恩师黄龙士都曾多次败在他手上。面对周东侯,徐星友决不可有半点大意。而周东侯这边,心知徐星友深得黄龙士精髓,又亲眼见到高丽棋王贸然强攻以致惨败的棋局,自然更是对徐星友那独一无二的布阵功夫略有忌惮,未敢轻举妄动。双方就这样步步小心翼翼,招招冥思苦想,不过才下了几手棋却让人觉得这两人都举步维艰。
  二人都慑于对方的威名,这一战的压力其实大得难以想象。
  终于,第九手,执白的徐星友眉头一皱,手中棋子飞入盘中,拉开了第一场大战的序幕——突入右侧,夹击右上周东侯大飞主营!
  周东侯见状,却微微一笑。
  挂角一子跳起,在对方大飞之后在大飞的前方落子夹击,这一招夹击大飞阵往前推三四十年可是棋界极其流行的招法,最擅此道的便是汪汉年、周东侯二人。盛大有当年为与二人争锋,曾精心钻研此招,却始终不得其法,屡屡自废局面,可见此招艰深。至黄龙士横空出世,这一招却由于攻逼太紧而被黄龙士弃之不用,以致渐渐从棋界消失,风光不再。徐星友如今竟然在周东侯面前施展当年周东侯最擅长的招法,莫非是要试试这老将周东侯是否宝刀未老?这一招夹击,若周东侯久疏战阵,想必难以应付。
  要知道,当年杭州城四雄争霸,连盛大有、程仲容面对这一招都屡屡吃亏。
  周东侯细细算过局面,仔细回忆着自己过去的棋谱,心中终于安定下来——
  黑10,虚攻向敌军上方而去。
  这正是当年流行的定式应手。徐星友,你胆敢对我用这些陈旧的招法,勇气可嘉。但是这些招法,你真的懂吗?
  徐星友看着这部“古朴”的招法,沉思良久。他的脑中飞速地搜寻着自己的记忆,突然眼中猛地一道亮光闪过——原来是这一招,我明白了!
  徐星友在心中默默演算一遍,确定可行无误,便取出白子向盘上落去。只见黑子照着上方白阵轮番攻上去,徐星友一一应对下来。周东侯却也不强攻,只是点到为止。寥寥数合战下来,徐星友的白军在上方得到一条铁壁,周东侯则将右上军阵张开,牢牢控制住主营城池,此战局面两分。
  这虽然是普普通通,没有闹出多少风雨的一场小试身手的较量,却让周东侯略微有些惊讶——徐星友的应法,就是当年汪汉年和周东侯研究多年才认定的此局面下最佳的应手!
  时光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周东侯仿佛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而他的面前似乎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汪汉年……
  徐星友原来真的懂这些陈旧的棋势,他并不是在虚张声势——想到这里,周东侯却有些欣慰。
  是的,很明显,徐星友这是棋局一开,先给我致敬了。
  其实,真让徐星友第一次来应对,这种暗藏杀机的阵型其实也确实很难应得圆满。然而,徐星友三年不下楼可不是躲在楼上睡大觉的——那三年,徐星友来来回回翻看所能找到的所有棋谱,几乎每一种曾流行过的招法他都烂熟于心。也就是说,徐星友之所以会应,是因为他早就把当年周东侯和汪汉年下出过的招法精神研究过,并且牢牢记住了。
  这不是什么天才,想做的话,其实大家都能做到,只是办法比较笨而已。
  右上战罢,左上再生风波。两人都是顶尖高手,一经交手只见虚实强弱变幻莫测,两人时进时退,时攻时守,就如同两个登峰造极的阵法家斗阵,虽然旁人看来似乎没有一丝动静,其实二人心中早已是明争暗斗,风起云涌了。
  左上战斗告一段落,黑军在上方取得厚势以对抗白军右上铁壁,徐星友则看上去十分委屈地仅在左上主营守得寥寥十余座城池,似乎略占下风。但徐星友其实心中早有谋略,只是此时按下不表罢了。
  眼见左上战事又告一段落,周东侯突然强攻右边徐星友孤子。眼看右边已是危急之时,徐星友却突发奇想,不去逃右边的孤棋,却将右上军阵活动起来,杀向周东侯右上主营。周东侯刚要应对,正被夹击的徐星友右侧孤子却突然杀出,也向周东侯右上主营杀来!
  被敌军强攻的时候,与其一味逃跑,不如反杀向敌军薄弱处,以攻代守,吃下一片敌军以求活!
  这是——黄龙士流的构思!
  这一瞬间,周东侯仿佛感觉到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又变成了当年曾与自己以棋相知的棋圣黄龙士!这白军的一招一式,凌厉异常,又胆大妄为,俨然就是黄龙士重生!
  看到如此大胆的招法,周东侯突然感到一阵热血沸腾,许多年没有过的激动感瞬间又涌入了他的脑中。他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一般,开始疯狂地寻找盘上最不可思议的落子点。
  正等待周东侯按照定式应对了徐星友,等了许久,却等来了一招从未在任何棋谱或定式书中出现过的应法——面对夹击,不退反进,以攻代守,跟对手比谁能最先腾出手来自补!
  这一瞬间,周东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黄龙周虎的时代——下棋不是为了胜负,而是为了将每一种棋型探索到极致,发现那些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的变化!
  过去的那个周东侯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