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9

方圆群英志——329

  以新求胜,好偏师突击,行棋常出人不意,深谙正合奇胜之道,这便是周东侯,那个能与黄龙士做敌手的“周虎”!
  徐星友,你的棋实在太像我过去的那些对手了——你唤醒了我陈旧的回忆,勾起了我的战意,这一局我将施展出全力了!
  右边战争正如火如荼,周东侯突然看准时机,猛地点入右下徐星友主营当中——点三三,直攻座子身后最大的弱点!
  这一招相当狠辣,唯有极其老练之人才能在右侧战火正盛之时一眼看穿局势,找到这一招不在主战场却凶狠异常的着点。
  徐星友明白,此处如果退让,则局面上至少将落后二十目。当此局面,唯有血战——白军得令,从上侧挡住了周东侯点三三大军的去路!
  这一招,意思是我放你在右下成活,但作为代价我将夺取一条雄壮的外势,我将借此外势攻杀你整个右边军阵!如果我做到了,你的右边将片甲不留,胜负就此注定。如果我没做到,则我右下主营被破,主营大军将陷入死地,那将是我的末日。
  这一子落定,便是破釜沉舟,以生死求胜负了!
  这气势,实在太像过去的汪汉年和黄龙士了!
  徐星友,与你一战让我热血沸腾了!
  周东侯一声令下,黑军点三三一子迅速张开阵势,徐星友顺势将外势展开。没过多久,两军布阵已成。
  然而,周东侯毕竟老练得多,看准时机在徐星友右下外势上一刺,徐星友急忙接上。如此一来,即将受到徐星友强攻的右边军阵便顿时有了可延缓敌军攻势的险要之地,就犹如长安城东边有了函谷关,宋汴梁北方抢回十六州,局势顿时变得对黑棋有利了。
  这还不满足,周东侯突然又遣出一支强军,急袭左下徐星友挂角一子而去。徐星友大惊,急忙将左下军阵跳起,周东侯顺势也跳起军士。徐星友再看时不禁更加惊慌——如此一来,右侧的黑阵不仅有了险要可守,远处还有了一队援军可以接应。这下子,长安城不光有了函谷关,还有了去蜀中的退路;宋汴梁不只抢回十六州,还建好了扬州城。想杀?只怕难上加难了。
  周东侯这两招,纵览全局,虚实结合,堪称大局好手。如此一来,右边战事还没开打,胜败就已注定了——徐星友勉强从上侧挡下点三三的大胆行动,以惨败告终,即使右下主营将士逃得性命,局面上也至少落后二三十目了,何况左下黑军还把挂角的白子包在阵中呢。
  周东侯这一战,真杀出了当年“周虎”的威风来!
  徐星友已经局面告急了。
  看着局面上如此不利,徐星友陷入了苦思。不愧是一个足以与师父黄龙士并称于世的对手,周东侯的实力确实是明显远远超出棋界其他人的!只有与周东侯对局,才能感受到当年与师父下棋的那种强烈的压迫感。
  如此不利的局面,师父,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徐星友,你忘记了你最擅长的事情了。”仿佛是黄龙士在冥冥中笑道,“你太想可以模仿我的棋,故意在不合理的地方施展强手,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但是你好好回想一下自己究竟是谁,其实此时的局面也不难破解啊……”
  徐星友静下心来,仔细观察着此时的棋局。
  右下主营已成无根之军,左下挂角一子也身处黑军重围,右上厚势被周东侯左上强军限制,右侧军阵尚还存在隐忧。而周东侯此时却没有明显的弱军,全盘棋势都似乎不畏强攻。这样的局面下,该如何做才能反败为胜?
  不知过了多久,徐星友终于将手伸向了棋盒——此时他的眼中,已看不到半分慌张了。
  一支军令从中军帐中直飞右下白军主将。军令很简单,只有两个字:求活!
  白军主将得令,披上盔甲,舞起大刀,大喝一声,领着全军将士径直向右侧冲杀过去!周东侯急忙来挡,却见这白军主将也不杀入黑军阵中,只顾刀来斧劈,竟在这里杀出一道国界线来。白军防线牢固,黑阵却尚不坚固,周东侯不敢过分攻杀,只得放徐星友杀出一片阵地来。
  如此一来,右下成活。
  紧接着,徐星友又授军令于左下白军,军令也只有两个字:逃亡。
  军令刚一落地,果然听得黑军大将拍马杀到,竟狠狠顶住白军前路,要将左下白军一子不剩,尽数斩杀!
  但白军早料得有此一战,全军也不顾及什么反攻什么地域,只管一路向左侧逃命而去。周东侯虽竭力去追,却无奈白军跑得太快,苦追不上,只得放白军与左侧阵地汇合。
  如此一来。左下安定。
  随后,徐星友立刻又急书两纸军令分别飞速传向右侧白阵和右上铁壁,各自都写着两个字:合军!
  白军将士得令,佯装向周东侯右上薄弱处攻来。周东侯急忙抵挡,白军却只是虚晃一枪,两军立刻会师。转眼间右边孤军成了铁壁延伸出来的厚势,而正被黑军左上军阵限制的白军铁壁也突然势力增强了一倍。在这里周东侯隐藏着的无数手段,顿时灰飞烟灭了。
  如此一来,右侧无虞。
  徐星友不是黄龙士,但徐星友有徐星友的强项——虽不善进攻,但徐星友精通防守之道!
  想杀徐星友的棋,天下恐怕唯有昔日的黄龙士能做得到!
  即使如此,局面上仍旧是黑棋领先二三十目——徐星友仍然是败象。
  但四周都做好了准备,接下来就该是决定胜负的一击了——
  一纸军令传遍上方白军全军,上书血色的两个大字:断杀!
  白军将士大喝一声,竟两面夹击,气势汹汹地冲向了左上黑军厚势!这乃是方才双方布阵时徐星友就早已看到的手段,只是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施展出来。如今白棋右边外势加强了一倍,黑军却还没有发现自己的漏洞,这正是最好的时机!
  其实,在徐星友眼中,当他成功将各方弱棋都安定下来的一瞬间,他的胜局就已经到来了。
  周东侯大惊失色,猝不及防,急忙在上方布下根据,却被徐星友将此阵与中原的联系切断,成了一队受攻的孤子!周东侯虽奋力在左上制造劫争,却无奈徐星友的防御实在无懈可击,此劫最终甚至没能闹出半点风浪来便无疾而终了——左上黑军十一员大将,顿时被徐星友斩于阵前!
  细棋——局面逆转!
  随后的官子胜负,更是紧张激烈,双方的差距一直只在一两子之间,一旦有半点疏忽便会输掉此局。
  于是徐星友和周东侯更是小心翼翼,不断地验算自己的招法,不敢有丝毫偏差。
  这场棋,成了一场鏖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