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1

方圆群英志——331

  不久,棋局开战。
  白7一手一落,周东侯又微微心惊。
  挂角一子跳起,另一侧布下轻兵,两面夹击敌军大飞主营——又是这一招。
  徐星友再次施展出了上一局棋曾施展出的那陈旧的招法。
  昔日汪汉年和周东侯最擅长的那一招棋。
  时光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广陵城,汪汉年和周东侯都还是翩翩少年。
  “未来的棋界是属于你我的!”汪汉年意气风发的声音。
  望着棋盘上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招法,周东侯只觉心中哽咽起来。
  黑取实地,白得外势,右下夹击大飞阵一战烽烟骤起却又立刻消弭,竟看不到半点火光。
  随后,双方在下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攻防大战,只见两军你来我往,刀光剑影,杀得好生热闹。至数十合杀罢,众人再看局面,却大吃一惊——徐星友大获全胜,不仅生擒周东侯十员大将,更是几乎将整个下边收入囊中。
  周东侯经此大败,急忙调转枪头,杀向徐星友右侧孤军。周东侯的一连串追杀虽然气势十足,但徐星友的防守实在没有半点漏洞,杀了许久周东侯也找不出半点头绪来。眼见徐星友已逃出生天,局面再无可争之处,周东侯只得投子认输。
  不过寥寥百余手,竟已分出胜负。这样的结果,让本来十分期待这场决战将上一局的激烈进行到底的观战者们失望至极。周东侯输得,实在太彻底了。
  当然,京城人也确实不了解,徐星友这个棋手擅长杀熟——徐星友不具备迅速适应对手棋风的天赋,因此初次交手往往下得比较辛苦,可是下过一局适应好了,后面再交手徐星友便手到擒来,再不多费工夫了。不止周东侯是如此,以前徐星友在江南跟何暗公、娄子恩等人交手都是这样。
  这正是徐星友厉害的地方:擅长总结经验教训,以条理化、理论化的思路解决问题以弥补天赋上的不足。在这一点上,古代围棋史中也许确实没人能跟徐星友相提并论了。
  这一战让大家失望了,公卿们当然不能满意,于是很快又把两人招到了一起,还要进行一场比试。
  “徐星友执白连胜两局,这次该让东侯先生先行了吧。”公卿们笑道。
  但徐星友仍然谦恭地笑道:“东侯先生当年横行天下时,我徐星友甚至还没学会下棋呢。如今徐星友怎敢在东侯先生面前让先?”
  最终,这局棋,仍旧是徐星友执白。
  然后,白第七手,不出所料,周东侯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自己熟悉的棋型——夹击大飞阵。
  徐星友,你到底为什么对这一招这么执着?
  也许是前两次交手周东侯都没能取胜的缘故,这一次周东侯选择了变招应对。然而,变招的结果是——右下主营被徐星友攻破,全局顿时落入下风。
  随后的棋局,徐星友展现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棋法——虽然看上去一直是周东侯在强攻,其实却是周东侯疲于奔命,徐星友处处得手!
  徐星友的战术,让周东侯完全看不明白。表面上,徐星友并没有主动挑起任何一场战斗,似乎每一个战场都是周东侯主动出招。但是,棋盘上战场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周东侯的进攻反而给了徐星友发力的机会。只要周东侯打过来,徐星友立刻就撤退,但这个撤退放到另一个战场来看却又成了绝妙的进攻。周东侯识得其中厉害,急忙来反攻,却又被徐星友顺势撤退,反在又一个新战场上形成了进攻。也就是说,徐星友根本不用主动出招,他所要做的就是等着周东侯打过来,他便可以借力再打回去。
  于是,一直习惯将局面搅乱再行棋的周东侯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他把局面搅得越乱,徐星友反而越如鱼得水。周东侯的每一次进攻都像是在帮徐星友行棋似的,可是如果不主动打过去,又会被徐星友抢攻过来。
  如此一来,周东侯便陷入了两难境地——打,是给自己找麻烦。不打,是等着对手来找麻烦。于是,周东侯的棋也就越下越别扭。
  其实,说到底,徐星友这诡异的下法仍然是当年黄龙士传给他的绝招——形人而我无形。每一个子都落在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上,那么别人越想打,我就越有棋走,这将让对手陷入绝境。
  最终,不到两百手,周东侯又认输了。
  面对执白的徐星友,周东侯三连败。其中后面两局,都是完败。
  公卿们又一次大失所望,于是怏怏地打发了两个棋手,各自回家了。在大家看来,周东侯确实已经不能再跟徐星友做对手了——根本下不过啊!
  十几年前,因为争棋战绩不佳被江南公卿们抛弃的周东侯,十几年后又一次落入了几乎同样的境地。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无路可退了。

  “承认吧,东侯先生,徐星友已经是你的对手了,你必须拿出真本事来对付他。”
  周东侯默然良久。
  尽管嘴上没有承认,但内心里,周东侯其实早就把徐星友当成自己的最后一个对手了。周东侯,是尽了全力的啊。
  “我的每一个对手,都会背负上中年而亡的诅咒。我的对手必定会先我而离开这个世界,留下我一个人孤苦地活在没有对手的棋界……”
  “可是现在何必还担心这些呢?徐星友都已经活到五十岁了。您只要能拿出您当年的本领,那可是连黄龙士都抵挡不住的棋力,徐星友当然也……”
  那人正要继续说下去,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那是周东侯,他的咳嗽声很沉重,甚至让他深深蹲下了身子,似乎十分痛苦。
  那人吓呆了,半晌没能再说出一句话来。
  周东侯喘息了很久才让自己的身子平静下来。他缓缓站起身,对那个劝自己的人笑了笑。
  “只有这一次,我和我的对手的情况,似乎是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