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2

方圆群英志——332

  不久之后,周东侯罕见地向徐星友发去了一封战书。
  周东侯主动挑战徐星友!一时间已经有些兴味索然的公卿们突然又来了兴致——周东侯的主动挑战,可见这老头儿终于要鼓起干劲打算多少赢一盘了。有斗志就好,看来这局棋应该不会再让大家失望了!
  于是,比赛时间,比赛场地,比赛用具等问题很快就被解决得妥妥当当,众公卿飞也似地预约好了比赛当天的座位,顺便还策划了一下比赛之后的余兴节目以及伙食供应等问题。至于赞助奖金服务人员等等问题,更是小事一桩,不需多谈。
  大家只希望,周东侯这次不要又早早就缴械投降,搞成徐星友一个人的表演赛了。
  正兴致勃勃忙碌着的公卿们,其实根本不知道这局棋对于周东侯意味着什么。但是,身为对手,徐星友一定感觉到了。
  周东侯绝不是一个喜欢争胜的棋手,他主动前来挑战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如此热情地想要下一局棋呢?
  答案,也许已经隐隐显现出来了,只是徐星友还不愿去相信它。
  那一日,棋枰前两人对坐,看着周东侯脸上那略显憔悴的面容,徐星友的担心更加重了。
  “东侯先生,您不要紧吧?”徐星友轻声问道。
  周东侯淡淡地笑了笑:“不必担心我,今日这局棋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徐先生心有顾虑,下不出最好的棋来啊……”
  这局棋,我只有一个愿望——尽兴。
  徐星友不再多言,默默将身前的黑棋棋盒向周东侯递过去。
  看着那盛满黑子,隐隐透着威严气息的棋盒,周东侯缓缓摇了摇头。
  “把白棋棋盒给我吧。”周东侯轻声说道。
  徐星友微微一惊:“东侯先生,您是大前辈,是与我师父齐名的……”
  “够了。”周东侯缓缓抬起手,无力地说道,“多谢你对我的尊重,但是这局棋,我无论如何也要拿白棋。徐星友,这份荣耀是你应得的。”
  周东侯的声音,似乎隐隐是一种哀求。
  徐星友明白了周东侯的意思,默默将黑棋留在了自己这一侧,缓缓将白子棋盒向周东侯递了过去。

  不久之后,周东侯罕见地向徐星友发去了一封战书。
  周东侯主动挑战徐星友!一时间已经有些兴味索然的公卿们突然又来了兴致——周东侯的主动挑战,可见这老头儿终于要鼓起干劲打算多少赢一盘了。有斗志就好,看来这局棋应该不会再让大家失望了!
  于是,比赛时间,比赛场地,比赛用具等问题很快就被解决得妥妥当当,众公卿飞也似地预约好了比赛当天的座位,顺便还策划了一下比赛之后的余兴节目以及伙食供应等问题。至于赞助奖金服务人员等等问题,更是小事一桩,不需多谈。
  大家只希望,周东侯这次不要又早早就缴械投降,搞成徐星友一个人的表演赛了。
  正兴致勃勃忙碌着的公卿们,其实根本不知道这局棋对于周东侯意味着什么。但是,身为对手,徐星友一定感觉到了。
  周东侯绝不是一个喜欢争胜的棋手,他主动前来挑战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如此热情地想要下一局棋呢?
  答案,也许已经隐隐显现出来了,只是徐星友还不愿去相信它。
  那一日,棋枰前两人对坐,看着周东侯脸上那略显憔悴的面容,徐星友的担心更加重了。
  “东侯先生,您不要紧吧?”徐星友轻声问道。
  周东侯淡淡地笑了笑:“不必担心我,今日这局棋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徐先生心有顾虑,下不出最好的棋来啊……”
  这局棋,我只有一个愿望——尽兴。
  徐星友不再多言,默默将身前的黑棋棋盒向周东侯递过去。
  看着那盛满黑子,隐隐透着威严气息的棋盒,周东侯缓缓摇了摇头。
  “把白棋棋盒给我吧。”周东侯轻声说道。
  徐星友微微一惊:“东侯先生,您是大前辈,是与我师父齐名的……”
  “够了。”周东侯缓缓抬起手,无力地说道,“多谢你对我的尊重,但是这局棋,我无论如何也要拿白棋。徐星友,这份荣耀是你应得的。”
  周东侯的声音,似乎隐隐是一种哀求。
  徐星友明白了周东侯的意思,默默将黑棋留在了自己这一侧,缓缓将白子棋盒向周东侯递了过去。

  白1左上挂角,常见之招,无须多言。
  黑2九三分投,彼时潮流,局面正手。
  棋盘之上,尚有着无数的可能。接下来的招法该怎么选择,全凭周东侯决定。
  周东侯默默看着棋盘,盘上的黑白子似乎都有了灵性一般,也默默注视着他。
  周东侯笑了。
  “朋友们,几十年了,终于到了快告别的时候了。这告别的典礼,要如何才能不留遗憾呢?”
  满盘黑白子似乎向周东侯深深拜了下去。
  “东侯先生,可还记得当年广陵城,汪周初相遇,何其意气风发?”
  当年的广陵城……
  周东侯默默闭上双目,眼前似乎又出现了汪汉年那少年英气的身姿。
  “将来的棋界,将是你我的天下!”
  似乎手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一般,周东侯默默取出一粒白子,静静向盘上落去——左上挂角一子,跳!
  面对对方九三分投这么宽松的招法,却仿佛遭到了对方夹击一般选择以跳起应对,并不合理。日后国手研究此局,认为这一招跳起乃是“旧时习气”,并非局面正着。
  没错,旧时习气,周东侯就是那亲眼见证过“旧时”的人,他下出的棋当然是“旧时习气”——但这局棋,周东侯还用得着理会这些批评吗?
  徐星友看到这手棋,几乎立刻明白了周东侯的用意。他心领神会,一招大飞守角立刻落向左上角而去。
  东侯先生,这局棋就让我配合你下到尽兴吧。
  周东侯笑了,手中没有半分犹豫——左上,夹击大飞阵!
  徐星友默默脱先,在右上挂角,将此处继续出招的权力让给了周东侯。
  棋盘之上,仿佛是徐星友向周东侯深深行了一礼,道:“东侯先生,请吧。”
  周东侯默默走出中军帐,面向远处的敌军主帐,对自己的敌人也深深鞠了一躬。
  “徐先生,多谢了。”
  周东侯军令瞬间出手,只见白军向着黑阵轮番杀去。黑军主将也毫不畏惧,刀盾相迎,守得主阵无半分破绽。一阵杀毕,白取外势,黑得实地。
  周东侯笑了,徐星友也笑了。
  这局棋,就像是几十年前的对局一样,充满了陈旧的书卷气息。然而,对局的两人,都被这气息陶醉了。
  左上的战斗继续进行下去,徐星友不慎弈出缓手,被周东侯穷追猛打,压力倍增。但徐星友的防守实在无隙可乘,尽管周东侯奇谋并处,暗设陷阱,却无奈徐星友洞悉一切,就是不中计谋,却也让周东侯无可奈何。就在此时,徐星友突然发动右上挂角大军,挺着刀枪也向左上杀来。只此一招,攻守瞬间逆转!
  周东侯多年行棋的经验告诉他,此时决不可应得软弱,否则便将被徐星友压得翻不过身来。思路是对的,可是当周东侯要细算的时候,他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让他几乎看不清盘上的局面。
  毕竟,七十多岁和五十多岁,下棋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周东侯竭尽全力做出了尽量完善的计算,终于出招。但这招刚一落定,徐星友便看清了——此招过分,乃是一招无理手!
  徐星友立刻反击,周东侯猝不及防,上方棋型被徐星友击得粉碎。
  徐星友利用周东侯的过分手,算是夺得局部小胜,但全局胜负却还远远没到时候。
  周东侯略折一阵,心中不服,于是强行要救活上边军阵。此时,徐星友却有着更深的想法。只见周东侯为求活路,一味在上边防线上冲击。徐星友却也不强行攻杀,而是顺着周东侯的力道也在上边布兵。待周东侯一路冲杀过去,把整个上边孤军一直延伸到右上主营,看似已大有所得之时,徐星友却已经悄无声息地将整个白军上方军阵包裹起来,在防线上建出一条铁壁——而且这条铁壁是从中原直杀入右边二路,可谓通天铁壁,并且还破了白军右边军阵!
  此战,乃是白大败!
  若刚才还能说是周东侯局部小负而胜败未分,现在则可以说是胜负的天平已经朝着徐星友倾斜了。
  随后,周东侯在右侧强行行棋,但招法却总是计算不精,一厢情愿,反而被徐星友看破其中漏洞,屡屡抢得优势。周东侯见寻常招法不能取胜,又在右下施展新手,意图打乱局面,强行作战得利。结果,又是徐星友洞悉其中奥妙,应得毫无破绽,结果不仅徐星友未遭重击,周东侯还自己把自己下成了一条没眼的大龙,顿陷危机。
  周东侯试图强行制造对杀,却被徐星友轻松保住自己安全,回身还断吃了周东侯八子的龙尾,大获其利。白棋苦战,败象已现。
  然而,随后的进程,也不知是徐星友有意相让,还是局面领先导致心态过于放松,在攻杀周东侯大龙的过程当中徐星友却下得软弱了,让周东侯安全救活了一条浩瀚的孤龙,总算不致大败。但是,局面上的劣势,却已经无法挽回了。
  最终,当徐星友落下第240手时,盘面上黑棋四子以上的优势已经不可动摇,周东侯静静地投子认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