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3

方圆群英志——333

  “东侯先生,下得精彩。”徐星友轻声赞叹道。
  然而,周东侯却笑着摇了摇头:“不,我知道我下得不好,错漏百出。但是,至少我尽兴了。”
  是啊,虽然棋输了,但是从周东侯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不悦——周东侯,本就不是一个在意胜负的棋手。
  何况,这最后一局棋的对手,没有人能比徐星友更合适了。
  望着盘上已经结束的棋局,周东侯默然良久。
  这些黑白子,伴随了他整整一生。如今就要道别了,他却心生不舍。
  老朋友,今日之后,我们也许就再也不能相见了。即使没有了我,你们也会永远生存下去,见证更多我这样的人往来于棋枰两侧吧。这条路,周东侯就陪你们走到这里了……
  人生有涯,我已经走不动了。
  众人只顾恭喜徐星友,却没有人在意正缓缓离开的周东侯。
  临走的那一刻,周东侯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猛然又回过身,向徐星友走去。
  “徐先生,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徐星友恭敬地行礼道:“东侯先生但说无妨。”
  “夹击大飞阵……”周东侯缓缓问道,“为什么,你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用出这一招,好像除了这一招之外你就不会别的招法一般。这招法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啊!”
  徐星友听罢,微微笑了笑。
  “若星友记得不错,这招法,当是当年汪汉年先生与东侯先生所创吧。”
  周东侯缓缓点了点头。
  “这招法虽然被我师父黄龙士弃之不用,但是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好的招法,是一个天才的创想。这招法所展现出来的价值,其实连我的师父黄龙士也没有真正领会到。能在这招法的创造者面前对弈,我实在忍不住想看看东侯先生会如何来指导我的招法。正因为如此,我一次又一次用同一种招法向先生发出挑战,也一次又一次接受先生的教诲。”
  周东侯微微有些惊讶:“你是说,你觉得这招法好?”
  “妙用无穷!”
  “可是……”周东侯一时语塞,“这是旧时习气,这里面有着那个时候只重局部,不看大局的陈旧遗风,如今黄龙士早已经证明了这种在局部过分纠结的招法不是正道。连我自己也推翻了我曾经爱用的下法,为什么你却对它这么执着?”
  徐星友沉吟了许久。
  “东侯先生也许不知道,其实徐星友心中,最佩服三个棋手。”
  三个棋手?周东侯茫然地看着徐星友。
  “第一个,自然是我的师父,黄龙士。”徐星友说道,“师父的棋奇思妙想,又暗藏真理,棋艺登峰造极,前无古人,棋圣之名当之无愧。我这庸才,能得师父指点,乃平生第一幸事。
  “第二个,乃是当年的太极图奇才汪汉年先生。汪先生行棋不拘一格,构思天马行空,常有惊世之作,此乃真天才,有胆有识,令人高山仰止。今生未能与汪先生相见,乃一生之憾。
  “而第三个……”徐星友笑着,看向周东侯,“乃是与我师父并称于天下的周虎,周东侯先生。”
  “我?”周东侯愣在原地,脑中竟一片空白。
  “东侯先生不以胜负为意,务求尽棋之变化,此乃世间真棋士。敢问天下棋士,有谁真能放弃胜负,只求一局惊世骇俗的棋谱?东侯先生的棋道,乃是我徐星友,乃至后世所有爱棋之人的楷模。此生能与东侯先生在枰上对局,星友荣幸之至!”
  “所以,你想在我面前用我的招法?”
  “正是如此……”徐星友叹道,“东侯先生说此招已是旧时习气,星友也有同感。但即使如此,这招棋中隐藏着汪汉年先生的天才,和东侯先生的尽变追求,星友看着这样的棋招,只觉爱不释手,无论如何也不愿弃之不用啊。”
  周东侯默默点了点头。
  “想不到我竟然能得到徐先生如此高的评价,实在惭愧。我所有的对手都会先我而去,这是我的对手所需要承担的诅咒。但是,徐星友,你不必担心这些——如今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了。”他笑着,不再理会众人,默默地独自离去了。
  在他的身后,徐星友却深深拜了下去。
  东侯先生,您的棋是不可以以胜负论英雄的。您即使离开这世间,后辈棋手也绝不会忘记这个曾经存在于棋界的东侯先生……
  周东侯就这样离热闹的众人越来越远,直到再没有人看得见他。

  没过多久,一代棋豪,棋坛虎将周东侯默默地离开了人世。执白负于徐星友那一局,成为了周东侯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局棋。
  周东侯此生,先后与周懒予、黄龙士、徐星友三代大国手争锋,数十年屹立于棋界顶尖而不落伍,堪称古代围棋史上罕见的棋坛常青树。而他不以胜负为意,但求尽其变的围棋观,也成为了古代棋手心中的信仰,被之后的几代棋手铭记称赞,直到近代才默默被淹没在了前所未有的全新的围棋世界中。
  而周东侯的离去,也代表着经历了明清战乱的那一代棋手全部从围棋史中落幕的一刻。那个曾经群雄逐鹿,人人都想成为下一任王者的时代,就这样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个新的时代,就在这废墟中继续向着辉煌走去——
  周东侯死后,徐星友再无敌手,棋界开始进入了真正的“徐星友无敌”时代。
  这正是:
  四局胜败乾坤变,一朝王者一朝侯。
  笑说天下真棋豪,徐翁抬手指东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