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4

方圆群英志——334

  上回说到,徐星友四败周东侯,终于取代后者登顶京师棋界。周东侯死后,天下再无徐星友敌手,棋界正式进入了“徐星友无敌”时代。
  这个徐星友无敌时代究竟有多长呢?徐星友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翁嵩年曾说,“黄(龙士)死后,徐以国手名者四十年”。后来许多人由这句话得出结论:黄龙士死后徐星友整整四十年天下无敌。
  四十年天下无敌,这可是个超级纪录啊——要知道,徐星友四十岁才跟着黄龙士学棋,年纪比黄龙士还大,黄龙士死后四十年徐星友至少也八十多岁了啊!
  不过,现实其实也许并没有这么浪漫……
  翁嵩年所说的“以国手名”,并不是指当天下第一的时间,而是以徐星友称国手开始算起,直到他死的这段时期。国手之名,其实是不会被剥夺的,只有被承认的程度不同而已。这一点与日本的“名人”称号类似——凡是升到了这个位置的人,就算后来棋力随着年龄增长有所下降,或者从日本“名人棋所”这个官职上退休了,但是名人这个称号是可以保留一辈子的。也就是说,只要一天被人承认是国手或者名人了,你这辈子就都是了,至于是否有名无实那就是你自己关心的事情了。何况,从后来的记载来看,徐星友即使到了七八十岁的时候棋力也仍然是相当了得的,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排得进国手那一级里面去。
  也就是说,这段话其实是一种文学上的美化,其实本意是徐星友从四十多岁到八十多岁都是国手,但是乍一看偏要让人觉得好像徐星友当了四十年天下第一似的。
  另外,还要考虑到这个翁嵩年到底活了多久。他跟徐星友从小一块儿玩,玩到徐星友都“以国手名”四十年了这家伙还没死?这是小哥俩在比谁能活到最后吗?如果翁嵩年死在徐星友前边了,那这个“四十年”的说法就更加可疑了——可能根本就是个虚指,人家翁嵩年自己当时也不知道徐星友还能继续红多久。
  所以,虽然有这么个四十年的说法在,可我们再怎么满打满算怎么去圆这句话,也圆不出整整四十年来啊。按照现有的资料来看,徐星友真正无敌的时代,大约只有二十年左右。
  当然,二十年也不是个小数字了。李昌镐号称世纪之交的王者呢,人家一统天下的时代也才十年而已……
  四十多岁当上天下第一,然后一直持续到六十多岁,然后继续在顶级高手这个水平线上维持到八十多岁,这才应该是徐星友真正的人生轨迹——虽然没有翁嵩年说的那么惊心动魄,但是也已经相当波澜壮阔了。
  另外,有一件事必须考虑在内:徐星友并没有为了保持住自己的无敌地位而刻意隐瞒自己的绝招,恰恰相反,他就像是脑子有病似的,逢人便上课,把自己的棋讲解给对方听,还跟人下指导棋,甚至直接把自己的绝招无偿公布!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二十年天下无敌,这不也是个奇迹吗?

  后人评价徐星友的棋,说他的棋是“老妪能解”——老太婆都能看懂。也就是说,招法简单,清楚,但是运用得炉火纯青,不着痕迹。而又有人评价徐星友的棋是不战屈人,“以醇正胜”。这又是说在好战的古代棋手中,徐星友显得独具一格,不强求以力战服人,而追求全盘无大战而胜负分晓的境界。
  从这些评价可以看出,在力战枭雄层出不穷的古代围棋史上,徐星友的棋是境界最独特的。当年跟随黄龙士学棋,到后来自己研究黄龙士的棋谱,徐星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善战而胜,曷若不战屈人。他认为棋的最高境界不是攻杀精妙,而是“寻常”,这“寻常”二字却是天下最顶尖的天才也难以做到的。而黄龙士之所以强,恰恰就强在“冲和恬淡,浑沦融合”。
  不同的棋手看同一份棋谱能得出不同的结论,这用来解释徐星友这种观点的出现实在太合适了。寻常人看黄龙士的棋谱,往往首先惊叹于那孤军深入的勇气和奇思妙想的招法,被黄龙士的攻杀力所吸引要远远多过黄龙士的大局掌控。但徐星友深入研究的结论,却恰恰与我们乍看到的内容相反——黄龙士的强,并不是强在攻击,而是强在柔和。徐星友由此得出了自己的棋道,那便是不战屈人之道。
  从棋谱上看,徐星友虽偶尔也有悍然屠龙的壮观棋谱出现,但是更多地展现出的是一种无懈可击的防守和随势而动的温和,尤其是后期棋谱往往透露出一股强烈的大宗师气息。徐星友并不是力量不强,而是不喜欢把这种力量宣泄而出,而喜欢隐忍下来,把力量作为一种威慑,让对手不敢轻举妄动。这种构思,在黄龙士已有的基础上是更往前走了一步,也更超越了那个时代一步,所以他能够无敌于世,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笔者个人认为,徐星友会形成这种偏好防守的棋风,也许更多是因为他的师父是黄龙士——一个能够击破任何防御的顶级攻击手。
  不论血泪篇十局,还是后来的对子局,跟黄龙士下棋的时候徐星友几乎永远无法构建起真正牢不可破的防守。不论乍看上去如何坚固的阵线,只要黄龙士出招,立刻就会土崩瓦解,以致徐星友不得不再以攻击扭转局势。可想而知,在这种历练下成长起来的徐星友,看到围棋教科书(大多数时候是前人棋谱)的时候一定第一反应是去寻找防守的招法,久而久之徐星友的防守就越来越强大,他眼中的棋谱也就全都成了防御对抗进攻的战斗,于是从防守的角度出发,最终得出了黄龙士强在防守而非进攻的结论。
  至于黄龙士究竟攻强还是守强,那就真是见仁见智了。不是传说酷爱攻杀的日本“后圣”本因坊丈和就是从攻击力量的角度评价黄龙士的吗?
  但当整个棋界都流于表面地去学习黄龙士的攻杀法之时,徐星友掌握着的黄龙士流真意恐怕就不那么好被棋界接收了——竟然有人说黄龙士是一个防守型棋手,这不是胡言乱语吗?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换另一个脾气的棋手——比如盛大有——那肯定争得面红耳赤,然后在盘上把人杀个七荤八素,放几句狠话再大摇大摆地走掉,之后大家还是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不过,徐星友面对这种情况,却做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相信的选择——一点一点地把大家教会!
  自从在京城棋界一统天下之后,徐星友全然没有过去国手为护名而避战的架势,而是有求必应,步步指点,简直就像是个天下师长一般。似乎他一点也不担心大家超过他——相反,他好像一直在等待一个超过他的人出现!
  经过许多年的努力,棋手们终于慢慢能够理解徐星友所解释的黄龙士流棋法了。随着这个过程渐渐深入,大家越来越愿意接受徐星友那套跟过去的传统围棋理论几乎背道而驰的“不战求胜”的说法,中国古棋的面貌也有了巨大的变化——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那场从过百龄时代开始的布局革命,终于完成了。
  自徐星友之后,清朝棋手的布局体系终于正式确定下来,也就是现在大家对古棋最印象深刻的那套“八卦布局法”。在这套终于彻底完成的布局体系中,九三一点的作用被夸大到了极点,与小飞挂角和大飞守角竟有了同等的地位。从此以后的中国古棋布局,几乎就是小飞挂,大飞拆和九三分投的各种组合,而如传统古棋那样的布局拼定式的情况几乎从此销声匿迹了。
  从过百龄到徐星友,长达近百年的时间证明了这种新体系是座子棋规则下最合理的布局体系。平稳,中和,双方都起于“无形”,任何一方先露出了“形”就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这种将布局导向混沌的布局法,正是黄龙士那“形人而我无形”的思想最直观的体现。
  因此,我们可以说,徐星友虽远远称不上是一个围棋天才,但他从任何角度说都完全当得起围棋大师这样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