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5

方圆群英志——335

  却说在那徐星友无敌的年代里,在那个连周东侯这样的人物都无法从徐星友手中取得一场胜利的时期中,却有着新的势力正在慢慢兴起。徐星友对棋界的压制和他的师父黄龙士不同,他追求的并不是一人能让天下的豪迈,而是让天下人向着自己所无法触及的更高的高度前进。
  因此,到了徐星友时代,我们终于又可以看到新的棋手横空出世了——至少不是像黄龙士时代那样只有被黄龙士击败的对手才能出现在史料中。
  就在周东侯去世为那个清初围棋的时代画上句号的时候,以四个人为代表的新时代拉开了序幕。
  这四个少年,分别名叫吴来仪,赵两峰,梁魏今,蒋再宾。
  四个人中,只有梁魏今的出身地尚能查出(江苏山阳人),其余三人都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是从哪里学棋,又或者小时候曾有过怎样的神童事迹,现在也已经不可考证了。唯有一件事,是可以明确的——他们所代表的一代人登上棋界舞台,是从挑战徐星友开始的。

  康熙四十年左右,京城棋界出现了一个棋风怪异的少年。
  坊间传闻,此人名叫吴来仪,不知何地人,也不知师从何处,只知道他的棋——很蛮横。
  这孩子不过才十八九岁年纪,却终日在茶楼间找人对弈赌彩,而且彩金往往很重。可这小子实在厉害,每博重彩都能大胜而归,把那些京城棋界的前辈们杀得脸上无光,羞愧难当。
  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来京城到底有何目的,却无人知晓。
  终于有一天,被杀得快赔光了身家的棋手们不得不想办法治一治这小子了。于是,他们结伴来到了徐星友的府上……
  “徐先生,您是棋界之主,又是如今京城棋界的领袖,棋界出了这么一个让人头疼的小子,您得去管教管教啊……”众人几乎是恳求道。
  然而,在他们的面前,徐星友却微微眯着眼睛,脸上竟露出了些许欣慰之情。
  “一个棋力高强的少年?”他轻声问道。
  “倒不一定棋有多厉害,可是下得非常蛮横,一点儿亏也不肯吃,就跟当年的盛大有一样!”
  京城棋手都知道,徐星友在所有棋手中最看不起盛大有,认为盛大有那些胡搅蛮缠的招法根本就是违反围棋本质的。因此,此时大家便偏偏拿盛大有来激他。
  没想到,徐星友的脸上却仍然不见半点怒色。
  “好多年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了……”徐星友竟轻声笑道,“棋界出了个棋力高强的少年,这该是件让人欣喜的事情啊。当年我师父将整个棋界压在手下,竟致棋界几十年也没出一个青年高手,前辈晚辈纷纷退出棋界,这才让我这个庸才得以偷得一世英名。如今棋界终于后继有人,这不是太好了吗?”
  徐星友这一番话,说得大伙面面相觑——听这话,徐星友这是站在那孩子一边了?
  沉默了片刻,徐星友突然跃跃欲试一般站起了身子:“下次有机会的话,带我去见见那孩子吧。”
  这机会很快便到来了。又是一次茶楼赌棋,众人一见那孩子出现,便急急忙忙派人去叫徐星友来看。徐星友这边得到消息,赶紧出门奔茶楼而来。到了茶楼,只见棋已到中盘,胜负即将分晓。
  “拿黑棋的就是那吴来仪!”棋手们小声给徐星友指道。
  徐星友看去,果然见一个面色青稚的少年正聚精会神盯着棋盘,几乎目不转睛。那认真的神态,竟让徐星友依稀看到了昔日从师于黄龙士的自己!
  再看棋局,只见黑子对着白军步步紧逼,招招狠辣异常,竟无半分谦和。遇敌强攻,破釜沉舟寸步不让;只要出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对手虽穷尽本领,却偏偏就是奈何不得吴来仪分毫,每一场战斗都大大吃亏,越是战斗就输得越多,眼看形势已经难以为继了!
  “徐先生,你看这孩子如何?”有人轻声向徐星友问道。
  徐星友笑了笑:“攻防皆有可取之处,可惜无良师指点,不过莽夫而已。”
  徐星友这一声,声音说得稍大了些,不想竟被那少年听到了。
  只见吴来仪突然将眼睛从棋盘上一开,猛地瞪了刚才说话的徐星友一眼。
  “那老头!你刚才说什么!”
  吴来仪一声怒吼,把看棋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有眼不识泰山!你知道这位先生是谁吗?你竟敢这样跟他说话?”
  “我管他是谁?观棋不语,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何况他一来就大言不惭,敢说我的棋不过莽夫,却不知自己有个几斤几两,敢上棋盘跟我较量一局吗?”
  众人听罢这话,只觉得哭笑不得——这孩子真是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在徐星友面前喊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看那徐星友,脸上却没有半分恼怒之色,只是缓缓说道:“茶楼较量,毕竟难登大雅之堂。我这个老头虽然没什么礼节,可茶楼棋是从来不下的。但你既然嚷嚷着要跟我下一局,我又怎能不应呢?你可以告诉我你家住何方,两三日后我送一封战书到你家去,找一个清净地方,好好对弈一局如何?”
  吴来仪不识得这老头真面目,只道这老头子穷讲究,一时意气难耐,便只管答应了下来。徐星友听吴来仪报完了家门,哈哈笑着转身走了。
  “你这孩子,这下子可是自讨苦吃了……”众人向吴来仪大笑道。
  吴来仪不解其意,喝问道:“我跟那老头约战,你们笑什么?”
  “笑你小子有眼不识泰山,竟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棋手们答道,“告诉你,小子,那位先生乃是天下第一的徐星友!”
  吴来仪一听,脑中猛地一震,随后竟也大笑起来。众人见吴来仪也笑,吓了一跳——听到徐星友大名,他竟然没被吓着?
  “原来他就是徐星友,那太好了!”吴来仪笑道,“我来京城,就是要跟他好好下上几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