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7

方圆群英志——337

  吴来仪看着棋局,喘息得好像刚刚被一队铁骑追了几百里路的逃兵一般。眼前的局面,他几乎不敢想象——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竟然真有如此厉害,我在他面前竟就如同无知小童一般,被他耍得团团转!
  整局棋,徐星友仿佛根本不费力气一般,招法得心应手,落子出神入化,一局棋下完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棋手!
  “局部作战的时候,你的气势很强硬,这一点是好的。”徐星友笑道,“可惜,你太不知变通,不肯吃亏,所以你才会从一开局就中我的陷阱。右上开局我的变招,你如果肯暂时稍微吃一点亏,从内侧挡住,则这局棋你就不至于全局都被我压制,下得如此辛苦了。我之所以判断能够让你两个子,就是因为你的棋太硬了……”
  徐星友头头是道地给吴来仪分析起来,说得极其详细,似乎完全没有把吴来仪当成对手一般。吴来仪却只觉受了莫大的屈辱,脸竟涨得通红。
  “徐星友,我不服!”吴来仪突然喊道,“你不过是比我多下几十年棋而已,凭什么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前辈派头,端着架子给我讲棋?我不用你教,我自己在茶楼多下几年,一样能赢你!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吴来仪话音刚落,那公卿却先怒道:“你这孩子,好不知好歹。徐先生乃是当今国手,他肯给你讲棋乃是你的荣幸,你怎么竟敢对徐先生放肆!”
  徐星友却笑着摆了摆手,请公卿息怒。
  “吴来仪,我绝没有看不起你。”徐星友和蔼地说道,“恰恰相反,我欣赏你。你说得不错,我只是比你多下几十年棋而已。何况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绝没有你如今这么高强的棋力。”
  徐星友说完,吴来仪却愣在了原地,被这番话惊得目瞪口呆。
  徐星友笑了笑,接着说道:“但你说你在茶楼多下几年便能胜我,这我不信。你下茶楼棋,已经养成了局部不肯吃亏的坏习惯。这是昔日茶楼棋手的通病,乃取败之道。我说你没有良师指点,就是因为你的棋尽管招法上凶悍,却一根筋,不识变通,所以才会中我的陷阱。你若不得指点,继续这样下下去,不管你多么努力,也终究只能是一个凡手水平。你有天分,这天分远超于我。我不忍心看到你的天分被你浪费在茶楼赌棋上。若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师父,将我毕生的棋力倾囊相授,助你将来登顶天下国手,如何?”
  徐星友要收我为徒!吴来仪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一旁的公卿都看不下去了,小声喊道:“傻小子,还不拜师?这可是天下第一的徐星友先生!”
  吴来仪默然不语,看向了棋盘。只见棋盘上黑子被攻杀得狼狈不堪,三条大龙直到这时似乎还在沉重地喘息着。吴来仪突然感到了一股难以承受的屈辱感。
  “为什么让我二子?”吴来仪突然喃喃地说道。
  徐星友一愣,不知所措。
  “你让我二子,然后赢我,是想让我知道我还远远不如你吗?”吴来仪的声音带着颤抖,像是隐隐的哭腔。
  “我是想指导你正确的棋法……”
  “你不要看不起人了!”吴来仪猛地低声喝道,“徐星友,我不会拜你为师的!我才不要跟你学棋,我偏要下茶楼,一直下到有一天能赢过你为止!”
  “这孩子真是死脑筋,徐先生,何必在这种孩子身上……”
  公卿正要继续说下去,却被徐星友拉了拉衣角。公卿一愣,看向徐星友,却见徐星友的脸上竟露出了怜悯的神色。
  吴来仪的眼睛凶狠地瞪着徐星友,眼角里却噙着不甘的泪水。
  徐星友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好,你不愿拜我为师,我也不强求。你想下茶楼,我也不阻止。不过你可要记住,你的目标是击败我——所以下茶楼也好,拜师父也好,你必须全力提高自己的棋艺,将最精深的棋艺融会贯通,否则你将永远不是我的对手。只要你觉得你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来向我挑战。我会一直等你来的,但到时候我不会再跟你下让子棋了。吴来仪,我要告诉你,当年我学棋曾三年不下楼,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若你真想击败我,就拿出志气来,不要以为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
  那天,吴来仪怒气冲冲地哭着离开了。徐星友和那公卿默默坐在凉亭里,看着吴来仪渐渐跑远的背影,都许久没有说话。
  “徐先生,我不懂你……”公卿突然轻声说道。
  “大人说的是……”
  “大家都想做天下第一,这是棋手的梦想,对吧。你当年拜黄龙士为师,为的不也是这‘天下无双’的名声吗?既然做了天下第一,当然会希望自己永远做下去,不希望自己被击败。可是你却似乎不是这样——我感到,你好像渴望出现一个可以击败你的人……”
  徐星友笑了。
  “当年我拜师的时候,确实渴望成为国手。可是,跟着师父学了三年棋,我的想法变了。师父临终时,要我把他的棋传下去。从那一刻开始,我早已经放弃了其他欲望,我生存在这世间唯一的意义就是帮师父完成他的遗愿。我做天下第一,是希望大家都知道师父传授给我的招法是多么强大。我拼命地宣讲师父的棋,我渴望见到一个比我更加精深地理解师父棋艺的人出现。而如果直到我死都没有人击败我,那就意味着我没能把师父的棋继续传下去。所以,所谓的天下第一,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相反,我其实更加恐惧,在我有生之年等不到那个击败我的人。”
  后世评价,正是徐星友将黄龙士的棋艺精神传遍棋界,从而改变中国古棋的面貌,使得整个棋界的水平突飞猛进,让中国古棋进入到了巅峰时期。
  “等待着被人击败的大国手……”公卿玩味着徐星友的话,低声笑了,“徐先生,看来你已经成为了真正的一代宗师了……”
  徐星友却笑着摇了摇头:“等到我被击败的那天,我才能真正无愧地担下这‘一代宗师’之名啊。”
  这正是:
  驰骋方圆四十载,天元四方任纵横。
  问我平生何所愿?只求盘上胜我人。
  欲知后事如何……

  “这就是徐星友的棋?”几个少年默默看着眼前的对局,陷入了沉思。
  “他确实很厉害,比我们原先所预想的还要强……”说话的,是吴来仪,“要想击败他,我们的实力也许确实还远远不够……”
  “但是,徐星友并不怕被人击败。”有一个少年低声说道,“我感到,他其实是渴望被击败的,所以他给我们指出了那条击败他的路。”
  众人微微一惊,纷纷看向这个少年。
  “梁魏今,你莫非打算……”
  这个正被众人注视的少年微微笑了:“我要自学徐星友的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