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38

方圆群英志——338

  上回说到,徐星友自击败周东侯,统领江南、京城两大棋界之后,中国围棋史正式进入了徐星友无敌时代。这个时期,不要说找出一个徐星友的对手,就是想找出一局徐星友告负的棋谱都难上加难。但徐星友却并没有想着保住自己这天下第一的地位,而是热衷于四处宣讲自己的棋道,敞开门接受各方挑战。这份胸襟,真要羞煞当年范洪、颜伦这些京师棋界老前辈了。就在这时,一股以超越徐星友为目标的新势力正在慢慢形成。
  康熙四十年左右,一个叫吴来仪的青年棋手首先站了出来,第一个向徐星友发出了挑战。吴来仪施展的是茶楼野棋棋风,注重局部得失,虽然攻守之间自有高招,却碍于格局狭隘,全然不是徐星友的对手。徐星友在让二子的情况下,竟然弈得游刃有余,满盘追着吴来仪三条大龙砍杀,却将这力道引而不发,稳稳夺取了一场胜利,堪称让二子的名局。此战之后,天下后辈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要想击败徐星友,就必须研习徐星友的棋法,否则徐星友就将从观念上击败自己。
  但好在,徐星友的棋法并不是秘密——他自己很乐意将自己的棋解释给所有人听,然后允许任何人以同样的棋路来向自己挑战。
  而这些人中,就有一个名叫梁魏今的少年……
  梁魏今,江苏山阳人。与以往我们讲到的绝大多数棋手不同,梁魏今并不是汉族人——他是回族人。下围棋,在古代一直被认为是那些把自己当做中华文化正统的汉人的专利 。事实上,这种倾向在两晋南北朝时期就很清晰了,以至于彼时被认为是蛮夷的北魏棋手范宁儿击败了自视为中华正统的南朝国手王抗时,还造成了一场巨大的轰动。虽然时代发展到清朝,许多少数民族,尤其是回族、满族(女真)已经在文化上与汉人没有太大差异了,但是大家仍然觉得——不是汉人,下围棋就显得没底气。
  可以想象,当梁魏今出现在棋界的时候,他是多么地被人看不起。一个回族人,玩汉人的传统项目,能玩得转吗?
  也许正是因为梁魏今的身份问题,所以当时的人对梁魏今的棋谱不怎么看得上眼,也不怎么注意收集,更不怎么统计他和非著名棋手的战绩,所以流传到现在的梁魏今棋谱只有他和当时名家的交手记录——散布在他对手的棋谱集里。正因为此,我们如今已经无法细致地描述梁魏今曾经取得过多么荣耀的地位,只能从古人对他的简要评价中一窥其貌了。相对于梁魏今后来所取得的成就,这对于梁魏今来说实在是一种侮辱。
  不过棋界的勾心斗角本就不少,这种事情也不是个例吧。
  对于众人的轻视,梁魏今却只是默默地承受着。他知道,要想赢得大家的认可,需要一个让所有人都不得不叹服的成绩。
  这样的成绩,天下也许只有一个——成为徐星友的对手!
  当吴来仪二子负于徐星友的消息传到江南的时候,整个江南棋界的青年棋手都惊呆了。这场京城决战的棋谱流传到江南,众人争相传阅之后,不得不叹服,如今京城棋界的水准已经超越了江南了。徐星友在京城,这便是京城棋界最好的招牌,足以吸引天下所有好手前去京城一试身手。中华棋界的中心,自清朝开国以来,第一次从江南移到了北方。南方棋手刻苦锻炼棋艺,待棋艺小成便前往京城尝试挑战徐星友,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浪潮。
  梁魏今当时也身处在这个浪潮当中。而对于梁魏今来说,身处于这个时代也许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能与徐星友生在同一个时代,这成就了他日后的光辉。

  在梁魏今正式出场之前,让我们再系统地梳理一遍现存棋谱战绩,看看徐星友在这个时代究竟多么强大吧。
  徐星友自初出江南开始,面对与黄龙士同时代的老一辈高手时,屡破何暗公、娄子恩、黄稼先,把下一辈的姚文侯直接杀成了徒弟,随后大胜周西侯、周东侯,让这东西二侯不论黑白都一胜难求。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点到为止的较量笔者前文中都来不及介绍,因为实在太频繁了。那些原本被黄龙士打跑的棋手在黄龙士死后像是想回来探探风头似的纷纷跟徐星友下了一两局,下过之后知道深浅了,就再不敢回来了。这些人主要包括:卞汾原、凌元焕、吴绳武(这位跟徐星友下棋是拿黑棋的,想必是个前辈人物)等等。到了京城之后,徐星友迎接各方高手挑战,又先后击败了姚采臣、张次云等人,让子击败了吴来仪、苏葵之、曹禹玉(四子)等各路好手。其中姚采臣、张次云之流大概是直接被杀到崩溃了,最终再也没有出来兴风作浪,只在徐星友的对局记录上留下了个名字而已。
  粗略统计一下,大家应该可以感受到了,徐星友在那个时代的统治力有多么强大。过去不论过百龄一统三派,还是周懒予两度称王,他们总是有几个实力接近的对手存在的。比如过百龄遇到过林符卿,周懒予遇到过李元兆。可是徐星友在他所在的时代,那统治力几乎是接近于黄龙士级别的——真正的无敌时代。
  体会了这些,再回过头来看看梁魏今当时的处境——一个年纪轻轻的回族棋手,想做无敌的徐星友的对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徐星友时代似乎也是一个分水岭。在徐星友之前,围棋国手是属于天才的专利,只有那些十几岁就可以乡里无敌,甚至还没行冠礼就迫不及待自称国手的小孩子,将来才能做天下第一。是徐星友首先打破了这个规矩,告诉天下人即使不是天才一样可以统领棋界。自徐星友之后,棋界终于进入了不拘一格当国手的时代。看徐星友以后的清朝围棋史,对比与徐星友时代以前,大家会很明显地感觉到——几乎再没有什么记载去描写一个国手小时候如何突然学会了围棋,又如何从小就乡里无敌,十几岁就赢了多少多少棋坛名将,甚至说哪个孩子在什么山什么湖遇到什么仙人或者怪人指点棋招的故事了。并不是大家想象力匮乏了,而是自从出了个徐星友之后,大家都明白了一件事:并不是天赋决定了你能做到哪一步,而是你的努力程度决定了你的未来。
  事实上,自徐星友以后还能有少年天才事迹流传至今的,严格意义上说有且仅有一个人,这个人将是我们下一章的主角之一——之所以他还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并不是因为当时还流行玩这个,而是这孩子实在太特别了……
  这事儿咱们后面再说。
  回到梁魏今的故事中来。在少年梁魏今眼中,徐星友不只是他未来的对手,同时也是他的指路灯——徐星友的事迹为他指明了那条非典型的国手之路。
  努力和实力,是让所有人承认你的唯一办法!
  于是,没有任何天才事迹流传的梁魏今(事实上,他的前半生和徐星友一样,是个未解之谜)开始专心钻研徐星友那庸才的围棋之道。要想成为一个人的对手,第一步,就是要真正去理解这个对手。
  副作用是,这么做容易把自己搞成对手的知己……
  不知过了几年,对徐星友的招法有了精深的研究和体会之后,梁魏今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了徐星友的崇拜者了!
  徐星友的棋看似简单,平淡,但其实内里却是饱含着对寻常招法的炉火纯青的运用,以及远远超出同时期其他所有棋手的境界。徐星友的棋,往往能杀的大龙也不杀,能夺的阵地也不夺,让人感到略显攻击力不足——比如让二子胜吴来仪一局。其实围攻对手三条大龙,这么好的局面下换了别的棋手来,恐怕不惜一切代价至少也要把其中一两只大龙砍死才好。尤其是绝大多数情况下,胜负的结果还涉及到子彩,赢得越多就赚得越多啊。可是徐星友却故意放吴来仪三条大龙成活,只是以相对柔和的招式逼迫吴来仪因为大龙尚未活净而被迫做出让步,从而获取实利以稳步走向胜利。这么做当然是稳妥的下法,但是在古代棋手看起来,围着对方三条大龙追着砍居然一条都没砍死,这也能叫下棋?可徐星友却明白地告诉所有人——我就这么下了,而且没人能赢得了我!
  其实放到现在来说,徐星友这种下法略显功利,不够“好看”,实用而已。但梁魏今经过精深的研究之后,却得出结论:徐星友这么下并不是胆小,为求胜利而选择了功利的下法,而是有着徐星友自己的围棋哲学在其中的!
  譬如两个拳手打拳,一方使尽全力打出一拳,这一拳不论打不打得中,拳头伸展到极致的那一刻全身必定是动弹不得,全是破绽,甚至站都未必站得稳的。这个时候一旦被对手偷袭,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将落入下风。相反,出拳的时候如果收一些力气,只使出能让对手因为畏惧而躲避的力道,则自己身上的破绽就会少得多,虽然击倒对手的可能性下降了,但是最终获胜的可能性却上升了。
  徐星友的围棋也是这样。他并不是不知道使出全力攻杀可以斩灭对手的大龙,可是他故意不使出全力,而只是通过吓唬对手的方式让对手自己让出利益来,慢慢把对手折磨死。因为徐星友很清楚,自己使出全力攻击对手的那一刻,也就是自己的破绽暴露出来的那一刻。攻得越凶,自己就越危险。过去血泪篇中,他就是这么被黄龙士教训的——偶尔有那么几次,他也是这么教训黄龙士的。
  攻杀与胜率之间,其实是一个微妙的此消彼长的关系。一直更加重视防守的徐星友,也许是古代棋手中第一个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因此,徐星友得出的观点是:善战而胜,曷若不战而屈人。
  可想而知,当梁魏今第一次意识到徐星友的棋中隐藏着的这一观念的时候,他被深深震撼了。徐星友的这种思想,可以说是颠覆了过去最基本的围棋观念。然而,事实证明徐星友的思想是完全符合围棋本质的——围棋的胜负,其实是取决于盘上所围地域的多寡,而不是吃子的多少啊。
  不得不佩服创造出围棋这项游戏的上古先哲们,将如此简单的规则赋予棋盘棋子,却演化出了如此精妙而高深的哲思,以致发展了几千年之后,人们还能不断发掘其新的本质。
  徐星友的“不杀之棋”,成为了梁魏今坚定的信仰。他相信,这才是真正的围棋——不是攻杀,而是以攻杀作为辅助的地域争夺。

  笔者熟识的一位职业棋手好友曾对笔者讲过他对围棋和象棋区别理解,大意大概是:
  象棋模拟的是战争,互相攻杀,直到一方将对方阵中的将帅杀死为胜。因此,象棋就是不断利用每个棋子的特性进行攻杀,直到置对方于死地的过程,故而一切都必须以攻杀和反攻杀为中心。但围棋与其说模拟的是战争,不如说模拟的是治国。你可以选择攻杀,也可以选择安心经营自己,甚至可以在主战场上下出一招试应手问对手愿不愿意在此议和,双方各取一半划江而治。因此,围棋不是只有攻杀一条取胜之道的,围棋棋盘上可以去追求中和的胜利。
  诚然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