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2

方圆群英志——342

  就这样,短短几年之内,京城棋界涌现出了三名少年豪杰。吴来仪、梁魏今、赵两峰,三人鼎足而立,各有千秋,成为了自徐星友以下京城棋界最强的少年三杰。
  这三个人之间的争霸几乎始终没有间断过,尤其是吴来仪与梁魏今在相互战绩上一直你追我赶,从未真正分出过胜负。为了决定到底谁最强,他们自然都把矛头对准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参照物——彼时的天下第一国手,徐星友。
  徐星友自从一统天下棋界之后,一直秉承有战必应的原则,对所有来挑战的人一概不拒绝。但彼时棋界,其实没几个人有资格跟徐星友下让先棋。大多数豪强最高也要被让两个子(据《弈人传》所载,终生受徐星友让二子而有姓名可考的列出有十一人之多,还不包括起初受二子,后来进到分先的姚文侯、吴来仪等人),能查到姓名的棋手中最多有被徐星友让了五个子的(同样出自《弈人传》,列出受徐星友五子者五人)。而能不受徐星友让子对弈的,在当时毫无疑问都是有资格按国手价位定身价的。具体到这时,就是三个人:吴来仪,梁魏今,赵两峰。
  这三个人都对徐星友的王位虎视眈眈,而徐星友却毫不在乎,只静待三人随时来挑战。
  挑战徐星友时间最早,次数也最多的,是吴来仪。
  吴来仪棋风自成一派,擅长局部攻守,作风强硬,但死脑筋,不肯吃亏,目光不够长远,因此往往被徐星友陷阱所困,难以施展拳脚。对与吴来仪来说,徐星友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个真正的苦手。考据现存棋谱,吴来仪不受让子对阵徐星友的战绩是:一胜五负。
  这六局棋中,徐星友只有两局执白,且两局皆胜。而徐星友执黑取胜的三局无一例外,全都是大获全胜。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局——这一局,堪称是围棋史上的一局奇葩。
  这一局,吴来仪如疯了一般,从一开局就死死贴着徐星友的黑棋,每一招都恨不得跟徐星友抱在一起贴身肉搏甚至用嘴啃徐星友的肉。徐星友却也顺其自然,由他去啃,自己则顺着他的力道左右摇摆,来去自如,时不时还亮一下刀剜吴来仪一块肉下来。
  这一局,当真是惊心动魄,令人叹为观止,以至于笔者忍不住要把棋谱附在下面了——等会大家看完更新如果有兴致,可以打一下谱,保证让您精神一晚上。
  本局右下先是白十九子与黑十子大对杀,随后白左下十子不慎又被卷入其中,待白军好不容易吃下黑军八子成活,不料黑棋立刻又把中原六粒白子牵扯入战场。随后双方又是中原大战,又是劫争定天下,又是对杀又是弃子,最后徐星友更是做出了一个大胆到让人拍案叫绝的创造性构思——把整个中腹都拱手让给白棋,所有中腹黑子都当弃子弃掉,但是对左右两边的白子要全部斩尽杀绝,最后夺取大胜。
  如果强围中腹大空可以叫做宇宙流,那徐星友这中下法,也许就可以称之为“反宇宙流”,“伪宇宙流”——或者更狠一点——叫“黑洞流”了。
  最终,看到这局棋的终局形势,恐怕见惯了各种棋局的职业棋手也要看得愣上半天——
  整个中腹被白棋团团围住,中腹黑子死得横七竖八的。但是左右两边的白子尸横遍野,最后若按现在的标准统计目数,双方的死子把空填满了都还有多的。
  本局之奇,至少有三:
  第一,全盘共下了316手,堪称古代棋局中的马拉松大战。
  第二,终局之后全盘竟然泾渭分明地形成了一方取中腹,一方取两边的格局,堪称罕见。
  第三,整盘棋下来黑棋死子四十三粒,白棋死子五十三粒,合计双方总共被吃了九十六粒棋子!(日本的什么“杀棋之名局”,都羞愧死去吧!)
  这一局棋,徐星友针锋相对,几乎在每一个局部都和吴来仪死磕到底,最终盘面大胜至少四十目,看来徐星友应该是被吴来仪这冥顽不灵的性子给惹生气了,诚心要教训一下这后生了。
  从交手纪录来看,吴来仪虽然在同辈之中堪称佼佼者,但是一旦到了徐星友面前,他就立刻变成了一胜难求的俗手,让人不得不感慨棋风相克这东西的严酷啊。而对于吴来仪这个对手,徐星友也实在没什么好话,别人一问起来他就说这吴来仪是个死脑筋,完全不顾大局,下棋简直就是在求失败云云……
  这种评论听多了,当时棋界对吴来仪的评价也就越来越低,以至于即使相互战绩出色,大家也不想把他的名字摆在梁魏今前面了。
  而彼时与吴来仪争得胜负难分的梁魏今,到了徐星友面前就立刻挺起腰杆儿了。
  首先,得明确一个区别:吴来仪挑战徐星友,执白执黑都有,从面子上说棋份是分先的——虽然从战绩上来说这分先完全说不过去;而梁魏今出于对徐星友的敬佩,以及他和徐星友良好的个人关系,他与徐星友的棋份似乎一直保持在受先,也就是在徐星友面前只拿白棋。
  目前现存的三局徐梁对局,梁魏今都是执白先行,取得了两胜一负的好成绩。相比于吴来仪那惨淡的一胜五负,大家应该不难看出为什么徐星友说梁魏今是他的好对手,而对吴来仪就整天批评他棋风太死不开窍了吧。
  在吴来仪与梁魏今相互战绩不分高下的情况下,大家对比两人对阵同一个对手——徐星友的战绩,最终得出了梁魏今略领先于吴来仪,统领新生代棋界的结论。就吴来仪个人而言,这实在有点不大公平,因为他那强硬的棋风就是被徐星友的平稳所克制,换个对手说不定吴来仪的战绩就好于梁魏今了呢。
  可这也没办法,谁叫你就是不肯变通呢。
  到了吴梁争霸后期,也许是受困于徐星友时间太久了,吴来仪的棋风也渐渐朝着徐星友的方向有了些许变化,开始追求平静而紧凑的下法了。但是,这就是后话了。
  第三个足以向徐星友挑战的对手,是书生赵两峰,或许是受限于身份的关系,不可能像其他棋手那样整天在外面下棋,所以他与徐星友的对局有且仅有一局。那局棋,赵两峰执白。
  这一战,赵两峰完全是超水平发挥——但也可能是赵两峰当时已经当官了,所以徐星友刻意相让。这局棋终局局面看来虽然是徐星友目数略微领先,但由于徐星友的棋被割得四分五裂,通算还棋头之后,却是赵两峰取得了小胜。
  受先于徐星友,而能取得小胜——从某种意义上说,胜率还是百分之百。赵两峰凭借这一战,完全取得了与其他两位少年豪杰鼎足而立的资格。
  从徐星友的角度来看,以六七十岁高龄,只身应战三位棋坛少年才俊,执黑棋不败,执白棋胜率也相当可观,当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他天下无敌的地位虽稍有动摇,但此时还未出现致命的威胁。只能说,这三个少年的出现,标志着徐星友对棋界的统治力开始下降,让徐星友时代渐渐开始有了结束的迹象——最后真正完成致命一击的,却并不是这三个人。
  这三个棋手,若以相互战绩为参照,则排名当是吴来仪略优于梁魏今,梁魏今又强于赵两峰。但是若以徐星友为参照,则梁魏今当战绩最佳,其后是赵两峰,吴来仪叨陪末座。这三个人之间的争夺,从这个时代已经开始,却很不幸日后并没能迎来高潮——因为另一个人的出现。
  没过几年,一个真正要开启新时代的人出现了。
  这正是:
  三雄出世指天下,一子纹枰话英雄。
  风流岂由人心意?哪知来日谁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