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4

方圆群英志——344

  程兰如的第一站,无疑是曾经的天下棋界中心——江苏棋界。如今京城卧虎藏龙,程兰如不敢保证自己到了京城一定能马上站得住脚,总得先找个地方热热身不是?于是江苏一带的众多老将新锐们就成了他最好的试刀竹。
  彼时的江苏棋界,由于京城棋界的光芒太过耀眼而沦为了京城棋界预备队练兵场。无数想去京城一试身手的少年豪杰都选择现在江苏一带磨砺几年再北上。而原本就在江苏一带混迹多年的老棋手们,也就成了这块地域的镇守者,专门负责教训年轻人。什么时候有年轻人把他们教训了,那就恭喜这位年轻人,可以去京城玩玩了。
  程兰如来到了江苏一带,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试刀竹——江苏名将,娄子恩。
  没错,您没有看错,又是那个可怜的倒霉蛋娄子恩。
  如果您对这个名字印象有点模糊了,笔者来帮你回忆一下吧。
  康熙初年,黄龙士横空出世,老将程仲容为击败黄龙士而在家中悬图求败招,许多年轻棋手便因此而聚集于程仲容府上共同研究击败黄龙士的办法。这其中,就有少年时代的娄子恩。不过和当时程仲容府上的绝大多数棋手一样,被黄龙士一个人翻来覆去虐了七八遍之后,娄子恩心里怕了,于是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悄退出了反黄龙士阵营,安心盼着黄龙士早死去了。
  黄龙士死后,已进入中年的娄子恩以为自己机会终于来了,于是屁颠屁颠率先跑出来去挑战那个四十岁才学棋的废柴徐星友。没想到徐星友是个不比黄龙士差多少的人物,结果娄子恩主动跑出来亮出屁股让人狠狠打了个七荤八素之后又跑回去该干啥干啥了。
  徐星友北上京城,娄子恩又一次大喜过望,自以为是天意让自己晚年有点成就,便第三次回到棋界打算大展手脚,不料徐星友人走了,却留了个徒弟姚文侯在江南。于是,围棋史上又留下了一段姚文侯数败娄子恩,赢取画家名作的故事。可怜的娄子恩,被黄龙士、徐星友、姚文侯这师徒三代轮番欺负,结结实实分别给三个人当了三次背景,也算是一代“背景帝”了。
  等到康熙末年,娄子恩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他心里想着,这辈子被人虐得这么惨,到老了老天也该可怜可怜他屡战屡败的人生,让他过几天安稳日子,享受一下这棋界前辈的虚荣吧……
  事实证明,老天真的是个烂没X眼的,也不知道为啥就跟娄子恩这辈子杠上了,开玩笑似地要把娄子恩往死里虐——那师徒三个完了,老天还不尽兴,又给娄子恩免费赠送了个程兰如过来……
  说句老实话,笔者写到这里都要哽咽了。娄子恩先生其实这辈子也没干什么坏事啊,怎么就遭到了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呢?如此惨状,只能让笔者用一个词来描述——天谴。
  程兰如一到江苏,直接就奔着娄子恩去了。娄子恩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程兰如这号人物,想着这二十岁小辈棋力能强到哪里去,总不至于让我这辈子再碰一次黄龙士吧。于是可怜的娄子恩完全没做心理准备,轻轻松松就去了。
  结果是——七战,一胜六败……
  娄子恩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总是能非常凑巧地赶上和下一代国手的第一批交手,这种运气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的。
  在这七局棋当中,娄子恩也许是想到程兰如毕竟年轻,经验不足,又是晚辈,气势上一定不能与自己相抗衡,于是他一次又一次用强行的进攻试图压制住程兰如。但是,程兰如也是一个进攻狂人,而且是一个相当有技术含量的进攻狂人。
  古棋强攻,凭借的往往是局部手段的精明,或者胆肥力大的不要命式横冲直撞,考的是缠斗功夫,讲究“棋从断处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的“林善割”。程兰如也很喜欢战斗和局部绞杀,但是他很清楚在双方都有漏洞破绽的情况下,强行攻杀很难有必胜把握。因此,要想在战斗中获胜,就需要让自己先立于不败之地,以多打少,以强打弱,这样打起来自己也轻松,胜算也会大得多。于是,程兰如走向了后来在日本围棋中被证明非常行之有效的一条路——厚。
  棋盘上的招法,往往是相对的。较薄的棋型,行进速度会很快,但是自身破绽也会很多。而把棋下厚,行进速度虽然会慢下来,但是自身会坚不可摧,一旦展开进攻就会像厚甲坦克一样势不可挡。程兰如的棋,就是这种浑厚派的下法。看程兰如的棋谱,长城铁壁随处可见,攻杀之时往往只有程兰如追着对手砍,对手想还击却往往找不到空隙出招,于是只得继续被程兰如追着跑。娄子恩那个时代的棋手,但凡力战凭的都是抢对方攻击的空隙,以精巧的手段四两拨千斤,在一个微小的点上把对方的棋打断,然后分而歼之。可是碰上了程兰如——人家的棋连空隙都没有,你从哪里打断?于是娄子恩碰上了程兰如,就只好一次又一次感受着那种一脑袋撞到墙上一般的剧痛,却因为别无他法而只好无奈地继续一次又一次接着往上撞。
  如果说以前的力战棋手都是舞大刀的高手,是凭刀锋把人劈成两半的,那程兰如就是个使狼牙棒的——他压根就没想把你砍开,而是直接把你整个砸死,你就是拿盾来挡我也把你砸个吐血五斗再说。
  这七局棋,除了第六局是程兰如自己明显判断失误而导致大龙被屠而惨败之外,其他六局几乎都是程兰如把娄子恩砸到吐血,其中娄子恩大龙被砸死的情况屡见不鲜。娄子恩这辈子,见证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围棋风格先后统领棋界,更是亲自去体会过这三种不同风格的力量以及其中细微的差别,堪称是一个优秀的围棋发展见证者……
  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七局中娄子恩唯一获胜的那第六局。这局棋,程兰如因为过分注重厚势,在下边棋还没活的情况下也义无反顾地把棋越走越重,最终速度太慢而被娄子恩抢先分断攻击,最终导致无力回天了。这恰恰也是下厚势棋的一大危险,程兰如显然没能完美地把握这个尺度——这一点,最终也成为了他棋艺中随时可能被引爆的不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