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5

方圆群英志——345

  大破遭天谴的娄子恩之后,程兰如在江南名声大震,江苏棋界很快就被他攻破了。但是这么快就杀了个通透,让程兰如一点也不满意。在他看来,江苏棋界太弱了,热身效果不明显,他还需要更多历练。于是,没过多久,他离开了江苏,启程去了自己的第二站——福建。
  江南棋界,以浙江、安徽、江苏三处最有名,这也很大程度上是拜当年三大派争霸所赐。而与三地相隔不远的福建棋界,却一直处在一个存在感很弱的地位上。一方面,他们时不时也能出现像明朝蔡学海这样一流高手,另一方面他们却也总是被棋界忽视,被认为是围棋荒漠。这实在是一个不白之冤啊。
  福建棋界在清朝的短暂崛起,还得从黄龙士说起。当年黄龙士一人横扫千军,败在他手下的人当中,有一个自幼便自称国手的吴贞吉。大家也许还有印象,吴贞吉败给黄龙士之后,不敢再在江苏棋界行走,于是躲黄龙士一直躲到了福建,意外受到了当时福建总督姚启圣的赏识,成了姚启圣府上的公卿棋手。在姚启圣的怂恿下,吴贞吉还写了一部名为《不古编》的棋书,不过这部书后来被徐星友评价为不够真实——其中有棋谱被吴贞吉因为“解说需要”而作了修改,这在徐星友看来是不可原谅的。
  不管在江苏如何混不下去,吴贞吉到了福建还是相当吃得开的。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在不被棋界重视的福建一带,吴贞吉一直顶着棋王的桂冠。他倒也怡然自得,就这么在福建扎根了。程兰如来到福建时,吴贞吉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他也学黄龙士,留下了一个徒弟在福建自称国手。这个弟子名叫蔡邻卿。
  蔡邻卿当时在福建,毫无疑问是无敌的。在他的心里,安心呆在福建而不去参与棋界的中心争夺恐怕绝非本愿,他需要的是一个机会。当程兰如来到福建的时候,想必他已经认定这是自己的机会到了。
  程兰如如今在江南名声初起,只要能击败程兰如,那么大家就都会承认蔡邻卿的棋力,使得蔡邻卿可以光明正大地代表福建棋界参与到全国的围棋争霸中去了。
  于是,蔡邻卿非常兴奋地接受了程兰如的邀请,与程兰如进行了一番决战。
  这场决战的结局是震撼性的。在江苏一带几乎没有对手的程兰如,一到福建竟然就被默默无名的福建棋王蔡邻卿击败了!这一局,蔡邻卿很敏锐地找到了程兰如那看似坚不可摧的棋风下隐藏着的巨大缺陷——速度慢。在右下的交战中,程兰如掉以轻心,满以为右下黑棋当无性命危险,于是慢慢悠悠把棋越走越重。不料蔡邻卿看准时机,电光火石之间一刀劈下,正砍在程兰如右下军阵和右边大军的连接点上,瞬间把右下黑军的退路悉数断开!程兰如这才如梦方醒,大惊失色,转眼间右下八员大将顿时中刀而亡。程兰如强行救出未果,又在别处挥着狼牙棒乱砸,气势惊人。但尽管成功把左边一片白军砸死,却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右下一战的巨大损失,最终以两三子的差距败下阵来。
  堂堂江苏名将程兰如竟然败在了区区福建棋王手上,这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但程兰如却并没有感到绝望——他之所以没有马上去京城,而是留在江南继续磨练自己,就是在等待这样的败局。现在发现自己的问题,还有机会改正。等去了京城才发现,那就晚了。
  于是,程兰如痛定思痛,对自己的棋进行了全方位反思,很快便棋力大涨,又在江南各地寻找对手试刀。终于,康熙五十五年,程兰如认为自己的棋力已经足以去京城争一争大名声了。
  于是,在那一年,程兰如结束了自己的四处云游求高手之旅,踏上了去往京城的道路。
  至于曾击败过程兰如的蔡邻卿——果然要想从福建冲到棋界的中心去没有那么容易,蔡邻卿最终没能好好利用自己击败程兰如的这股东风,后来还是一直处于半温不火的状态,直到自己去世。他的人生履历中,击败程兰如算得上是最值得炫耀的战绩了。虽然谈不上多么显赫,不过比起从黄龙士开始到那时,甚至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间的许多名手来说,蔡邻卿至少还有这么辉煌的一场胜利可以炫耀,这已经相当难得了。
  至于福建棋界——后来它还是没能成为天下棋界的中心,不过韬光养晦,偶尔出来震惊一下世人,然后继续深藏功与名等待下一次出世,这也算是个不错的存在方式了。

  却说程兰如自二十岁起游历四方,遍寻高手,磨砺棋艺,渐渐棋风成型,融会贯通,至二十五岁已臻妙境。眼看四方豪杰都渐渐无力再与自己抗衡,他终于决心启程上京——去会一会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徐星友。
  既然下棋,就要下到天下无敌,这才有意义。徐星友统领棋界数十年,殊为不易,但是他的神话总要被人打破——我程兰如,就要去做打破他神话的那个人!
  康熙五十五年,那一年徐星友已经七十二岁了,却仍然统领天下棋界,号称中华第一棋士。二十五岁的程兰如上京,徐星友期待多年的一天也许终于要到来了——改朝换代,新一代王者取代自己统领这棋界天下!
  这一年的某一天,徐星友收到了一封请柬——那是一位他无法拒绝的公卿。
  挑战者的名字上,清晰地写着:程兰如。
  与此同时,同在京城的梁魏今、吴来仪、赵两峰等各路高手,也纷纷收到了一封请柬——邀请众人去某大人府上,观看江南高手程兰如初到京城与老国手徐星友的十番对局!
  十番对局!
  没错,程兰如向徐星友发出的挑战,不是一试身手的一场胜负,而是要彻底决出高下的十番棋——这一战,要么程兰如把徐星友拉下王位自己取而代之,要么被徐星友一举击败从此沉沦!
  这十番棋下完,天下人会就此定下程兰如的江湖地位,程兰如将没有任何退路!
  一上来就如此无畏,真的没关系吗?
  然而,也有另一些人在犹疑——为什么他们两人的对局,却要邀请这么多棋手前去观战?
  其实,这些根本不是程兰如本人的意思。
  “大人,我万万没有想过要和徐先生下十番棋啊!”程兰如惊慌地解释道,“这战书上写着十番胜负,可我怎么可能在十番胜负中击败徐星友呢?我只求能凭借徐先生对我棋风的不适应,偶尔胜过徐先生两三局便心满意足了啊。十番棋一旦输了,那就……”
  那位大人却只是微微笑着,似乎在欣赏手足无措的程兰如那恐惧的神态,“程兰如,你不是跟我说你来京城是为了做天下国手吗?如今的天下国手就是徐星友,不彻底击败他你就永远做不了天下第一。”
  “可是……”程兰如的脸色几乎是惨白的,“那可是徐星友先生,十番胜负不比一局定输赢,什么新手奇招都派不上多大用场,得靠真本事真水平定胜负。可论棋艺功力,我怎么可能是天下无敌的徐星友的对手呢?”
  “不,你可以赢。”那位大人的语气出奇地严肃,“我帮你定下这场十番胜负,就是要你赢。这场胜负之后,京城棋界将再也不是徐星友的天下,这将是改朝换代的一战。”
  “可是,我要怎么赢?”
  “这一点你不必担心……”那位大人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我已经遍邀京城各路豪杰前来观战,有他们在,你必定能赢。”
  程兰如全然不解棋艺,只是呆立在一旁,脑中一片空白。
  那位大人却丝毫没有紧张的神色,只是远远望着门外。
  “这场胜负,只要徐星友答应了,他的时代就将就此结束!程兰如,你的名字将会因为这一战而载入史册!”
  话音未落,门外一个仆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大人,收到徐星友先生的回信了。”
  大人看了一眼身边紧张得手足无措的程兰如,轻声问道:“徐星友答应了吗?”
  下人缓缓点了点头。
  程兰如如遭惊雷,而那位大人却静静笑了。
  这正是:
  枰间胜负本风雅,无奈输赢总神伤。
  呕心沥血局十番,汗青寥寥语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