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6

方圆群英志——346

  上回说到,安徽棋手程兰如二十岁击败恩师郑国任,此后数年云游四方遍寻高手对弈,终于将棋风磨练成型,正式北上京城,寻找身在京城的棋界第一人徐星友决战。然而,原本只想小试身手的程兰如,却被公卿强行拉入了一场直接争夺国手之位的十番棋胜负中。
  此战请帖一出,京城棋界各处都沸腾了起来。与徐星友进行十番棋决战,这就是要向徐星友发起真正的挑战,争取一次让徐星友从此让位的机会。这十多年来,虽然有吴来仪、梁魏今等人先后向徐星友发起冲锋,但是还从没有一个人真正有胆子跟徐星友叫板来一场决斗,甚至有野心就这么把徐星友从王位上拉下来呢!
  但对于这一战,徐星友的态度却有些出人意料——他松了一口气。
  他原本还一直担心到他死都等不到一个将他拉下王位的人呢,如今总算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出现了敢向他发出十番棋挑战的人了——这几乎就是他梦寐以求的!
  然而,徐星友此时还不知道,他这次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敌人。
  康熙五十五年,某月某日,某公卿府邸。
  如京城棋坛群英会一般,只见彼时京城棋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竟悉数出席,高朋满座。而这所有人当中,最受瞩目的无疑是吴来仪、梁魏今、赵两峰三人。
  此时的这三位昔日少年,已经渐渐步入中年了。三人的眉宇间早没有了昔日的青涩稚嫩,渐长的须发也让他们多了几丝成熟和威仪。这十多年的棋坛磨砺,已经让他们三人从新生代小将慢慢成长为名副其实的中坚棋手了。看着此时满屋子的棋手,三人都皱着眉头,似乎略微有些费解。
  “程兰如不过后生晚辈,他向徐星友挑战为什么要找来这么多棋手观战?他有这个资格吗?”吴来仪有些愤愤地嘀咕道。
  梁魏今和赵两峰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都有同感——这种情况,并不正常。邀请这么多棋手来观战,恐怕其中有诈。
  此时此刻,正在另一个房间默默等待着棋局到来的程兰如,不由得感到了一阵紧张。
  今天开始,他就要真正面对传说中的徐星友了。尽管这情景他在脑中排演过无数次,但是真正来到这一天的时候,他却只觉得这感觉与他过去所设想的任何一种情绪都不一样。
  这一战,将决定他能否就此登顶天下国手之位。二十多岁的年纪,取代称霸棋坛几十年的徐星友,成为天下第一,一切似乎就在眼前,却又仍然遥不可及一般。
  他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呼吸,却仍然感到一阵阵的紧张。
  “程兰如。”那是那位公卿的声音,“不用担心,这一战,你一定会击败徐星友。”
  程兰如看着那大人脸上自信满满的神情,虽不解其意,但隐约感到安心了些,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棋枰两侧,两位棋手终于入座。
  只见那徐星友,虽已年逾七旬,却仍然精神矍铄,当真不负棋坛常青树之名。而他的对面,少年豪杰程兰如虽心中惴惴,脸上却早已扬起战意,如同急切地等待着战机的伏兵一般。一老一少,纹枰相对,仿佛整个棋界的历史都融入到了这样一个画面中似的。
  猜过先后,程兰如接过白棋棋盒。二人摆好座子,只见整个屋中的气氛突然肃穆了下来。
  “请。”二人互相一拜,转眼间屋内便满是刀剑之气,一场大战已箭在弦上了!
  徐星友,你会输的。坐在一旁观战的那位大人,默默在心底笑道。

  却说那局棋,战未几合,右上便突起风波。
  黑白两军本是各自领兵抢占要塞,都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的形,不让对手看出端倪来。这隐藏我形,暴露敌形本是徐星友的拿手好戏,但他这几十年不断地宣讲之下,如今全天下的棋手都在学这一招,徐星友已经没办法再把这一招当成绝活了——他今天的对手,程兰如,似乎在布局无形这一点上与徐星友不相上下。
  但不知不觉间,徐星友露出了破绽——右上黑军挂角一子跳出,上边黑军拆二军阵也向中原冲过来。这本是很常见的布局应对,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敏锐的程兰如在这一瞬间,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徐老先生,你的形暴露了!
  白军右上主营向着中原凶狠地一靠,大军顿时冲杀而出,向中原杀来!这一冲杀,却绝不简单。此时黑军右上一队尚还薄弱,上边黑阵也还立足未稳,白军这一冲却正好杀到两支黑军中间,占住了整个上边最重要的一个要塞!这一击,同时从两个方面对徐星友两支黑军都施以重压,让两支黑军都感觉到隐隐的威胁。更厉害的一点在于,这个要塞确实一个实实在在的无形之点——虽然是一招很明显的进攻,却并不表明态度要进攻哪一支黑军,而且偏偏落在两支黑军中间,让两支黑军都动弹不得!如果右上黑军想要冲杀出来,白军则可以顺势向上边退去,上边黑军将陷入绝境;而如果上边黑军奋力求生,则借着上边的力道,白军又可以往右边展开,如此一来右上黑军又将无路可逃!
  无形胜有形,徐星友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棋下重了,竟被程兰如抓住机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徐老先生,晚辈得罪了!
  此子一落,徐星友暗暗心惊,周围观战人群更是早已发出纷纷议论。
  “想不到徐老先生棋局一开就落入被动了。”梁魏今忍不住低声说道,“如此一来,两支黑军同时受攻,又都不可轻易出手相救,不过才寥寥二十余手,白棋已经隐隐取得优势了。”
  “优势?”吴来仪却哂笑了一声,“一开局就同时被攻击两片棋,这种局面下恐怕是要大败啊!想不到,这个不知名的程兰如还真有点本事!”
  然而,吴来仪的这段话却充满了醋意。尽管嘴上不愿意说,但是其实他心底所想的是:那可是徐星友,我使尽全力都难求一胜的对手,他的防守是天衣无缝的,根本不可能被攻破!
  “如今坐在棋座旁的是徐先生,他必定能有解救两军危机的办法……”梁魏今低声说道。
  看着徐星友略显窘迫的表情,坐在一旁的公卿大人只是默默在心底笑着,什么也没说。
  徐星友默默平静着呼吸,在心底迅速计算着右上战场的着点。
  很显然,如今中腹的白军是碰不得的。一旦向中腹进攻,不论从哪个方向出手,都等于把另一个方向的友军送入地府。既然进不得,恐怕只有退一步了!
  徐星友突然一声令下,上方黑军备齐刀兵,突然在黑军重围内冲杀起来。黑棋落下一子靠,直杀向右上黑军主营而去!
  这一招靠,并不简单,若轻易从内侧挡住,则徐星友将借力而动,一番腾挪,随即便可安然成活,紧接着只需要再将右上孤军救出,便可再无后顾之忧了!
  此子一落,大家都知道——徐星友的反击来了!
  程兰如细细思索片刻——面对此时紧张的战局,他却突然冷静了下来。很快,他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徐老先生,看来你太小看我程兰如了。
  白军很快盼来了军令,但这军令却不是全军退守右上主营,抵挡徐星友攻势,而是从主营杀出,祭出狼牙棒,向徐星友孤军砸去!
  徐星友,你以为我会退守吗?错!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尤其是厚实的进攻!
  程兰如突然将白子向前一长,大大出乎了徐星友的意料。众人先是一愣,随后惊爆出一阵惊呼!
  妙手!此子一落,徐星友先前的所有预想招法便悉数作废了!程兰如这一招看起来笨拙而且粗鲁,似乎有着速度太慢的缺陷,但是却异常厚实,而且给徐星友的孤棋以强大的压力,让他不敢不补,于是徐星友被这重棒一砸,哪里还有余力冲向程兰如右上主营?他只得乖乖回手一补,上方孤棋仍旧没能活出。
  程兰如竟识破了徐星友妙计,并且以如此厚实的一招将徐星友精心设计的攻势破解得体无完肤!
  徐星友暗暗惊叹——这个程兰如,绝不简单,我太小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