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7

方圆群英志——347

  右上交战数合,白军始终掌握着主动,黑军虽竭力奋战,却无奈程兰如行棋厚重,难以觅得空隙。徐星友不过才刚刚开局,就已经在程兰如的攻势下陷入了危局。
  徐星友心里清楚,普通的计策根本胜不了程兰如,必须要使出奇谋才能扭转局面了。
  苦思了许久,徐星友的眉头终于缓缓展开了。
  程兰如,现在我要布下一连串陷阱,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击破你的围困。接下来这些陷阱,你能看破其中任何一个我都将全军覆没——现在请你接受这个挑战,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吧。
  转眼间,本已陷入重重白军包围的右上黑军突然接到了一封军令。此令一到,黑军众将惊得目瞪口呆。
  “将军,这……可行吗?”
  中军帐中的徐星友却只是微微笑了笑:“试试看吧……”
  黑军将士得令,右上孤军突然急速向下冲杀而来,竟越过白军第一层防线,紧紧靠住了白军右边最外侧防线的关隘上!
  黑军这一击,竟摆出了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好生惊人。程兰如大吃一惊,心想决不能让黑军攻破了右侧防线,于是急忙派出援兵,将右边防线加宽加厚,以防黑军冲出。
  徐星友微微有些失望——程兰如,第一个陷阱你没能识破。
  只见黑军突然回师,又攻向刚刚越过的那一层白军防线孤子。程兰如厚实的一长,轻易将正被黑军强攻的白子救出。就在程兰如洋洋得意之时,徐星友却嘿嘿一笑,又将大军转向向中腹冲杀而来。这一次,由于先前两战将军阵打厚,这一次冲杀却让白军不好应付,最终黑军成功将原本尽是破绽的右上孤军做出了一只眼来!
  这一战,徐星友虽两度进攻,却竟然都是佯攻,他的一切行为其实只是为了借进攻之势将自己阵型展开,真正的目的却在另一个方向上。没能看破这一点的程兰如,无奈地被徐星友杀出了一个眼位来。
  但一片棋是需要两个眼位才能活的,一只眼还不够。程兰如想到这里,还不担心这一战的短暂失利。
  然而,徐星友的陷阱还没有结束。突然,白军右上主营内燃起烽火,原来是徐星友黑军奇兵奇袭入内!
  程兰如见状大怒,只道如今主营守备如此牢固,徐星友却还强行打入,分明是用无理招欺负下手。如此放肆,怎能让他得手?于是程兰如奋力回师,猛地在主营内对徐星友奇兵进行绞杀。
  徐星友看到这应手,又一次摇了摇头——程兰如,你又没看出这陷阱来。
  寥寥数手之后,看起来右上主营内黑棋已是尸横遍野,徐星友的进攻似乎是以失败而告终了。但徐星友却还有后手!
  突然之间,徐星友上边军阵竟向中腹冲杀过来,要与右上孤军会师,把两片不活的大军连在一起,各贡献一只眼出来,从而铸成和棋。
  程兰如再想按原计划在中原借力,却突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刚才主营一战,徐星友看似无理的冲杀却不知不觉将程兰如中腹防线上的一块防线撞得气紧了,再加上先前右上一场争夺,此时程兰如如果不在右上补一手,则右上主营防线将被冲破,徐星友将吞吃程兰如一片防线,顺势还把被困在右上白军主营里的黑将救出来,而白军右上将尸骨无存!但程兰如如果补这一手,那么徐星友就可以趁机将两片孤军相连,程兰如整个右上的攻击就将前功尽弃!
  这才是最终的陷阱,程兰如自始至终没有发现徐星友真正瞄准的是哪里,只是一直跟着徐星友散布的假象走,等到徐星友真正图穷匕见的时候,程兰如却已经没有了应手!
  终于,程兰如迫于无奈,只得放徐星友两军会师。此战不得优势,局面顿时风云大变……

  徐程二人正在盘上斗法,观棋之人却早已按耐不住性子,去不远处寻了小棋座摆弄起变化来了。
  如今的局面,程兰如已渐渐吃紧了。徐星友右上一战防守得无懈可击,最终神奇地造出活棋来。程兰如惊魂未定,下边白军突然又落入黑军层层围困之间,现在已经几乎面临绝境了!
  程兰如紧锁眉头,冥思苦想着。而附近的观战者纷纷在其它棋盘上摆弄变化,小声议论着。
  那位公卿大人,终于也坐不住了——他看得出来,程兰如形势并不好。
  他缓缓走向了正摆弄着变化的棋手们。
  “此时局面,程兰如能有什么夺回优势的妙法吗?”他一个个问道。
  然而,棋手们都只是皱着眉头,摇首不语。
  “毕竟是徐星友先生,行棋出神入化,虚实难测,程兰如只怕后面会越来越艰难了。”
  问了好几个棋手,大家都这么回答,这让公卿渐渐不安了起来。
  难道如今徐星友造出的这个局面,天下竟没有一个棋手能破得了吗?
  “我想,也许有一个办法可以击破徐星友的攻势……”
  公卿大吃一惊,急忙向说话的人望去——那是吴来仪!
  “吴先生,你说有办法,是指……”
  吴来仪默默取出一粒白子,轻轻落到了棋盘上。
  “如今徐星友的黑棋将白棋层层包围,要想让白棋脱困,恐怕只此一招。”吴来仪低声说道。
  吴来仪的心里,此刻却在咆哮着:天下只有我吴来仪能找得到这手棋,也只有我吴来仪才是将来真正击败徐星友的人!
  吴来仪行棋,向来重视局部攻防,细处落子功力堪称举国无双。他想出的这一手,必定是一手高招!
  公卿沉吟片刻,突然将仆人喊了过来。
  “两位先生对弈辛苦,此时似乎双方都不会马上落子,就让棋手们先各自回房间稍微休息一下吧。”他低声吩咐道。
  于是,这局棋暂时休战了。
  程兰如皱着眉头,缓缓走向自己的房间。那公卿大人轻轻跟在程兰如的后面,也默默地向程兰如的房间走去。

  “局面似乎吃紧了?”公卿轻声向程兰如问道。
  程兰如叹了口气,道:“我并不处于劣势,如今局面双方都有得下。只是,刚才右上一战我竟在那样的优势下没能讨得半点便宜,心情有些坏了而已……”
  公卿笑了笑,接着说道,“如今的争夺焦点,似乎是在下边一战。白子身陷重围,如能逃出得救则必定优势无疑。程先生,可有什么好手段?”
  程兰如缓缓摇了摇头:“徐先生四面都是强军,一粒孤子想要逃出去,谈何容易,恐怕唯有弃子了吧。”
  公卿又笑了:“程先生,你觉得这手棋如何……”
  公卿细细描述了一下刚才吴来仪找出的那招棋,程兰如很快便理解了吴来仪的意思。明白一切的那一瞬间,程兰如突然恍然大悟,猛地感到一阵欣喜,但随后却又突然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恐惧,让他几乎站立不稳。
  “大人,您这是……”
  “没错,程兰如,你不是一个人在跟徐星友下棋。”公卿笑着说道,“等会回去下棋,就把这手棋下出来,这第一场胜利就是你的了!” 
  程兰如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他的嘴甚至因为颤动而说不出话来:“大人,这怎么可以,这是别人的棋招,我怎么能……”
  “程兰如,难道你不想赢吗?”公卿突然厉声喝道,“用这手棋,你就能赢!不用,你就可能要输,你不懂吗?好好想想,你来京城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我是棋手!”程兰如突然喊道,“身为棋手,怎么能做如此无耻的事情,若我真下出了这手棋,要我如何去面对天下棋手!”
  “做这一次无耻之事,你就能做天下国手!”公卿反驳道,“做了天下国手,何须你去面对天下棋手?天下棋手会把你当成神,会对你山呼万岁,你就是这棋界的王!用你那点无用的自尊心,换一个王者的头衔,你还嫌不够吗?”
  程兰如呆立在原地,良久说不出一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