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8

方圆群英志——348

  很快,棋局再开了。
  程兰如的脸色一片惨白,但大家都以为他只是因为局面吃紧而已。
  公卿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但他现在的笑意中似乎隐约带着一丝怒气。
  “程兰如,下一手该你落子。”徐星友笑着提醒道,“我期待着你的下一手棋。”
  徐星友的笑容,显得十分和蔼。程兰如轻轻点了点头,看着棋盘,目光却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刚才那公卿给他指出的那个点……
  那个点就仿佛有魔力一般,不断吸引着程兰如的眼睛,让他根本无法理智地进行思考。
  落下这一子,就是通往天下国手之路。不落这一子,恐怕就终生都是一个平凡的棋手。程兰如终于缓缓从棋盒中摸出了一粒白子。当这粒棋子攥在他手心里的时候,他却感到一阵刺痛。
  棋子一落,下边白子孤军突然向旁边一靠——明明是陷入黑军重围的一粒孤零零的弱子,此刻却一副不肯被弃去的样子,奋力要向外冲杀!
  徐星友微微愣住了。逢危须弃,这是流传了几百年的围棋要诀。程兰如这一刻,却连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
  然而,看到这一手的吴来仪,却突然感到自己脑中一片空白。
  程兰如也想到了这手棋吗?是凑巧,还是……
  一瞬间,他的眼角过了那坐在不远处的公卿——公卿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吴来仪似乎突然明白了一切。他有种冲动,想要在这一刻不顾一切地大喊大叫,大闹一场,告诉所有人这手棋是他发现的。然而,那是一个所有人都不可以得罪的公卿,吴来仪明白,身为一个棋手他根本没有这样的资格……
  于是,吴来仪只得默默压抑住了心中的愤恨,静静看着棋局缓缓走向终局。
  那一招靠,确实是绝妙的好手。徐星友应对了许久,却只是勉强吃住了两粒白棋弃子而已。白军大队不仅安然逃出,还破掉了黑军下边的大空。随后黑军虽然发起了疯狂的反扑,并且屡屡得手,但无奈差距已经太大,无法追回了。
  棋局结束,徐程十番棋第一局,程兰如执白一子半胜出。
  但是,无论胜者败者,甚至旁观者,却都没有真正的喜悦感。

  当天深夜,徐星友回到家中默默将整局棋回顾整理了一遍,吴来仪则大醉一场不省人事。而程兰如,直到很晚也没能入眠。
  他不断安抚自己,在当时的局面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拒绝那手棋的。但是无论怎样安抚,他都不断地感觉到愧疚与自责。
  于是,他渐渐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指责谁了……
  为什么要让我在那种情况下知道那手棋?如果我不知道,也许我还能凭借自己的本领找出这招棋,这样我不就不会陷入这样的苦闷中了吗?坐在棋座旁,明知道只有这一手棋是取胜之道,却让我无法将这手棋下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可如今,我已经下出了那手棋——我还能如何?
  第二天,程兰如上阵前告诉那位公卿大人,今天他不想再像昨日一样,用别人的棋招获胜——他要凭自己的力量真真正正跟徐星友大战一场!
  公卿缓缓笑了。
  “如果你能胜,我自然会让你自己下。但是这一局,你如果输了呢?”
  “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可以击败徐星友!”程兰如几乎哀求道。
  “机会?”公卿的脸渐渐沉了下来,“但你要知道,我是要你去击败徐星友的。如果你输了,你会让我很失望,我想你能猜到你会有什么下场。”
  程兰如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我只求有这个机会!大人,只要一次机会就好!让我公平地击败徐星友!”
  公卿沉默了片刻,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这样静静地走了。

  第二天的对局,醉醺醺的吴来仪又一次来到了现场。众人心中其实都清楚昨日发生了什么,只是谁也不说。
  但是大家已经发现了,这位公卿主办这场十番棋,其实是有很明确的目的的……
  “程兰如,昨天一局下得非常好。”徐星友笑着对程兰如轻声鼓励道,“但是今天一战,我会更加小心,你要做好觉悟啊。”
  程兰如默默点了点头——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天绝不会再使用任何有违棋道的办法与徐星友交手了,他要凭自己的实力真正战胜眼前的对手!
  不久,棋局开战,这一次徐星友拿到了白子。
  然后——徐星友这一次,奉献了他一生当中最有名的棋局之一,这是后人研究徐星友必看的一局棋!
  很多资料中,介绍徐星友的棋不需要其他内容,只需要这一局棋就足够了。如何给一个不了解古代棋手的人介绍徐星友?将这局棋摆给他看,然后告诉他,这就是徐星友。
  全局下来,徐星友没有挑起过一场生死搏杀,甚至还主动让出了右下六子大军,却最终居然取得了半子的胜利!只见整盘棋徐星友似乎都在隐忍退让,却又总能在另一个方向上弥补回自己的损失,下得虽平静淡泊,却显出了极其深厚的功底,让程兰如在吞吃了白军一条小龙的情况下仍然没能夺取胜利!
  如果要类比,这局棋简直就像是出自日后日本棋界大名鼎鼎的“流水不争先”高川格先生弈出的棋。
  这局棋,就是徐星友所推崇的不战屈人之道最完美的展现,它表现出来的技巧与围棋哲学在中国古棋中几乎独树一帜,甚至仿佛融合了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古棋精髓一般,让人惊叹于其技巧的纯熟和构思的博大。
  当这局棋结束的时候,看着那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回来的半子差距,程兰如知道,他让那位公卿失望了。
  那位公卿摸摸看完了整局棋,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果然徐星友才是最强的!”吴来仪疯了一般胡言乱语道,“程兰如,你根本不是徐星友的对手!”
  程兰如只是沉默着。
  这局十番棋还有八局,后面这八局我该如何坚持下去?
  这场争棋,似乎已经渐渐不知道谁能成为胜利者了——甚至,这也许是一场注定了根本就不会有胜利者的争棋。
  这正是:
  冬寒夏暑枰中苦,半生苦练为哪般?
  旁人口中棋一招,便教胜负作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