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49

方圆群英志——349

  康熙五十五年,京城。
  徐程十番棋第三局,终局。
  在众人的一片惊叹声中,徐星友和程兰如确认了双方的子数。
  徐星友执黑,再次弈出惊世名局。面对强敌程兰如,徐星友在全盘没有一场战斗的情况下,通盘利用程兰如棋型上的破绽进行威逼获利,最终稳稳地以一子半获胜。
  若上一局获胜,还能说徐星友是占了拿白棋先行的便宜,那么这一局执黑完胜则毫无争议,是一场清清楚楚的胜利。
  三局战罢,徐星友二比一取得领先。
  “到底是大国手,不论谁来挑战都能稳如泰山,下得如此镇定。”观战众人忍不住对徐星友阵阵惊叹,而看向徐星友对面那年轻的对手,众人却只是笑着摇头,“那年轻人也不容易,能在徐星友先生面前撑到这个地步,只可惜毕竟道行不够,还不能与徐星友先生相提并论啊。”
  不久,人群渐渐散去,大堂里只剩下了程兰如还独自对着棋局,呆若木鸡。
  “程兰如,你又输了。”
  那是公卿的声音,充满了失望之情!
  程兰如有些惊慌,但是此刻他呆坐在棋座一旁太久了,竟发觉自己似乎动弹不得。
  “你说要我给你一个机会与徐星友公平地交手一次。我给了你两次这样的机会,结果呢?”
  “我……输了。”程兰如喃喃地说道,“可我本来是有机会赢的,就差那么一点点,上一局差半子,这一局只差一子半,其实很接近,只要我再多进一步……”
  “这十番棋,凭你自己的本事,你有信心赢下来吗?”公卿粗暴地打断了程兰如的话。
  程兰如沉默了——经过了这两局,他已经真切地感受到了徐星友的强大,尽管自己完全有可能凭自己的力量胜他几局,但要想在十番棋中获胜,恐怕是绝无可能的。
  他能感觉到自己其实已经处在了一个与徐星友几乎并驾齐驱的位置上,但是距离真正超越徐星友,还差了些火候。
  “你想不想赢?”公卿突然低声问道,“赢了,你就是国手,徐星友将从此成为历史,棋界将把你当做新的棋界之王。怎么样,程兰如,你想不想赢?”
  “怎能不想……”
  “只要你想赢,我就能帮你赢。”公卿的语气坚硬如冰,“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是要一个与徐星友公平决战的机会,还是要一场击败徐星友的十番棋?”
  程兰如感到自己的心似乎在绞痛着,他明白做出这个选择将意味着什么。
  守着自己那可能终生都无人知晓的高尚棋道,还是改变围棋的历史,登上新时代的巅峰?
  不同的人,或许会有不同的选择,但程兰如看来,这根本就是已无他路可选了。
  “大人,兰如知错了……”
  程兰如的声音略微颤抖着,公卿却只是低声笑了笑,转身便要离去。
  “大人……”程兰如突然叫住了公卿,“兰如有一事不明,求大人恕罪——大人究竟为什么要帮我击败徐星友,为什么一定要徐星友输?”
  公卿略微沉吟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嫉妒……”公卿低声说道,“一个棋手,却拥有如此名誉,甚至能凌驾于朝臣将相之上,徐星友的这名声,让我嫉妒!”

  上回说到,程兰如北上京城,在一位公卿的支持下十番棋挑战徐星友。然而,没想到那位公卿竟使出盘外招助程兰如取胜第一局,程兰如自觉胜之不武,于是请求公卿大人给他一次机会与徐星友公平决战,却不料徐星友随后连连弈出名局,程兰如连续以极其微小的差距败阵两场。
  面对徐星友,尤其是将自己的棋风发挥到极致的徐星友,能够将局面紧咬到半子和一子半的程度,可以说程兰如已经震惊了天下棋界。这至少证明,徐星友与程兰如的公平决战胜负差距是极其微小的,最终谁能获胜甚至只能靠运气来决定。
  程兰如已经是徐星友一生中除黄龙士之外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了——但是这还不够,尤其是对于主办了这场十番棋的那位公卿来说,不击败徐星友就等于徒劳无功!
  于是,第四局决战开战之前,那位公卿悄无声息地将前来观战的众高手召集到了一起……
  京城棋界,已是群雄汇聚,卧虎藏龙之地。能够受邀到这场十番棋决战之地观战的,无不是京城棋界豪杰中的豪杰,堪称是当时棋界的巅峰聚会。
  这位公卿召集这么多人到一起,究竟想做什么?
  望着眼前这一众高手,公卿在心底暗暗得意地笑了——徐星友,你一个人就算再强,强得过天下群雄吗?
  “大家已经看了三局棋,我想,我也就不必再绕弯子了吧。”公卿突然说道,“我想借众人之力,帮助程兰如,击败徐星友。”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这是争棋,岂有争棋者借他人之力的?”
  “程兰如若胜不了徐星友,那他就不配统领棋界,岂能让别人帮他下棋?”
  “大人,棋界的事情还请让棋界的人自己去办吧,望大人不要插手。”
  众棋手的话,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一个意思——这个忙,咱们不想帮。
  这些棋手下棋,大多无非两件事——为名为利。击败徐星友,那是天下无双的名誉,哪有帮别人去赚这名声,自己什么好处都捞不着的?
  公卿早料到众人会是这反应,于是笑道:“你们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说到底不就是嫉妒吗?你们个个都想自己去赢徐星友,可自己赢不了,又不肯把这荣誉让给别人,谁敢抢你们的路你们就联合起来对付谁,是这么回事吗?”
  公卿这话虽带着笑说出来,但语气间却已剑拔弩张,让众人微微感到了一丝敌意。众人不敢再多话,只得默默地听着。
  “程兰如的实力你们也看到了,天下能跟徐星友弈得如此接近的除他之外恐怕再无第二人了吧。如果程兰如这一战失败,他就将被定在徐星友之下天下第二手的位置上。到时候,你们要想挑战徐星友,还得先过程兰如这一关,你们过得去吗?何况,若徐星友胜了程兰如,继续当这国手,你们谁又赢得过他?等徐星友老死了,程兰如自然顺理成章继任天下国手,只不过是晚几年而已,到时你们却要再老几岁,怎么去跟正值壮年的程兰如争?”
  众人低首不语——确实,谁也不敢站出来说自己必定能胜得过徐星友或者程兰如。
  “如今程兰如拥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公卿笑道,“只要他能击败徐星友,那就能帮你们把你们面前堵了几十年的那座大山搬走,从此以后你们的前路将豁然开朗,而你们的对手将不再是那个让你们几十年都喘不过气来的徐星友,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程兰如而已,这对你们难道没有好处吗?”
  此言一出,竟有棋手隐隐感到动心了!
  不错,这些棋手在京城棋界混迹多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唯一的障碍就是徐星友。京城棋界只要有徐星友在,其他所有人最多都只能并列第二。如今,有一个机会可以把徐星友除掉,那就是给了这些棋手一个全新的机会,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希望所在啊!
  缓缓地,有棋手私底下叽叽喳喳地吵开了。
  “要不,就先帮这程兰如打这一仗,顺便也探探这程兰如的虚实,将来再跟程兰如好好争夺一番?”
  “程兰如再强,也不会像徐星友先生这般难以对付吧,相比徐星友,我倒更愿意跟程兰如争国手……”
  “徐老先生把持棋界王位这么多年,也该让让位置了。先让徐先生把位置空出来,后面的事咱们再定?”
  就在这一阵阵的议论声中,棋手们的立场渐渐向着那公卿倒去了。
  但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愤而喝道:“你们这些懦夫,自己没本事跟徐星友争夺,就整天想着这些偷鸡摸狗的下流勾当,也配做棋手吗?”
  众人看去,果然不出所料——说这话的人正是吴来仪。
  这吴来仪,不论下棋还是做人,都是一根筋,不懂变通。
  “大人,我也认为此事不妥。”说这话的,是梁魏今,“徐先生统领棋界数十年,凭的是货真价实的棋力。如今我们却要以如此不公的方式把徐先生逐走,这实在有违道义。”
  “在下也请大人三思而行,棋界之事还是应当交给棋界的人自行定夺才好。”现在说话的是赵两峰。
  三位棋界支柱,都不愿意加入到这场以众敌一的不公之战中去,虽然持这种观点的人只是少数,却也仍然让公卿心中不悦。
  “赵两峰,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公卿突然低声威胁道,“想想你的仕途前景,你恐怕还需要不少人际关系吧。”
  赵两峰微微心惊,竟半晌说不出话来。
  “梁魏今、吴来仪,你们也不要太过放肆了。”公卿继续说道,“你们不过是棋手而已,你们该知道如果得罪了我会是什么下场。”
  不过是棋手而已,你们所有人,包括徐星友在内,没人有资格在我面前放肆!
  僵持了片刻,吴来仪、梁魏今、赵两峰三人终于缓缓地低下了头。
  “小人无知,多有冒犯,请大人恕罪。”三人咬着牙,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