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0

方圆群英志——350

  徐程十番棋第四局,成为了这十番棋的一个天翻地覆的转折点。
  此局,徐星友执白,程兰如执黑。棋局开战之后,一切都如同前几局一模一样,双方各自张开阵势,全局却始终没有一场真正的大战出现。黑白双方彼此的阵型都严丝合缝,厚实异常,几乎找不到一丝空隙。看起来,这局棋恐怕又会像前两局一样,成为一场内力的比拼,一切招法力量都将转化为气势,最终在看似平静的局面中决出胜负来。
  徐星友的心中,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在他的掌控调度之下,程兰如虽然全盘都越来越厚,却始终找不到发力的机会。局面似乎隐隐又要落入徐星友的掌控之中了。
  就在这时,徐星友的白69落于盘上,突然惊起了棋手们的一片议论。
  彼时的局面,下边几乎是双方棋型上能找到的唯一的破绽。左下是白军铁壁,右下是黑棋厚势,同时黑棋厚势面前有一队薄弱的白棋拆二,白军铁壁面前也有一队单薄的黑棋拆二。两支拆二军阵相邻,另一侧又都是凶悍的敌军,看起来此处谁能率先压制对方的拆二,谁就能占得全局先机了。
  就在这种局面下,徐星友弈出了令人费解的白69——罩。
  利用白军左下的厚壁,徐星友突然向中腹杀出,挡住了黑棋拆二的去路。但是这一招远远罩住,又不进逼,可见徐星友追求的是远攻求利,并没有对程兰如动杀心。但是这一招的问题在于,杀肯定杀不死,而程兰如又必须要去应对,一应对下来则程兰如的拆二阵必定变厚变强,相较之下原本已经在右侧被黑军厚势逼住的白军拆二就要落入遭到两片强大黑军双向夹击的困境当中,这不就等于给了程兰如杀棋的机会吗?
  此时局面仍属胶着,一但程兰如杀死了下边的白棋拆二,则徐星友几乎可以说败象已现了!
  如此变化,徐星友难道就没有看到吗?他这一招,看似以攻代守,其实根本就是把自己逼入绝境啊!
  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的问题,徐星友不可能看不出来——但他不怕,因为他心中早已定下良策了。
  果然,由白69一子引发了一场在中原下部的黑白对峙,最终自然黑白各自站住位置便不再交兵,点到为止,各取所需,黑军拆二阵型立刻变得强横起来。
  如今下边的局面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黑白各有所强,各有所弱的形势变成了两片强大的黑军夹击白军薄弱拆二的战局。下一手,几乎不用想也知道——程兰如大军出动,憋了好几天的战意顷刻间宣泄而出,朝着白军拆二滚滚杀来。
  望着如洪水般倾泻而来的敌军,白军将士惴惴不安,主帅徐星友却淡然自若。
  “依计行事。”徐星友只是缓缓说出了这四个字,随后便笑着稳坐在中军帐中,静待胜负了。
  却说这一战,黑军气势刚起,正要凶猛地凭着厚势冲杀而下,却突然只见白军竟主动向外冲杀开来!程兰如大惊,急忙前去抵挡,结果一瞬间攻守就变了。原本是程兰如强攻徐星友,结果徐星友一冲,招招都冲在程兰如棋型的薄弱处,逼得程兰如不得不补,结果这么一冲一挡,再冲再挡,徐星友的阵型不知不觉间竟扩展开来,眼位越来越充足,十余合后竟然冲出来八九目的空当,眼看已是活棋不说,还让黑棋一点向下发展的空间都不给,白棋几乎没有受到半点威胁!
  徐星友之所以敢下出白69那么险的棋,就是因为在那时他便早已计算好了此地只要瞄着黑军弱点进行冲击就必定可保不死。这一战,程兰如若杀不死徐星友,那就是大亏一阵了。
  众棋手看得惊心动魄,暗暗感慨——天下能击得破徐星友防守的,恐怕只有当年的黄龙士吧。
  徐星友看下边战事已经了解,便笑着转过身去,又向右上行棋而去了。
  然而,就在徐星友脱先的那一瞬间,棋手中有一个人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咳嗽!
  那一声咳嗽,让正在对局的程兰如猛然心惊——这是一个信号,这意味着徐星友犯错了!
  听到这一声信号的棋手们无不心底一震,急忙再看棋局。徐星友下边脱先,转战右上,看起来是一招很正常的招法,哪里有问题吗?
  大家考虑了很久,突然眼前一亮!
  是这里,程兰如,你看到了吗,是这里!
  徐星友犯错了!
  程兰如几乎在听到那信号之后一瞬间便明白了其中奥秘,他也很快在局面上找出了那一手,但是找到那一手的一瞬间,程兰如的震惊几乎让自己难以克制住身体的颤抖——这真的是徐星友的失误吗!
  如果这是真的,这局棋将在这里天翻地覆,徐星友也许将遭遇他自成为国手以来最耻辱的一场失败!
  可能吗?徐星友竟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程兰如一遍又一遍地验算了局面,终于确信无误——徐星友的确犯下了一个惊天动地的错误。意识到这一切的一瞬间,程兰如却也感觉到了深深的不服。
  即使让我一个人来下,没有别人的提醒,我也许仍然可以找得出这一手啊。可如今,在其他棋手眼中,我却注定只是一个借别人之力获胜的棋手而已。这一刻,站到胜利的前方,我却无比希望刚才没有人提醒我,能让我自己找出这一手,证明我是可以凭自己的力量击败徐星友的!
  猛然间,一道黑影闪过——黑94,杀招,点入下边白阵!
  一子落定,徐星友细细一看,顿觉如五雷轰顶一般!
  下边军阵,看似眼位充足,阵地安稳,却恰恰存在这么一个点,将整个下边白阵所有的缺陷都利用起来,让徐星友防无可防——这个点,正是深深位于白阵中央的黑94这一点!此点如同下边白阵的死穴,一旦被点中,则此处白阵要么全军覆没,要么被剜去一大块肉,接下来将陷入大大落后的窘境。
  此子一出,徐星友的局面顿时凶险异常了。
  这时,徐星友才终于发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刚才如果先手在这里补上一手,则此处就根本不会有黑94这样的手段了。
  但同时,他也明白了刚才那声咳嗽的意思——看来这一局,我已经不是在和程兰如一个人作战了。
  徐星友不肯就此屈服,仍旧负隅顽抗。其实此时下边黑阵却也并非没有活棋的招法,只是要想求活,要舍弃上方二子。但此二子价值实在太大,一旦弃去就将再难翻身。徐星友决定铤而走险,争取一个完全之法,强行要保住整个下边军阵。程兰如却在这里弈出妙手,以死求生,主动将三粒黑子送入徐星友口中,却正好堵住了徐星友做第二只眼的路。随着黑104扑入白虎口,整个下边白军彻底失去了做出第二支眼的空间,十四子大龙就此愤死!
  下边全军覆没,全局双方又都厚实无隙,局面至此,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徐星友将注定要遭遇一场大败。
  奇迹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出现,当年徐星友的师父黄龙士就是一个制造奇迹的高手。大家期待着,真正被逼入绝境的徐星友会施展出怎样的招法来。
  但就在此时,徐星友却突然投子认负了!
  104手而已,下边一战之后棋局瞬间便戛然而止!
  此时才下了104手,即使全局很难找出棋来,但是按照古代棋手的个性,就此投子认负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就算放到现在,最起码也要多下几手,找个台阶,体面地投子认输才好嘛。
  为什么徐星友会这么没有耐性,才104手就索性不下了呢?
  徐星友阴沉着脸,将手中的棋子扔回了棋盒中,站起身子,朝公卿和众棋手拱手一拜,喝道:“恭喜各位,你们终于击败我徐星友了!”
  此言一出,众人愣了半晌——很明显,徐星友已经察觉到了问题,所以他根本没有心思在这种局面下继续往下走了。
  徐星友说完,气愤地甩了甩袖子,一言不发,独自离开了这公卿府邸。众棋手心中有愧,无人敢去搭话,唯有那公卿笑了起来。
  “各位,做得好!”公卿笑道,“这一天,我等了多年了。后面还有六局棋,给我按着这个路子,把徐星友狠狠拉下马来!”
  公卿一个人嚣张地笑了,众棋手却都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