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1

方圆群英志——351

  自第四局之后,徐星友似乎一夜之间就失去了自己的棋感,变成了一个过气棋手。面对程兰如的攻势,徐星友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第五局,程兰如执黑胜约二三子。
  第六局,程兰如执黑大胜近十子。
  第七局,程兰如执白胜一子半。
  第八局,徐星友奋力一搏,终于执白勉强取胜一二子。
  第九局,程兰如执黑大胜六七子。至此,程兰如击败徐星友已成定局。
  第十局,无心恋战的徐星友执黑再遭大败,以十子以上的劣势败下阵来。
  最终,十番棋战罢,程兰如七比三大破徐星友,在棋界王者之位被徐星友牢牢霸占几十年之后,终于易主了。
  总结这十番棋,第四局是一个清晰的转折点。在第四局之前,前三局双方都下得十分接近,徐星友更是连续奉献出自己人生中的两局名局,可见状态非常之好。
  但是,就在第四局之后,徐星友随后六局竟然一胜五负——那局“胜局”,棋谱上并没有清晰标注胜负,只能说到棋谱所记载的最后一步为止是徐星友微微领先一丁点的局面,至于是否真的是徐星友获胜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说不定后面六局是徐星友六连败呢。
  第四局的失误,确实给了徐星友太大的打击,以至于后面六局棋他的表现确实失常了。后来不少人研究这后几局棋,都认为徐星友当时是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再加上连续征战体力不支,因此常常出现误算漏算的失误,十分可惜(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后期的聂卫平)。而另一方面,根据《弈人传》等书的说法,这十局棋程兰如得到了许多高手的暗助,其实是胜之不武的。
  关于暗助一说,由于出自《弈人传》,笔者便在文中也采用了这种说法。《弈人传》一书的可信度还是相当高的,至少比起许多野史杂说要靠谱得多,其中引用资料若有问题作者甚至会在书中直接指出这种说法不可信(堪称业界良心啊)。但是,笔者倒并不认为有人暗助就说明程兰如不如徐星友,自己下十番棋就下不过徐星友等等。
  笔者认为,程兰如此时的真实棋力已经和徐星友不相上下了,再加上年龄和体力上的优势,程兰如是完全具备和徐星友好好扳扳手腕的资格的。但是,正如《弈人传》所说,要求其他高手相助的不是程兰如本人,而是“主者忌星友盛名,嗾众国手阴助兰如”。因此,我们可以试着推测一下当时程兰如的心态——他真的是心甘情愿接受众人相助,骗得了这个国手之位的吗?
  从日后的成绩来看,程兰如完全当得起终结徐星友时代这样的名誉。他当时的棋力,完全是可以与徐星友相提并论的。因此,即使真的把其他高手叫到一起,大家共同出谋划策对付徐星友,那也一定是程兰如自己的意见占主导,绝大多数情况下程兰如仍旧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棋。何况,中国古代并没有打挂制,当天的棋都是当天下完,没有下一半休息一下大家一起讨论的,所以即使众人“阴助”了程兰如,那也一定是相当“阴”的阴助,就像当年鲍一中在伞上戳个洞教人下棋那样隐蔽。在徐星友这个老江湖面前,这样的帮助想必也十分有限,顶多是在某个关键的地方提醒一下程兰如而已——何况以程兰如自己的本领,那些关键的地方他也未必就看不到。
  只是,有了众人的相助,程兰如莫名其妙地背上了一个骗得国手的名声,简直是平白无故受了委屈,却无处可以倾诉。
  再看徐星友,第四局的突然投子实在奇怪至极。想当年林符卿开局被人屠大龙那都是常事,汪幼清前半盘不死绝后半盘都不会下棋,黄龙士被徐星友杀了大龙之后还能再杀回去,徐星友自己也曾被黄龙士杀了半盘棋之后后半盘杀赢回来。古代棋手被屠个条把大龙,尤其是才刚刚一百手被屠一条大龙,那都不是多大的事儿,最起码也得在后半盘搅一搅,搅出多少事儿算多少事儿来,别落个一百手认输这么丢人的下场啊。
  可他堂堂徐星友,居然真的就这么认输了!为什么?
  不是什么道德高尚,不肯破坏棋谱,这种事情跟中国古代棋手无缘,何况徐星友早年就是干这种毁棋谱的事情过来的。也不是什么全盘太厚没有胜负点,就棋谱来看上边和右上都还是可以争一下的,说不定能搞出一块大棋来呢?
  轻易投降认输,说明心气灭了。再看随后六盘棋的一溃千里,和这六盘棋中徐星友的各种误算漏算,可见徐星友是真的心气灭了。为什么在二比一领先的情况下,突然急转直下把自己把心气给灭了呢?
  一大把年纪了,还被人联合起来欺负,心里知道肯定赢不了了,能不灭吗?
  如果说还有另一个原因,那我们就只能猜测了……
  “程兰如,恭喜你,从此之后你就是天下国手了。”徐星友淡然笑道。
  默默收拾了满盘的黑白子,程兰如轻轻向徐星友行了一礼。
  “徐先生,兰如胜之不武,愧对国手二字。”
  “不,胜了就是胜了,没什么胜之不武的。”徐星友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不快,“你的棋,确实厉害,独具一格,由你来做新的天下国手我很满足了——我等你的出现,已经等了几十年了。”
  “先生说笑了。”
  “不,我是认真的。”徐星友严肃地说道,“我与你们不同,我是一个真正的庸才。我下不出才华横溢的棋,下不出那些惊天动地的鬼手妙招。我能取得今日的成就,都是因为我曾遇到过黄龙士。统治棋界几十年的不是我徐星友,我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代我的师父管理了棋界数十年而已。但是,我的生命也终有一天会终结,即使是黄龙士也不可能永远统治棋界。棋界需要一个新的王者,程兰如,你就是这个被命运选中的新王者。”
  师父,几十年后,我终于彻底完成了您的遗愿——从今以后,棋界将沿着您开创的棋道,继续行走下去,我这一生的任务也终于完成了。
  “徐先生!”程兰如呆呆地惊呼道,“您痛失天下国手之位,难道就没有一点不甘吗?”
  “不甘?”徐星友却笑了,“若我这么个庸才竟真的到死都没有人能击败我,那整个我才会不甘呢。棋界需要一个超越我的人,我没有资格作为棋王永留于世啊。”
  徐星友说着,缓缓站起身子来。他的身姿,在这十番棋的过程中已经急速地衰老憔悴了。
  “程兰如,今日我将天下国手之位让给你,但你要向我保证一件事!”
  “老先生请说,晚辈必定不负老先生所托。”
  徐星友淡淡笑了笑:“创造一个超越我师父黄龙士的时代来!”
  程兰如愣住了。
  在场的所有棋手都愣住了,唯有徐星友哈哈大笑,甩了甩袖子,缓缓离去,一切都仿如当年击败了周东侯一统京城棋界的那天一般。
  半生辱,半生荣,半世浮沉纹枰中。
  了却天下王侯位,终不过,佝背白首一老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