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2

方圆群英志——352

  至此,属于徐星友的时代终于落下了帷幕。自黄龙士病逝,徐星友以横扫千军之势力夺天下国手,直到大战十局惨败于安徽新秀程兰如之手,徐星友的时代持续了将近三十年,其间新手辈出,围棋理论翻天覆地,整个棋界终于为迎接它的历史最高峰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后代评价徐星友,前承黄龙士,后启四大家,是一个重要的串联者。但其实,徐星友又岂止是一个串联者而已呢?他那独特的不战屈人的围棋哲学,已经深深影响了一批棋手,并融入到了中国古棋的精髓当中,静静等待着一个将这种围棋哲学发扬到巅峰的人出现。徐星友作为棋手的成绩,往往被后代所看轻,因为他恰好处在中国围棋史上两个空前绝后的高峰之间,相比之下显得如同一个低谷。但称霸棋界数十年,这种成绩不值得被当做一个奇迹吗?
  败给程兰如之后,徐星友自认为自己在棋界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自己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京城,该把空间让给年轻人了。于是,徐星友默默离开了京师,重回江南,归隐于自己的老家杭州——或者用《弈人传》的说法,“归武林,不复出”(武林即杭州古称)。
  回到了老家,徐星友决定为棋界做最后一件事——著书立说。在杭州,他花了三年时间,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当年随黄龙士学棋期间所学习过的棋谱,以及自己这几十年来的所有对局,渐渐感觉到自己必须要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流传后世,好让后人不要再走回前人的弯路中去。于是,这三年,徐星友发挥自己当年三年不下楼的刻苦精神,终于完成了一部心血之作——《兼山堂弈谱》。
  在中国古代所有围棋书当中,《兼山堂弈谱》的地位就是当之无愧的“古今第一”,最出色的棋书,没有之一。
  《兼山堂弈谱》一书,精选清初至康熙年间各路高手名局62局,局局进行细解评注。这些评注中,不仅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史料故事,同时也系统地表达出了徐星友那独特的围棋哲学观。再加上徐星友本人文采非凡(当年还诗画双绝呢),使得文本的可读性在当时棋书中独树一帜,无出其右者。
  而这部书之所以能在当时造成巨大轰动,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兼山堂弈谱》之前(甚至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从没有一部棋书有过如此详尽的棋评,甚至具体到某一步棋为什么好,为什么不好,如果不好应该下在哪里才算好等等。从这个角度来说,《兼山堂弈谱》是一部开创性的著作,它创造了“棋评”这个概念,而徐星友堪称古今第一位棋评家——虽然笔者个人看来,可能是由于他当大国手时间太长了,养成了高高在上的说话习惯,所以书里的批评通常都很不客气,话说得很重,即使对周懒予,过百龄这样的大前辈也动不动就骂人家“全无道理”“不知所谓”之类的话,稍有些不近人情……
  至于为什么徐星友之前没人这么写棋评呢?大概又要扯到文化水平问题上了吧。徐星友四十岁以前可是在专心学文化的,跟那些从小不好好上课跑去下棋的孩子文化水平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啊。
  而这部书的另一个让人佩服的地方在于,徐星友很实诚。过去别人写棋书,尤其是盛大有这种人,收录自己的棋谱从来只收好的,不收坏的,你看他们的棋书就觉得好像他们总在赢,就没输过似的。徐星友却十分公正,即使自己下得不好的棋,只要对手有可取之处,可以让后人学习,他也毫不介意地收录进来,甚至在书里对自己也破口大骂。这种态度,足可以看出徐星友绝不是彼时棋界传言中所说的小人,而是一个相当有胸襟的人物。
  康熙五十八年,《兼山堂弈谱》一出,棋界大震,彼时棋界几乎人人求来拜读。日后更是有人评价,从《兼山堂弈谱》开始,学棋者才终于有了一本教科书(自《兼山堂弈谱》成,学者始有宗)。
  若做一个也许不恰当的比喻,《兼山堂弈谱》在中国古代围棋书中的地位,几乎就相当于《几何原本》在几何学中的地位。
  这部书,是徐星友对棋界做的倒数第二次巨大贡献——至于他的最后一次贡献,还得留到下一章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