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3

方圆群英志——353

  而徐星友离开棋界中心之后,京城棋界虽然确立了以程兰如为首的新秩序,但其实却是陷入了大乱。
  程兰如二十多岁登顶棋界,对他不服的前辈自然大有人在,其中第一个就是吴来仪。吴来仪很快找到程兰如进行挑战。双方大战六局,结果您猜怎么着?吴来仪五胜一负!这还不止,整个六局棋看下来,程兰如速度偏慢的弱点几乎被吴来仪这个一根筋的局部至上主义者揪着打,可怜的程兰如动不动被人杀一条大龙,可以说吴来仪是程兰如这辈子最苦的苦手了。但吴来仪最终却没能取得和程兰如同等的棋界地位,原因很简单——当年他被徐星友虐得太惨了,而且徐星友也一直对他的这种棋风很不赞同,于是吴来仪就这样被抑制了许多年。
  程兰如能赢徐星友,徐星友善打吴来仪,吴来仪专克程兰如,有时候咱还真不能不信棋风相克这么回事。平心而论,以战绩看吴来仪完全有资格得到与梁魏今、程兰如同等的历史评价,毕竟那俩在他这里都占不到多少便宜。偏偏就是因为有个徐星友,可怜的吴来仪因为其战法太过“过时”而始终不受大家待见,也算是一桩冤案了。
  而梁魏今,在这一段时期成为了程兰如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二人在京城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争霸拉锯战,光是留存到现在的对局就有多达三十多局。起初,梁魏今对阵程兰如时胜少负多,但随着梁魏今自己棋艺越来越成熟,他渐渐与程兰如并驾齐驱,同称京城棋界双雄了。
  说起来,梁魏今也是个很奇怪的棋手——他的特点是遇强则强。不论徐星友、吴来仪、程兰如,只要是顶尖高手,无论什么风格,梁魏今都能跟人家杀得胜负相当,永远都是最强的那个人的好对手。可是面对弱一点的对手,他又常常莫名其妙输棋,最后胜负也总是差不多相当,表现不出一点统治力来。这个棋手,棋力真的难以捉摸。也许太喜欢弄巧的棋手就是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吧——玩出感觉了,大罗神仙也挡不住;玩砸了,虾兵蟹将也能灭了你。
  不久之后,京城棋界又出了一位名叫蒋再宾的年轻高手,加入了京城棋界的争霸,最终他的水平大约和赵两峰并列,列于前面提到的三人之下。于是,京城棋界,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了这五个人的天下。
  新时代,就这样在这股动乱中拉开了帷幕——其实,这是一个没有王者的时代,因为真正的王者,即将以摧枯拉朽之时,开创一个中国围棋史上令人难以忘怀的巅峰!
  这正是:
  黄龙创世登九天,徐翁守成数十年。
  群雄复起逐王位,恭候双雄落凡间。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章分解。

  尾声

  康熙五十五年,京城,某公卿府邸。
  棋枰上,还有几粒残子没有收去。那是刚才徐星友与程兰如的最后一局棋留下的。
  程兰如默默向正在大堂上望着棋枰发呆的公卿走来。
  “大人。”程兰如低声唤道,“兰如该走了。”
  公卿这才抬起头来,看到程兰如穿着一身华贵的衣衫,收拾了行囊,正要离去。
  公卿笑了笑:“是啊,你现在是天下国手了,我供不起你了。”
  程兰如默默低着头,许久没有说话。
  “大人,告辞了。”程兰如突然又行了一礼,用干涩的声音说道。
  望着转过身正要离去的程兰如,公卿突然在他身后喊道:“程兰如,不要忘了,是谁让你当上了天下国手!”
  程兰如的脚步声没有停下,但只有这脚步声在响动,公卿没有听到程兰如的回答。
  忘恩负义的棋手!公卿忍不住在心底骂道。
  程兰如似乎就要这样,默默地离开这府邸了。
  “大人……”即将离开这公卿府邸之时,程兰如突然停下了脚步。
  公卿默默地看向他。
  门外耀眼的阳光让程兰如的身影朦胧到只剩下一片黑影,却莫名地显出一片浓郁的威严之气来。
  “如今,我已取代徐星友成为了天下国手,徐星友曾经拥有的一切都落到了我的身上。”程兰如轻轻地问道,“会不会有一天,大人也会想如今嫉妒徐星友那样嫉妒我呢?到了那一天,大人会不会再找到另一个程兰如呢?”
  公卿静静听着,却没有回答。
  没过多久,程兰如自己却噗嗤笑了。
  “兰如也许想多了。即使做了天下国手,兰如也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棋手而已,上不足以安国定邦,下无益于农时工商,自己的命运,又岂是我这种人操心得起的呢?”
  说罢,程兰如大笑着,缓缓离去了。
  公卿独坐在自己的屋中,却只觉程兰如留下的笑声在屋中回荡,仿佛这笑声才是屋中的主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