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4

方圆群英志——354

  康熙初年,江南。
  棋手张吕陈默默守在公卿家门外,等待着那位公卿的传唤。
  不久,领路的下人向他走了过来。
  “张先生,请随我来。”
  跟着仆人快速的脚步,张吕陈几乎无暇欣赏这府邸精致的装饰和庭园布置。
  没过多久,到了大堂,只见一个中年官员静静等在棋座一侧。且看那官员,仪表容貌英武非凡,此刻他正微闭双目,静心养神,那气势却与真正的棋手毫无二致,除了那一身官服之外几乎就是一个棋手架势。
  “这便是我家主人。”下人轻声介绍道。
  “在下张吕陈,拜见高大人。”张吕陈急忙行礼。
  那位高大人微微睁开双目,定了定神,缓缓站起身来,也向张吕陈行了一礼,说道:“久闻张先生大名,今日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实乃在下之幸。”
  “不敢,不敢。”张吕陈一边急忙还礼,一边在心中暗叹,这官员说话言谈全然是一幅棋手气势,竟无半分官腔官调!
  “张先生,请入座吧。”高大人缓缓抬手,请张吕陈坐到棋座一旁。张吕陈恭敬地答礼,缓缓入座。一坐到棋盘边,张吕陈看着眼前这精致的棋具,不禁大吃一惊。
  公卿虽大多好棋,但对棋具却常常不甚精通,常有误将次品棋具当成宝贝的笑话在棋手之间流传。但这位高大人所选的棋具,确实是精品,可见这高大人着实是一个懂行的人。
  “久闻张吕陈先生乃江南名手,今日能与张先生对弈,我早已激动难耐了。”高大人一边坐下,一边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年轻时在故乡渔阳(属天津)也是一个棋手,但北方棋界不如江南这番热闹,棋手谋生毕竟艰辛,因此我放弃了棋手这条路,寒窗苦读,终于中了进士,入了仕途。可这棋瘾实在难耐,故而常常遍寻各地棋手求教。张先生之前,我也曾找过许多小有名气的江南棋手,却没有一人是我对手。今日能与张吕陈先生对弈,想必我定能好好过过这棋瘾了!”
  曾经做过棋手?这么一来,刚才让张吕陈略感困惑的那一切也就都顺理成章了。
  “张吕陈不才,棋力羸弱,此战只求能让高大人尽兴便足矣。”
  “不,张吕陈,你不要怕我,你要尽全力去下。”高大人笑道,“否则,你会输得很惨的!”
  落子声声,逝如斯夫,不知不觉便过了许久。
  那天的激战,战至164手时,下人突然匆匆地跑了进来,附在高大人耳边低语了几声。
  高大人听到那消息,脸色突然变了。
  “为什么偏偏在我下得正急的时候出这种事情……”高大人微微有些不悦,但他在脸上刻意挤出了一丝笑意,向对面的张吕陈行了一礼,说道:“张先生,实在抱歉,今日这一局恐怕不能下完了。”
  说罢,高大人急匆匆地站起了身子,向张吕陈行礼致歉,吩咐下人把礼金拿给张吕陈,好生送张吕陈离去,然后自己便匆匆回了里屋去了。
  “张先生,走吧?”下人对正呆坐在棋座旁的张吕陈问道。
  张吕陈直到这时,才如梦方醒。
  “高大人呢?”张吕陈呆滞地问道。
  “大人突然有要事,不得不离席而去了。”下人低声说道,“大人平日里本就公务繁忙,今日是难得抽出时间来与张先生对弈的。”
  “是吗……”张吕陈突然沉默了,看着棋局,陷入了沉思。
  “张先生,我家大人下得好吗?”下人轻声问道。
  满盘黑白子,正陷入僵持。中盘战正在紧要关头,两军胜负正混沌不明,而张吕陈却全然没有必胜的把握。
  张吕陈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下得非常好。高大人即使做棋手,也会是一个极其出色的人物。”
  张吕陈正要起身,高大人突然从里屋急匆匆跑了出来。
  “张先生,留步!”高大人匆匆喊道,“据张先生所知,福建一带可有名手?”
  福建一带?
  张吕陈几乎不用多想,缓缓答道:“福建一带,最强的棋手名叫吴贞吉,字瑞征。大人若想在福建找一个高手,非此人莫属。”

  数日后,身在福建的吴贞吉收到了一封昔日老友张吕陈寄来的信。信中说,有一个名叫高钦如的官员,过几日将会去福建邀请他对局。张吕陈特意提醒吴贞吉,这个高钦如绝非普通公卿,他曾在天津一带作为棋手四处活动,棋力绝不弱于江南好手,即使在繁忙公务之中抽出空来与自己对弈都能下得胜负难分,与他对弈务必要多加小心。
  一个天津来的棋手公卿……
  吴贞吉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不仅是可能危及他在福建的棋王地位,也可能涉及到整个江南棋界的体面尊严,等那位高钦如大人到了福建,自己必须要全力将他击败才行。
  但北方棋手当中,真的会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吗?
  同在那封信中,张吕陈附上了他与高钦如对局的棋谱。吴贞吉急忙寻来棋座,将这局棋从头到尾细细研究了一遍。
  研究过之后,吴贞吉微微感到了一丝惊讶。
  这真的是在公务繁忙之际偶尔抽出时间来弈出的棋谱吗?高钦如的招法一步步都清晰明确,既不冒进贪功,也不畏敌退守,尽管张吕陈已经弈得十分沉稳有力,高钦如却仍然能稳稳把控住局面,甚至若不是恰好有公务导致此局戛然而止,高钦如本来已经做好了发力的准备要一击制胜了。
  白167手,正落子于黑棋中腹破绽上,这一招狠毒异常,黑棋无论怎么应对都会被断开,白棋在中腹即将造出一片大阵出来了。这一手,显然是高钦如早就准备好的一手杀招,如今刚刚施展出来,威力已经足以让执黑的张吕陈惊得手足无措了。幸亏高钦如有事没能下完这一局,否则恐怕即使张吕陈这样的名手也凶多吉少……
  在公务之中偶然对弈一局,却能有如此水准,高钦如简直就是一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谋之士。
  如果我真的与此人对弈,我有几分胜算呢?吴贞吉隐隐感到了一丝担忧。

  没过多久,福建总督姚启圣的府上来了一位客人。
  “下官高钦如,拜见姚总督。”
  那是一个中年人,福建某地新上任的地方官,姚启圣的新下属。
  这本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下属对上司的例行拜访而已,但高钦如却显然另有目的。
  “听说姚总督府上,有一个棋手,名叫吴贞吉?”高钦如低声问道。
  姚启圣笑着答道:“此人乃是福建第一高手,棋力可称国手。依我看来,吴贞吉的棋,恐怕不亚于江苏的黄龙士,京城的周东侯。”
  高钦如听到这里,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实不相瞒,下官年轻时在天津,也曾以棋手之名行走多年,彼时也是天津一带的棋王。如今做了官,到了江南,实在技痒难忍,想会一会传说中的江南各路名手。前些年在江南其他地方,我也曾与几个当地知名的高手对弈过几局,却无一人能胜过我。今日机会难得,可否请吴贞吉先生与我对弈一局,也好给姚总督助个兴?”
  姚启圣哈哈大笑,当时便命下人去把吴贞吉请来。而高钦如,其实对这一天早就期待着了……
  姚启圣的人一到家门,吴贞吉就知道会是什么事情了。他好好收拾整理一番,平静了一下心气,便随下人去往姚启圣府上。
  这一战,吴贞吉可是要赌上江南棋手的名誉与高钦如大战一番的——即使这次的对手是个公卿。

  当天到了下午,这局激战正进行到紧要的关头,高钦如却突然站了起来,缓缓向吴贞吉和姚启圣行了一礼。
  “姚总督,抱歉,下官刚刚到任不久,还有要事要解决,这局棋看来是下不完了。”
  姚启圣急忙点头道:“公事要紧,高大人先回去吧。”
  高钦如急忙告退,临走时,他向吴贞吉点了点头。
  “吴先生不愧是江南名手,高钦如佩服之至。”
  待高钦如离开了,姚启圣静静地问吴贞吉:“吴先生,棋局如何?”
  吴贞吉看着盘上这局没下完的对局,深深叹了口气。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终于取得了优势。但是再下下去,也没有十足把握能赢下来。”
  “在你看来,那高大人棋力究竟怎样?”
  吴贞吉沉思许久,缓缓答道:
  “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