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5

方圆群英志——355

  额,反正书上看到的故事给人的感觉,就是上面所写的这样了。讲到这里,好像挺高端的哦……
  不过,笔者要说,这只是吴贞吉说出来的事情经过。在这段故事当中,作为叙述者的吴贞吉当时也是故事的主要角色之一,所以呢——他的叙述多少有点……额……主观……
  真实的故事,其实应该不是这样的……
  后来,在吴贞吉自己主编的《不古编》一书中,收录了高钦如的两局对局。一局是高钦如执白对张吕陈,那局戛然而止的对局。另一局,则是他自己与高钦如的对局——另一局戛然而止的对局。
  《不古编》是一部在公卿(姚启圣)的盛情邀请下编纂的棋书,而高钦如本人就是一个当地的公卿,所以——大家可以想象在这部书当中吴贞吉肯定没胆子写贬低高钦如的评语。事实上,借着这个机会,吴贞吉可是没少拍高钦如的马屁。如果大家真的去看看这局棋的评语,再联系一下当时的情景,想必也会和笔者有一样的感受——太欢乐了!
  这局棋的评语,吴贞吉对自己的棋半个字都没提,提到的评语全都是在评价高钦如,而且全都是好评。但是,实际情况嘛……
  比如白27、29,高钦如对着吴贞吉的右边黑棋拆二一下子靠上去了,吴贞吉赶紧抓住机会写道:这两步很紧,下得很好,攻击性很强,很不错,好棋!但实际情况是——吴贞吉借着高钦如这两步攻击把自己的棋向中腹张开了,薄弱的拆二走成了强阵,后来还顺着这股力气冲到右上去差点把高钦如右上的白阵给连根端了……
  又比如,高钦如白51镇,攻击黑下边孤子,吴贞吉兴高采烈地写道:五一攻势自在。然后黑52一刺后白53没有接,而是从另一个方向上靠,吴贞吉急忙又加了一句:五三巧。没下几步,吴贞吉好像还嫌马屁拍得不够,又写了一句:五七紧。听起来好像高钦如下得很厉害,吴贞吉完全应付不来,一阵阵被人打得晕头转向了吧?实际情况是——吴贞吉在这里轻轻松松就吃了黑棋一子,下边二十多目棋妥妥的,半点威胁都没遇到,白棋辛辛苦苦造了个厚势后来还被吴贞吉简简单单就给废了……
  全局下完了,吴贞吉给的评语是:此局着着淡雅,有自然之妙,公于政余偶露一斑,非管窥蠡测者所能探其底蕴也。
  看见没,人家平时上班,偶尔下局棋都能下得这么厉害,稍微给咱们露一手都能把咱们下得七荤八素,这功力绝对深不可测,要是全施展出来咱们还下个屁啊,回家洗洗睡吧。
  再看上一局高钦如对张吕陈的最后评语,更直白:此局为公政务纷如之候,偶一临枰乃能有此,其真樽俎运筹,决胜千里之大智邪。
  好家伙,都不绕弯子,直接就夸上了。
  听这评语,大家该觉得这高钦如得是把吴贞吉给灭得魂飞魄散,血流成河了吧?
  实际情况是——当时棋还没下完,粗略数一数目数,吴贞吉至少领先二十目以上……
  这吴贞吉,把人家下的棋捧到天上去了,从头夸到尾,末了还不忘完整地给人奉上一段马屁,结果看棋书的人打完棋谱数一数目数,你把人赢到飞了,这算傲娇吗?
  所以后来徐星友才说你这书不真实嘛……

  让咱们不要去管吴贞吉写了些什么了,还原一下笔者想象中当时的情形吧。
  天津棋手高钦如高中进士,跑去江南当了官。于是,棋瘾难耐的他,想凭着自己的棋力,好好在江南棋界杀出个名声来。
  他首先找到了当年被黄龙士祭刀的一种棋手中一个叫张吕陈的人物,想试试自己水平如何。张吕陈这是跟公卿对弈,在那个被黄龙士一统天下的时代他这种水平的人几乎捞不着什么机会跟公卿下棋,于是整局棋张吕陈下得小心翼翼,谨慎地保持着局面上极其微小的差距,生怕下狠了把人公卿得罪了,银子就没了。他做得很成功,黑棋在局面上始终就差白棋那么一点点而已。
  高钦如被突如其来的公务喊走了,张吕陈这可是大大松了一口气——总算没出漏子,成功唬住了那高大人,银子到手!
  “我家大人下得好吗?”当天下人如此问道。
  张吕陈还得强行安耐住有银子拿的喜悦之情,装作震惊状,答道:“下得非常好……”
  躲在里屋偷听张吕陈评语的高钦如,乐得都快蹦起来了。
  这局棋因为公务被打断了,但是不知道自己被对手相让的高钦如却顿时自信心爆棚,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于是又趁工作调动的机会跑去福建找吴贞吉下棋。
  吴贞吉可没张吕陈那小子那么没出息,人家本来就是总督府上的公卿棋手了,根本不用给面子,于是爽快地给人赢了个七荤八素,不过怕人家面子上挂不住,评语里还得尽可能给人说好话。
  其实呢,黑184一落,高钦如脑门上已经汗如雨下。
  真正的江南高手,果然名不虚传。自己的那些招法到了他们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无论自己设计了多么厉害的陷阱,他们一眼就能识破,还能找出陷阱上唯一的漏洞,一举反攻得手。
  高钦如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个天津棋王,到了江南真的还排不上号,只要一个稍微本领高强一点的江南棋手就足够收拾他了。
  于是,184手之后,高钦如以自己还有公务在身,这局棋暂时下不完为由,开溜跑了。
  吴贞吉虽然知道高钦如这是被吓跑了,但是嘴上不能这么说,还得感慨一声:高大人公务这么繁忙,还跑来下出这么厉害的棋,真不容易啊……
  想必那时候,吴贞吉心里可是得意着呢吧!
  于是,清朝围棋史上第一位代表北方棋界与江南高手一决胜负的人物,天津棋王高钦如的故事,到这里就得像他的两局棋一样——戛然而止了。高钦如一生,除了这两局棋之外,什么都没留下,不论是在围棋界还是在政治界。此局之后,他再没有在棋界露过脸,行踪成谜。他曾经的存在,只有一个证据——吴贞吉的马屁。
  至于高钦如究竟是怎么想的,他来江南是真的偶尔下下棋,还是想砸场子没砸成呢?
  这个,也许就只有已经死了几百年的高钦如自己心里清楚了……
  这正是:
  天津弈者下江南,俗手却要美名扬。
  福建棋王遇北官,纵使凡庸亦高强。
  欲知后事如何——后面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