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8

方圆群英志——358

  话说那年任弘济和与那霸回国之后,在琉球受到了英雄般的盛大欢迎(请想象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后的聂卫平和第一届应氏杯决赛之后的曹薰铉)。一时间,琉球围棋氛围暴涨,人人争相学棋,琉球围棋进入了自身发展的黄金时期——不过,与过去不同,现在的琉球围棋完全是学习的日本围棋招法,可以认为是日本围棋的一个延伸,而跟中国围棋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至于因出使日本而短暂中断的琉球棋坛王者争霸,则很快在两位“井上家四段棋手”之间继续进行了起来。几年后,年纪更轻的与那霸在将自己的技法历练纯熟之后,终于彻底击败了前辈大国手任弘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琉球棋王。不知此时战败的任弘济,在心底对于自己当年为了击败日本棋手而尽心培养后辈的行为有没有那么一丝后悔呢?
  成为了棋王之后,春风得意的与那霸却突然发现他陷入了一个六十多年前的大国手毛荣清同样曾经历过的空虚和孤独感——人生没有目标了。
  琉球国内已经没有自己的敌手,而日本棋手也已经被击败过了,他也没胆子再跑到日本去挑战一次——万一把上次挑战得来的名声又输出去了呢?
  于是,日思夜想,苦苦琢磨多年之后,与那霸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构想——既然日本被灭了,那咱这水平应该就已经很厉害了吧,要不咱么去中国试试?
  日本人已经知道咱琉球棋手的厉害了,怎么着也该让更加广阔的中国大地上也留下咱琉球棋手的传说不是?
  于是,与那霸立刻上书琉球皇帝,请求他允许自己带领琉球的高手们前往中国挑战!
  彼时琉球围棋界还处在击败日本的亢奋中,真叫群情激越,势不可挡,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是让琉球围棋声名远播的绝好机会。在众人中,只有一个人仍然保持着冷静。
  已渐渐老迈的任弘济,看着被盲目的自信冲昏了头脑的与那霸,微微摇了摇头。
  “与那霸,你正在走上一条与我祖师爷当年一样的道路。”任弘济叹道,“不知天高地厚,夜郎自大,你这么做只会让自己成为笑话而已。”
  对于这个老对手,老师父的劝阻,与那霸却不屑地笑了。
  “任弘济,你已经老了,你的脑子里全是几十年前你师父教给你的那些老掉牙的东西。你要知道,现在是琉球围棋的新时代,是琉球围棋界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你胆子小,不敢去中国,没关系,我们代你去——等我们从中国载誉归来的时候,你就眼红吧!”
  载誉归来?任弘济在心底默默笑了。
  “与那霸,等你去了中国,你才会知道你的想法有多么幼稚……”

  在琉球棋手战胜日本棋手(虽然只是让子棋)之后没过几年,成功称霸琉球棋界的英雄棋手与那霸带着一批新锐琉球高手,踏上了中国江南的土地。在来中国之前,他们简单打探了一下中国围棋的情况,大概了解到中国围棋并不像日本那样有官方供养的棋家,大多数棋手都是散布在茶楼或者某位官员家中自力更生的,因此跟随外交使团跑去找官方棋手下棋的日本模式在中国行不通,他们唯有在茶楼里自己找对手。
  话说那一日,几位琉球高手看到茶楼里有许多人围坐在棋座旁看人对弈,他们便挤进了人堆里。只见棋座上两方黑白子在绞杀,棋座旁边还堆着两堆银子,数目相当惊人!
  很明显,这是在日本被职业棋家所明令禁止的赌棋行为。不过中国与日本不同,赌棋是棋手的日常生活,两国围棋文化不一样,所以对同一行为的评价也截然不同。
  琉球棋手们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可是看了没几步,几个人纷纷摇起了头。
  这也能叫围棋?
  看见断点就先断再说,没看见断点就冲出断点,满盘都是无理手,过分招,这种棋放到日本是要被师父打手心打到残废的!
  “看来这俩人不是什么高手。”与那霸用琉球语跟众人交流道,“这种下法,完全是胡下,毫无章法逻辑,必定是俗手庸手,不值得我们出手。”
  “但是这些人既然下棋看棋,想必也是懂棋的人,我们可以问问他们高手都在哪儿……”有人小声提议道。
  那与那霸听罢,心说有理,于是静静等着这两人下完。
  等这棋局结束了,众人正在议论,只见那与那霸突然走上前来,用撇脚的中文向众人问了个好,便开始交代自己这一行人身份。大伙一听是琉球来的棋手,都来了兴致,笑嘻嘻地听他们介绍自己。
  与那霸吸引了众人的瞩目,那股在琉球无敌的傲慢劲儿一下子涌上来了,于是紧接着便不客气地问道:“请问各位,可知道当今中华最强的棋手是谁?”
  这一声问罢,大伙全愣了。
  好家伙,口气真大,一上来就问中国最强的是谁!这是要来拆台子砸饭碗啊!
  不过众人当中也有好脾气的,只当是这些琉球人中文说不利索,不懂咱们这儿的规矩,也就没放在心上,耐心地给人解答道:“当今中华,最强者当属两人,一个叫范西屏,一个叫施襄夏。这二位先生,棋力超凡脱俗,不分伯仲,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棋圣。”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脸上竟露出了些许敬佩之情。
  那几个琉球棋手见大家光是谈起这俩人就已经跟见了神仙似的了,暗暗寻思,这范西屏、施襄夏二人在中华棋界的地位必定非常人可比,想必乃是日本本因坊道策一级的人物。只是光闻其名,不见其人,不知道究竟有几分本事啊。
  “请问各位,那范西屏、施襄夏二位先生家住何处,如何找他们下棋?”
  嗬!真是好大的口气,不知者无畏啊!众人竟纷纷笑话起这几个琉球人来,弄得与那霸这一伙人不知所措。
  “就凭你们,也想与范、施二位先生下棋?简直是不自量力!”
  听得这话,心高气傲的琉球棋王与那霸心中简直憋了一肚子火。只见他突然大喝道:“你们这些庸手俗手,少看不起人。我乃琉球棋王与那霸,纵横琉球未逢敌手,甚至还曾经去日本胜过日本高手。你们中华棋手,能强得过那日本高手吗?”
  日本高手?日本也有高手?众人听罢又是一通大笑——小子,你要知道围棋是你哪个祖宗发明的!
  见众人越笑越欢,这几个琉球人一个个气得怒发冲冠,要不是怕引起外交冲突索性就直接冲上去揍人了。
  “琉球人,我告诉你们吧。中华棋界,卧虎藏龙,想收拾你们几个人根本用不着范施两位先生出手,中华棋士高手如云,随便挑一个都能把你们灭个遍!”
  “上有常青老帅梁魏今,昔日霸主程兰如,下有胡铁头、童金刚、吴来仪、赵两峰,皆能征惯战,棋力高超之人,你们几个还不够他们试刀的呢!”
  众人的笑话可真的刺伤了这些琉球高手的自尊心了。想那琉球棋界为了击败日本棋手,卧薪尝胆六十多年方有今日成就,岂料一到中国竟被人看扁了!
  “我不知那几位先生究竟有几分棋力,但我看你们几人下棋,简直就是乱下一通,这种棋力根本没有资格评价别人!”与那霸怒喝道。
  这一语说出去,大伙的笑声顿时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怒火。
  “琉球小子,你可真放肆,你可知道我们都是江南棋界有名有姓的人物?”
  “原来江南棋界有名有姓之人下出的棋也不过如此!”与那霸冷笑道,“看来你们口中的范施诸人,只怕也都是浪得虚名之辈,不配与我琉球众国手交锋!”
  好小子,这种话都敢说出来,不教训教训你那还了得?
  “琉球小子,你说我的棋是乱下一通,你敢跟我赌上一局吗?”
  “有何不敢?”与那霸冷笑一声,取出一大锭银子摆在棋座一旁,“本来还怕来了中国盘缠不够花,既然你送银子来,我还能不要?”
  那中国棋手也大怒,从袖中也掏出大大一锭银子,拍在棋座一旁,摆上了座子只求一战。
  却说这一战,与那霸只道那中国棋手行棋莽撞粗鲁,必定是无谋之人,自己以纯正的本因坊战法迎战必定能大获全胜。棋战一开,果然见那中国棋手猛冲过来,只管攻杀。与那霸暗笑,正要接招,却突然感到一阵怪异——那中国棋手下的棋,就跟不要命似的,钻着脑袋往对方棋堆里拱,一拱进去就只管四处冲断,全然不顾什么棋理棋型,没一会儿功夫竟然把与那霸的棋给拱得乱七八糟,稀里哗啦了!
  这是什么下法,完全不按常理下棋,简直就是胡下——可是,与那霸偏偏抵挡不住!
  与那霸拼命想把棋往自己熟悉的路上拉回去,要把整局棋下成平稳的日式对局,可是自己那些日本式的招法每每被中国棋手一冲,就一触即溃,完全抵挡不住!
  这不对啊,日本棋理是天下最先进的,怎么到了中国这儿就不灵了呢?
  没下多久,只见这与那霸的棋七零八落,死伤遍地,还哪里用得着下到终局……
  那中国棋手兴高采烈地拿了彩银,大笑着跟附近的人说道:“听这小子刚才口气那么嚣张,我还以为他有多大能耐呢,原来这么弱,下出的棋一碰就散架,竟然还好意思说要挑战范施二位先生,真是荒唐到了极点!”
  众人也哈哈大笑,笑得这几个琉球人几乎没脸继续在这儿待下去。
  “不对,刚才是我不适应中华棋手这种蛮劲,没能施展出我琉球棋风的厉害之处。待我再与他下一局,这次稳扎稳打,必定能叫他输得一败涂地!”与那霸想到这里,又取出一锭银子,要再跟这人对上一局。那中国棋手岂有畏战之理,立刻取出彩银,摆上座子,再开一阵。
  这一阵简直就是上一局的翻版,与那霸照着日本围棋的规矩刚刚摆好了阵势,这边中国棋手一冲过来立刻给他搅了个稀巴烂,杀得与那霸屁滚尿流,输了个一塌糊涂。
  连败两阵,被众人嘲笑得面红耳赤的琉球高手们再也不敢在这儿待下去了,急忙匆匆逃出了这家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