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59

方圆群英志——359

  “这可太邪门了,怎么就是下不出在琉球的感觉来呢?”与那霸心里纳闷着,想了许久,只道自己是刚到中国,一来旅途劳顿,一来也是不熟悉中国棋风,所以才遭此惨败吧。休息几日,想必慢慢也就好了。
  于是,休息了几日,琉球高手们又出发了,去茶楼找中国棋手练练身手。可这些琉球棋手,虽然口气一个比一个大,但本事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差,根本不够中国棋手玩的——个个都是一触即溃,兵败如山倒,全然看不出半点棋王风采。
  老输棋还是小事,关键中国茶楼的规矩是,下棋要赌银子的!一局都不开和,银子净往外流,没过多久这些琉球棋手连衣食住行都快成问题了。
  这么一合计,琉球高手们突然意识到——得开溜了,再不走回去的路费都输没了,得在中国打工挣银子回琉球了……
  于是,心高气傲,兴致勃勃来中国扬琉球国威的琉球棋手们,灰溜溜地就又悄无声息地回国了。至于传闻中的范施——他们可能连面都没见上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这件事在中国围棋史料中完全不见记载,却被记录在了日本的围棋史料中。为什么这么风光的事情中国围棋史料上竟然都没记载呢?答案也许很简单——这事儿在当时的中国棋界压根儿就不算个事儿,甚至击败了琉球棋手的那几个中国棋手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连记载入地方志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这事迹整个就没影子了。换句话说,对于范施时代的中国棋手来说,赢几个琉球人——尽管当时咱们应该不知道他们用的是日本棋招——压根儿就不值得拿出来说叨!
  而为什么日本围棋史料却记载了这件事呢?
  这还得说到与那霸这批人回国之后了。琉球一批高手昂首挺胸地去了中国,然后一个个灰头土脸又跑回来了,在中国那边连一点风浪都没造出来——甚至连当地新闻(地方志记载)都没混上,更别谈“上头版”(史书)了。琉球人这可就吓得目瞪口呆了,于是没去中国的那些棋手们就跑过来问与那霸了——
  “中国棋手真的那么厉害吗?跟日本的井上因硕比如何?”
  与那霸在中国,自尊心已经被彻底拍熄了。他自认研究日本棋法半辈子,甚至到了能在日本混个四段棋手的水平,去了中国却发现自己的日本棋招在中国棋手面前甚至还过不了几个回合,于是他只能归结为是中国的围棋理论要远远超过日本棋法了。因此,他得出了下面这个著名的结论:
  “中华棋手,高手如云,别说日本的井上因硕,就是日本的棋圣本因坊道策去了,只怕也万万不是敌手啊!”
  按照当时与那霸的遭遇,我们也可以理解他此时的心情——当自己一直以来奉若经典的日本式战法到了中国根本施展不出威力来时,他也只能得出就算是日本战法的奠基者道策出手也没用的结论了。
  但这句话,没过多久便传到了日本,在日本造成了轰动。原本输给了琉球棋手的井上因硕还只是被大家当成笑话,现在这一下子井上因硕可就直接变成了丧权辱国的棋界废物,成了让整个日本丢脸的罪人!这句话甚至直接导致六世井上因硕就此退位了!
  于是,这段在中国不值得列入史料记载的琉球国手“闹”中华的故事就这样上了日本的史书……
  这正是:
  卧薪尝胆六十载,下邦终胜上邦人。
  枉做夜郎空自大,未入范施半步门。
  欲知后事如何……

  以下段落纯属想象。
  看着眼前与那霸摆出的对局,任弘济陷入了沉思。
  “中国棋手的棋,真的很奇怪。”与那霸低声叹道,“明明都是些不合道理的下法,可是一旦应对起来就是抵挡不住,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是我们,甚至整个日本围棋对棋理的理解都错了?”
  任弘济轻声笑了。
  “棋理是没有对错的,我们之所以看不懂不过是因为我们对棋理的理解还太浅,看不出中国围棋和日本围棋貌似截然相反的棋风下那共通的东西罢了。”
  任弘济配合着苍老的笑声说出的这句话让与那霸玩味了许久。
  “这些棋看似不合理,其实他们也一定有着合理之处,只是我们不懂罢了吧。我真想知道,中国这些稀奇古怪的下法究竟是如何出现的,这些下法背后究竟隐藏着多么超出我们想象的棋理。”与那霸低声叹道。
  然而,任弘济又笑了。
  “当年我的祖师爷见识到了本因坊道策的棋,也感慨日本的棋理如此奇特,以致他竟然理解不了。想不到几十年后,你却在这里发出了与我祖师爷当年相同的感慨。与那霸,你还是太年轻了。其实,棋理这东西,没什么值得惊叹的,学个几十年自然能得其精髓,不论是当年的日本棋理,还是现在我们见识到的中国棋理。我们之所以觉得不可思议,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罢了。与其感慨这些不了解的东西,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去了解一下呢。你的感慨,真没意义。”
  与那霸听完,却不屑地撇过了脑袋:“你这老头,净说些好像很了不起的话。你自己不是也看愣了吗?难道你不是也在心底感慨着和我一样的东西吗?”
  这一次,任弘济哈哈大笑。
  “傻小子,我才不会感慨那么无聊的事情呢。”任弘济笑道,“我对于中国的棋理有多么不可思议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们已经几十年没见过中国的棋了,它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是理所当然的。如今与其说我在感慨,不如说我是在遗憾。”
  “遗憾什么?”
  任弘济颇有意味地瞥了与那霸一眼。
  “如果说,一个中国的普通棋手,已经能下出这么厉害的棋了……”任弘济缓缓地说道,“我真的很想见识见识,那些中国棋手口中所说的范西屏、施襄夏,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