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60

方圆群英志——360

  明清时代再往前其实真的很难写了,一方面资料太少,连棋谱都遗留无几,另一方面当时的棋手生活状态也很难考证,肯定和明清时代记载的棋手生活大不相同。没有资料,再有才也写不出历史演义来啊,写小说倒是没问题……
  至于那两个问题:1,古代却是有不少传说将高手对局完了之后能把棋盘上摆出个字来,笔者不否认运气真的可以好到恰好摆出这种棋型,但是要说真的刻意去摆恐怕没多少可能性,如果关于徐达的这个记载是真的,笔者更倾向于相信棋下到一半徐达突然发现刻意拍个马屁的可能;2,以李昌镐当年对世界棋坛的垄断性统治力,他列入史上一流高手绝对是绰绰有余的,甚至可以直接把他列入世界围棋史上的棋圣一级名单中。
  第九十二回 重金请弈圣三张拜师 当湖设棋局双雄决战

  咸丰年间,安徽,时任安徽巡抚,满洲正红旗萨尔浒?英翰府上来了一位贵客——彼时名满天下的大国手,周小松。
  周小松乃是晚晴中国棋界一等一的顶尖高手,早年与陈子仙并称于世,陈子仙死后他又独霸棋坛二十余年,无人能敌,堪称晚清棋界的标志性人物。
  但是晚清时期,由于战乱和外患,公卿们对围棋的热情已经大幅降低,随之而来的便是棋手收入的锐减,因此即使作为晚清的所谓大国手,也已经没有资格再如清初或明朝的国手们那样潇洒自在了。对于周小松这一代棋手来说,有人愿意给他们银子请他们去,那就是谢天谢地的事情,没得挑了。
  但那一天,周小松没有想到,他即将接下一个艰巨的任务。
  “草民周小松,拜见巡抚大人。”衣着朴素,甚至略显穷酸的周小松向英翰深深行了一礼,“不知巡抚大人召见,所为何事?”
  英翰打量了一会这个传闻中的大国手,微微笑了笑,问道:“周先生,久闻你棋艺冠绝天下,不知真假如何。你自觉,你与本朝各路国手相比,高下如何?”
  本朝各路国手,说的乃是自清开国以来,至周小松为止,这个范围内包括诸如过百龄、周懒予、汪汉年、周东侯、黄龙士、徐星友等各路高手,堪称群星璀璨,震古烁今。周小松听罢此问,知道这是巡抚大人在问自己本事了——看来,今天他要接下的,恐怕是一个大任务。
  “回巡抚大人的话。”周小松低声答道,“遇范施则不敌,其余皆能对抗。”
  有清一朝无数高手,唯有范西屏、施襄夏二人我无自信能胜,其余诸子,我都有信心能与他们弈得难分高下!
  英翰笑了,命仆人取出一套棋谱,递到周小松面前。
  “周先生,可识得这棋谱?”
  周小松微微瞥了一眼,却猛然间感到一阵惊慌,急忙行礼答道:“当今天下棋士,岂有不知此谱之人!没想到,这棋谱竟然收藏在巡抚大人家中,小松惶恐之至!”
  他隐约预感到了英翰请他来的目的——令他不安的预感。
  “几日前,我花重金购得此谱,日夜研习,却始终不解其中精妙啊。”英翰叹道,“我想,如此名谱,必须当世一等一的名手细细解说,我方才能一窥其中奥妙。想来想去,当今天下能当此大任的,唯有小松先生一人了。小松先生,望勿辞却啊。”
  周小松却迟迟没有回答。
  英翰见周小松似有难处,轻声问道:“周先生,莫非不愿接下此事?”
  “草民岂敢。”周小松仓皇地答道,“但有一事,希望巡抚大人答应。”
  “何事?”
  “大人须知,此谱非普通寻常棋谱,乃天赐圣品,凡人断难一窥其妙。小松不才,不敢对此棋谱妄加评论,唯有精深研习之后方敢真正动笔。请大人在府中为小松腾出一间阁楼,容小松在阁楼中对棋谱细细揣摩,仔细研究,然后方能动笔行文。”
  英翰微微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叹道:“天下恐怕也唯有这名谱当得起如此待遇了。”
  于是,安徽巡抚府上,英翰专门为周小松收拾出一个小楼来。周小松住在这小楼里,就如同当年随黄龙士学弈的徐星友一般,一步也未离开,终日在楼中揣摩棋局。
  很快,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周小松终于走出了那小楼。
  “周先生,莫非历时一个月,终于完成了全部棋谱的评注?”
  看着笑脸相迎的英翰,周小松惭愧地将手中的棋谱双手奉还。
  英翰急忙接过棋谱,翻开一看——棋谱还是那张棋谱,一个月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上面别说周小松的评注了,根本半个字都没写!
  英翰一时间莫名其妙,呆呆地问道:“周先生,这是何意?”
  “望巡抚大人见谅,小松想辞去这个任务……”周小松低声答道。
  英翰茫然不解:“先生在楼中研习了一个月,一字未著便要辞行,为什么?”
  周小松苦笑着摇了摇头:“整整一个月,我都在尽全力尝试去理解这棋谱的招法思路,可是每当我的理解进了一步,就顿时发觉这棋谱蕴含的深意往前进了十步,小松穷尽心力也追赶不上这棋谱的脚步。小松深感自己棋力低微,根本没有资格评价这部棋谱的任何一步招法。惭愧之极,只求巡抚大人勿怪。”
  说完,周小松辞行而去,再未回来。
  英翰送走了周小松,回来再看到这份棋谱,却只感到一阵惊恐——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套棋谱啊!
  这棋谱上,只写着简单的四个字——当湖十局。

  上面所述的这个故事,大致内容当不会有假,只是——笔者个人觉得,堂堂一个大国手,在阁楼上研究一个多月都不敢写一个字的评语,恐怕不是真的看不懂,而是穷日子过久了难得有机会在巡抚府里大鱼大肉,想借个由头享受一个月吧……
  当然,后辈书中提到这个故事,大都是表扬周小松治学严谨,态度端正,有儒士风范,不像那些招摇撞骗、胡说八道的贪财之徒,是个有责任感的良心大国手。
  但是,读到这个故事,大家也许该惊叹了——到底这《当湖十局》是个什么棋谱,怎么能把周小松这样的大国手吓成这样呢?
  一切,还得从乾隆年间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