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63

方圆群英志——363

  但是,张永年特意把这两个人请到家中,除了当棋师之外,无疑还是有着另一层用意的……
  突然有一天,当范西屏和施襄夏再次一起坐到三位徒弟面前,范西屏心里正在琢磨着怎么把今天的活儿也推给他那个老实的师弟的时候,张永年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不久,仆人们按照老爷的吩咐,在大堂上摆下了一张棋座——上好的棋具,张永年私人的收藏。
  “一张棋座?”范西屏心中猛地一喜,“怎么,今天只指导一个人?”
  这就好办了,我还省得找理由呢,拍一拍施襄夏的肩膀让他出马就行了嘛。
  张永年却笑道:“不,今天我们三个徒弟就不挑战二位师父了。”
  范西屏顿时愣住了。
  不挑战?那你摆棋座干什么?
  “我们父子三人受二位师父指导多日,二位师父出神入化的棋力当真让我们惊为天人。不过——我们也很想知道,二位师父之间如果交手,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范西屏微微抽了一口凉气——好家伙,不仅不让我偷懒,还想让我使出真本事来,这可是费脑筋的事情啊。
  不过,想挑事儿,也没那么容易。
  范西屏嘿嘿一笑,道:“这世上只有师父教徒弟,哪有师父打师父的。何况,我与施师弟情同手足,怎么无缘无故自己人打自己人呢?”
  范西屏轻轻给施襄夏使了个眼色,示意施襄夏附和一下自己。可是,当他瞥见施襄夏的时候,却看到施襄夏一副凝重的表情,似乎正在为一场大战养精蓄锐一般!
  张永年笑道:“其实,昨日我已将这个想法和施先生说了,施先生也觉得是个好提议,愿意与范先生一决胜负。”
  范西屏倒吸一口凉气,几乎不敢相信地看向身旁的施襄夏。
  “师弟,是真的吗?”
  施襄夏缓缓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师兄,我们既然同来浙江,这一战就是迟早的事情,你应该也意识到了吧……”
  施襄夏的声音意外地低沉,让范西屏感到一阵心惊。
  “施襄夏,你……”
  “襄夏十分渴望,能与师兄一战。”施襄夏这次竟抢先说道,“请师兄赐教。”
  张永年笑着补充道:“范先生,望您不要介意,但我们父子三人,乃至天下人都太想知道范施之间究竟谁更胜一筹了。所以,这一战,施先生已经同意办成一次十番棋,若十番棋之后仍旧胜负未分则再战三局,直到双方分出胜负为止,不知范先生意下如何?”
  “师兄,请指教了。”施襄夏没等范西屏回答,便抢先说道,“师兄棋力天下无双,当不会畏惧我这个师弟的挑战吧。”
  张永年与施襄夏一唱一和,范西屏早已是骑虎难下了。范西屏默默看着自己的师弟,这一刻的施襄夏却让他觉得陌生。
  师弟,这一战真的躲不开吗?你分明不希望我们就此渐行渐远的,不是吗?
  施襄夏只是默默等待着,没有一丝转变心意的意思。
  这时,范西屏心中终于洞明了——
  “施襄夏,其实你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是吗?”
  从当年我们初识之时起,你就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是吗?
  “师兄……”施襄夏的语气冰冷异常,“十多年来,你不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吗?”
  范施的决战,是不可避免的,你我都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十多年的友谊,那一瞬间却突然变得无比冰凉。
  不知过了多久,范西屏笑了。他缓缓坐到了棋座一侧,静静等待着施襄夏入座。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不是吗?”范西屏笑道,“就像是回到了我们小时候……”
  那时候,也是在浙江,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山阴……
  “师兄,得罪了……”
  “师弟,请猜先吧!”
  平湖一行车一乘,出则兄弟入同门。张氏父子一檄文,离了京城,只道风雨我二人。
  堂中寒风掠孤枰,满席酒宴变鸿门。天下诸侯谁为尊?方圆数子,竟要兄弟作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