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65

方圆群英志——365

  就在施绍暗的父亲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而烦恼时,他听到了一个传闻。
  浙江山阴,有一个名叫俞永嘉,字长侯的棋手。此人论棋力在当时的浙江一带也算小有名气,而且颇有隐士风范,是一个很值得信任的长者。而就在施绍暗家所在的浙江海宁,有一个叫范世勋的孩子,就拜在俞长侯门下学弈。
  范世勋家也在海宁,跟施绍暗一家是老乡,所以施绍暗的父亲是听说过范世勋的父亲的——那可是个十足的地痞无赖败家子!
  与出生于书香门第的施绍暗不同,范世勋的父亲以现代定义来看,绝对是属于那种女人千万不能嫁,谁嫁谁毁一辈子的男人。
  范世勋的父亲,名号不可考,但事迹略有记载。他是个棋痴,痴迷到整天去茶楼找人赌钱,痴迷到只要有棋手路过海宁,他就抱着大笔的银票去请人来家里指导两局。这个人,无疑是有志向的,他十分渴望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棋手,这种渴望甚至超过了他作为父亲和丈夫的责任心。不过,非常不幸的,还是那句话——祖师爷没赏他这碗饭吃。
  范世勋的父亲虽然好棋,可是从棋艺水平上看,却是一个实打实的“臭棋篓子”。他在茶楼棋界非常受欢迎,大家都争着抢着当他的对手,因为他在那里基本就属于是送银子的,这辈子恐怕没开过几次和。水平这么低,还这么爱下,甚至越输越爱下,时不时还请棋手来家里上课,这么下去的结果似乎也就不难想象了吧。
  史载,范世勋之父,“以好弈破其家,弈卒不工”——把家里下到破产了,棋还是没学好。
  我们之前一直在讲述成功棋手的故事,所以也许给大家留下了这么个印象——古代人,就应该从小就去茶楼里下棋,反正茶楼里都是臭棋篓子,下个三五回肯定能赚钱,赚着赚着就赚成职业棋手了。笔者不得不打破各位这种美好的幻想——其实任何一条成功的道路,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的基础上的。一个人将一条路走成功了,大家就会只去看这个成功的人,却看不到这个成功的人身边那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几万倍的失败者。棋手这条路,其实很不好走,很多人甚至没能进到门槛里就被淘汰了,只是这些人早已经淹没在了历史中,我们无从知晓而已。范世勋的父亲,这位为了下棋下到家破人亡的可怜人,其实只不过是无数被历史淹没的人当中十分不起眼的一个代表而已。由于他没有成功,所以,我们对他的评价,只能和那些沉迷赌博卖妻卖女的赌棍一个层次了:失败者。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位怀揣着棋手梦的父亲在破产的那时,才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注定要成为一个失败者了。但他还有家庭,还有妻子孩子,他也没有那个勇气就这样离开这个世间,怎么办呢?为了生存,也为了减轻一点自己生存的负担,他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了——
  他要抛弃自己的儿子,范世勋。
  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自然可以毫无愧色地斥责这位想要遗弃自己孩子的父亲。但是,若我们站到和他一样的高度上,我们也许只能无奈地发现,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他是一个已经失去了一切的人,他根本没有能力再去抚养他的儿子了,即使强行把儿子留在身边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鸡鸣狗盗之徒,子承父业地继承一个失败者的人生而已。
  而这位父亲的心中,他的儿子,这个名叫范世勋的小童,绝不应该是一个自己这样的失败者——他很清楚地知道,他的儿子是一个天才!
  年仅三岁时,范世勋坐在父亲的膝盖上看父亲与人对弈,竟然已经能咿咿呀呀地指挥他父亲下棋了!年纪稍大,范世勋就迷恋上了看棋谱,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前人棋谱,而且过目不忘,甚至小小年纪就已经能评价前人棋谱的得失了!这样的孩子,在过去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而那个棋痴父亲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儿子就是这么一个传说一般的神童!一辈子都花在围棋上的父亲,很显然是能够感受到小范世勋身上那与凡夫俗子截然不同的灵气——范世勋需要的,是一个名师,一个能将他那不可估量的潜力尽情发挥到极致的环境。
  于是,这位父亲败尽了家财之后没多久,他找到了山阴棋手俞长侯,将自己的儿子送给了他——注意,不是简简单单的拜师而已,是把儿子送给了俞长侯。至于他要了钱没有,真不好说,毕竟他是个刚刚破产的人嘛,送和卖之间的经济利益差别也很可能让这位父亲再往深渊里多滑一步……
  自那之后,史料中便再没有出现范世勋之父的记载,甚至当短短数年之后范世勋学有小成,名声渐起之时,也没有听闻这个父亲回来认孩子的事情,范世勋此后一直到击败自己的师父顺利出师时为止也一直住在俞长侯那里,不曾听闻他有什么“回家省亲”的举动。一个可能性很高的推测是,在将自己的儿子送给俞长侯之后不久,这个不合格的父亲便带着耻辱离开了人世。
  而俞长侯愿意收下范世勋,也并不仅仅是因为可怜一个为棋败家的棋痴而已。俞长侯从范世勋的身上,确实感受到了前所未见的潜力——范世勋,真的是一个古今罕见的超级天才!
  得到了范世勋这样一个弟子,对于俞长侯来说可以称得上是一生的幸事。他尽心竭力,将自己平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范世勋。也得益于当年黄龙士开创的师徒新风,如今的棋界已不再像过去那样闭塞,师父们对于教徒弟这件事已经是无不尽心,无不竭力了。范世勋在师父的悉心教导下,棋力果然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康熙五十九年,当十一岁的施襄夏还在琴艺的瓶颈期苦苦挣扎时,十二岁的老乡范世勋已经在俞长侯的指导下学有小成,竟渐渐取得了与师父俞长侯齐名的名声!
  于是,能将废柴棋手之子教育成十二岁便与自己齐名的大天才,俞长侯善为棋师的名声不胫而走,成为了浙江一带的知名围棋教育家。
  现在常听说有这种事:一听说隔壁张大妈李大姨的孩子报了哪个哪个高考培训班考上了名校,而自己家儿子正好明年参加高考,这家人立刻就开始打听那培训班在哪里上课,收多少报名费,然后急着给孩子去那培训班报名了。就像现在这些给孩子报培训班的家长们一样,自古以来的家长都有一个毛病——一听说别人家孩子好了,就立刻把自己家孩子往别人家孩子那条路上赶。而施绍暗的父亲虽然是雅士中的极品,却也仍然逃不出这个家长的普遍规律。
  正在为没有围棋天赋却偏好围棋的儿子的教育问题苦恼着的施绍暗之父,一听说有人能把臭棋篓子的孩子教成天才,二话不说,立刻为施绍暗收拾好了行囊,告诉施绍暗——他即将成为俞长侯的弟子,范世勋的师弟了。
  然而,彼时的施绍暗还不知道,父亲口中的那个范世勋究竟是个什么人,以及这个人将在他未来的人生中扮演怎样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