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67

方圆群英志——367

  额……这些说法如果是真的,那都是重磅爆料啊。不过,很可惜,恐怕这些说法没什么根据。
  《弈人传》和《弈理指归》的施襄夏自序中都提到,施襄夏之所以会拜师俞长侯,正是因为彼时俞长侯的弟子范西屏已经取得了与俞长侯齐名的名声,由此可知范西屏是师兄无疑。至于妹夫一说,笔者还真没看到过相关资料,不好判断。
  范西屏与程兰如对局棋谱未见流传(《海昌二妙集》中有一局范程对子局共122手,但一直被怀疑是后人伪作),而根据《国弈初刊》和《清朝野史大观》的说法二人确实有过对局,并且最后的结果记载也一致,只是对于过程的记载略有出入(具体内容后面会写,就不剧透了),但笔者考证对局地点应该不在杭州。
  至于说施襄夏当官的说法,野史当中倒是偶尔有此一说,正经资料却对此只口不提,尤其是专门记载收录范施二人对局的《海昌二妙集》曾考证并记述了范施二人的平生事迹及居住地变化,从这二位频繁的旅游频率和到处寄宿的行为模式来看,他们应当都是职业棋手无疑,没有当官的余暇。说施襄夏当过翰林,想必是把施襄夏和赵两峰二人弄混了,赵两峰是确有官至翰林一说的。
  另外,阁下提到的这部好像是一部纯小说,对于历史的演绎允许有更多虚构的成分,因此不便太较真。如果真要较真的话——笔者找来大概看了看开头几段,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是“西屏”“襄夏”都是字,而古代人在成人式之前基本是不会有字的,而那篇小说中十一二岁的范施相遇就已经被称作“范西屏”“施襄夏”了,这就可以拿来较真了嘛……
  额,无意挑起论战,只是小说戏言都是一家观点,不可轻信。包括本文也是一样,笔者只是在现有史料的基础上得出自己的推测,想必也不是全对的。
  第九十四回 俞长侯携徒游武林 徐星友授艺赠棋书

  上回说到,海宁同乡范世勋、施绍暗先后拜入山阴棋手俞长侯门下,成为了同门师兄弟。俞长侯一边教导棋艺,一边照顾着两位少年的生活起居,当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师“父”。两位少年在俞长侯的悉心调教下,棋艺都突飞猛进地增长着,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未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于是,当两位少年都略有小成之时,俞长侯开始感觉到了一丝棘手——作为师父,他的能力已经渐渐接近了极限了。
  俞长侯的棋力,虽然在浙江一带排得上号,但放到彼时的全国棋界却仍然是一个不值一提的虾兵蟹将而已。自康熙中期以来,中国最强的棋手主要活动区域已经从江南转移到了京城。就在施绍暗拜入俞长侯门下四年之前,安徽棋手程兰如击败了徐星友,成功取代了后者一统天下的地位,开创了棋界的新时代。彼时棋界的格局是,程兰如微微领先群雄,暂称天下国手;梁魏今、吴来仪、赵两峰以及一位后起之秀蒋再宾都具备向程兰如挑战的实力,使得程兰如的天下国手之位并不稳固。那个时代,就是一个国手无力维持棋界稳定而致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时代。江南一带,却远没有京城棋界那么热闹,高手也基本都不在江南棋界混了,留下的棋手老的老,小的小,基本上就是京城棋界预备营。俞长侯虽然在浙江一带名声不小,但是以他的年纪看,他应当属于那种被京城棋界淘汰下来的老人,真实的棋力恐怕是弱国手二三子左右的差距的。
  因此,当十二岁的范世勋便已经能与他齐名的时候,俞长侯就已经感觉到自己能够继续给这两个孩子带来的东西很有限了,这两个孩子还需要更强的人给予启发。
  而彼时的江南,能够比俞长侯还强得多的人,该到哪里去找呢?
  想了许久,俞长侯找到了一个绝好的人选——前任天下国手,《兼山堂弈谱》的作者,武林徐星友。
  恰在康熙五十八年,也就是施绍暗拜入俞长侯门下的前一年,一部棋书问世,在棋界造成了巨大的轰动,以至于人人争相传阅,几度脱销。这部书,就是号称古今第一棋书的《兼山堂弈谱》。
  《兼山堂弈谱》对于中国围棋史有着怎样的意义,前文已有赘述,就不再多说了。这部书的轰动,同时也让俞长侯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这位天下闻名的棋评家兼前任大国手能够亲自指导一下自己的两个徒弟,对这两个弟子未来一定大有好处!
  要想在江南找一个能够给予两位少年更大帮助的棋手,还有谁能比几十年来都以提携后进闻名于世的徐星友更合适呢?
  于是,康熙六十年,即施绍暗加入俞长侯门下的第二年,俞长侯便带着两个少年弟子,收拾好行囊,离开山阴,启程出发前往不远处的武林——也就是现在的杭州——去拜访那位传奇的庸才,徐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