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70

方圆群英志——370

  康熙五十九年,浙江武林。
  有人轻轻敲响了徐星友家的家门。徐星友缓缓打开门,看到眼前的人,他却惊讶得目瞪口呆。
  “徐老先生,好久不见了。”那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
  “你……”徐星友只觉脑中一片空白,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还会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你不是应该在京城吗,怎么会来武林?”
  那年轻人笑了笑。
  “兰如今日来,是为徐先生带来了一个人……”
  说完,年轻人缓缓躬身行礼,对徐星友这位曾称霸棋坛数十年的前辈表示尊重。
  程兰如,这个亲自终结了徐星友时代的人,竟然出现在了徐星友浙江老家的门口——徐星友恐怕绝不会想到他引退之后竟还能有这么一天。

  上回说到,俞长侯率弟子范世勋、施绍暗前往武林拜会棋界第一理论家徐星友,徐星友亲自授三子各指导范施一局,并分别赠书《兼山堂弈谱》一本。然而,临别时,徐星友却特意提醒俞长侯,一定要记得带这两个孩子去一趟华亭,见一个名叫钱长泽的人。
  这钱长泽究竟是何许人物,竟能让徐星友如此惦念,这件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刚刚完成巨著《兼山堂弈谱》的徐星友,在家中迎来了一位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客人——程兰如。
  程兰如自击败徐星友之后,制霸京城棋界,统领天下,正风光无限。但徐星友一部《兼山堂弈谱》,几乎让整个棋界的争夺都显得黯然失色了。一时之间,徐星友这个退休的棋手却名声日盛,大有要超越围棋界,成为全国文化名人的架势。
  这种背景下,程兰如跟徐星友见面,难免会让人猜测这两个老对手之间是不是又要出什么事了。但其实,并非如此——程兰如并不是自己要来找徐星友的,而是另一个人想来找徐星友。
  “这位,是华亭名门钱氏族人,名叫钱长泽。”程兰如指着和他同来的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客人说道。
  华亭钱氏,乃是华亭士夫巨族,家族中名人辈出,是上海一带人尽皆知的豪门。钱氏一族从钱长泽的爷爷钱芳标一代开始便极其好弈,有着深厚的围棋传统。钱芳标的儿子和侄子也都是上海棋界的顶尖高手,至钱长泽,更是好弈至极,以至于从懂事开始,这辈子没有哪一天没下过棋!
  徐星友向那钱长泽看去,只见这豪门公子果然是一身富贵气息,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人物。
  “前不久,我收到钱长泽先生之邀,去往华亭与钱长泽先生共论棋理。”程兰如继续说道,“但是,我没有想到,钱先生所提的问题,我竟然答不上来……”
  “答不上来?”徐星友惊得目瞪口呆。
  自击败徐星友之后,程兰如可是坐拥天下第一之名,世间竟有程兰如答不上来的棋理?
  程兰如苦笑了一声:“兰如虽学棋多年,但棋招棋理都是感觉上的东西,要兰如完全讲解出来却实在困难。当日兰如自觉难以解答钱先生的困惑之处,于是便建议钱先生前来找徐星友先生。徐先生制霸棋界数十年,又著成《兼山堂弈谱》一书,论棋理当是天下无双的豪杰。兰如惭愧,也着实想来听听徐先生会如何解答这些困惑,所以就跟着一起来了……”
  连程兰如也不知从何解答起的问题?
  徐星友顿时有了兴致,于是缓缓问道:“看来,钱长泽先生必定是弈中高手,不知棋力几合呢?”
  说到这里,钱长泽却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实不相瞒,钱某虽然好棋,但无奈天分不佳,又不得法,如今棋力还远远不达上品,程兰如先生让钱某三子尚有余力。”
  “哦?”徐星友微微笑了笑,“那么,不知道钱先生究竟有些什么困惑,竟能让如今的天下第一手程兰如先生也不知如何回答呢?”
  钱长泽听罢,缓缓从怀中取出一份书稿,交到了徐星友手中:“请徐先生先看看这份手稿,然后再听钱某慢慢说。”
  徐星友一愣,缓缓开始翻阅手中书稿。只见这书稿上尽是些图谱,看上去难度也不高,主要是些残局变化、官子争夺和局部妙手的集萃。
  “这是一部钱长泽先生正在创作的书稿。”程兰如解释道,“书中所选图势,目的是为了启发有志学棋之人,逐步领悟棋中玄机,进而提高棋力。”
  徐星友暗暗点头,赞许地看了钱长泽一眼。然而,钱长泽的脸上,却始终有着犹疑之神。
  “只是,这部书钱某恐怕编不下去了。”钱长泽有些懊恼地说道。
  徐星友微微一惊,抬起头问道:“此乃棋界善事,钱先生为何犹疑?”
  “徐先生,容钱某冒犯地问一声:徐先生所见这些图势,可有错处?”
  徐星友细细回味了一下书中内容,对于徐星友、程兰如这个级别的棋手而言这些图势都比较简单,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书中内容,十分严谨,当无错漏。”
  “那么,这些图势招法,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棋理呢?”钱长泽反问道,“为什么这一手必须要这么下,为什么那一手不可以那么下,我们只知道棋行至此惟此一手,可为什么只有这一手才行,怎么才能知道只有这一手可下?这些问题让我困惑了,可这些问题若不解决,又如何用此书去教导后辈棋士?”
  徐星友听愣了。
  这问题问得确实有趣。一般来说,徐星友、程兰如他们要想解释这步棋为什么只能这么走,只需要多摆几个变化图,告诉人家别的招法怎么不行就够了。但是棋力不到他们这级别的人,算路算不了那么精深,怎么才能知道这一招棋非走不可呢?就算你去讲解,把变化图全部摆完了,这一题咱明白了,可是换一题呢?难道又要找人把所有变化图摆一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题一题地讲,讲一辈子也讲不完,正确的讲法是把题目背后隐藏的思路告诉人家,这才是授人以渔。但是当时的人学棋,都是一张图一张图学的,背后的棋理隐隐约约有感觉,可是真要他说他又讲不出来,结果大家学棋都跟盲人摸象似的,运气好摸着了就是高手,运气不好摸不着就一辈子当俗手。
  徐星友的《兼山堂弈谱》,通过详尽的棋谱评析初步开始解决棋理归纳的问题了,但是它毕竟不是专门的棋理解析书籍,最后还得靠大家一张一张把评析全部看完了自己总结徐星友讲了什么。钱长泽的意思是:咱么就别绕弯子了,直接把话挑明了说不行吗?
  这下子确实难住这些顶尖高手了——不是咱不愿意挑明了说,是这事儿他确实复杂,怎么给你挑才能让大伙都明白呢?
  这个问题,在徐星友等三人看来,很值得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