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72

方圆群英志——372

  一年后,钱长泽收到了徐星友的一封信。
  徐星友告诉他,浙江俞长侯几年内可能会去拜访他,而俞长侯有两个弟子——这两个弟子都是非凡之人,此二人能得其一,则钱长泽大望必将得成!
  这两个人,一个叫做范世勋,一个叫做施绍暗。
  钱长泽暗暗记下了这两个名字,静静等待着这两个孩子来访之日的到来。
  而徐星友完成了这件事之后,此生心愿已经尽了,从此再也没有留下任何传说故事,独自在武林老家中享受着人生最后的宁静。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寻常日子里,这位曾经叱咤棋坛数十年的顶尖高手,承上启下的一代大国手,默默地离开了人世。他离开得如此安静,甚至没有留下关于那一天的任何记载。
  生得璀璨,死于平静,这也算是徐星友这个庸才的一种回归吧——就如同他的起始一样,他的离去同样隐藏在一片虚无混沌中,留下的只是四十岁至七十岁那一段绚丽的光彩。

  雍正二年,一封钱长泽等待了多年的书信终于寄到了他的府上。
  信是浙江山阴一个名叫俞长侯的棋手寄来的,信中提到他将带两个弟子前去拜访钱长泽,目的是请钱长泽给他的两个弟子上上棋理课,帮孩子们再提高提高。
  这行为,就有点类似于后来日本的木谷道场,木谷实邀请棋力不如自己的棋理家梶原武雄去给道场的孩子们讲课一个道理——学棋嘛,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总有点启发,何况这钱长泽是徐星友钦点的人才。
  要上棋理课?钱长泽看完这信,嘴角就微微露出了笑意。
  钱长泽稍稍打探了一下,俞长侯那两个已经小有名气的弟子的信息似乎即使远在松江也并不难打听出来——范世勋,时年十六岁;施绍暗,时年十五岁。
  年轻的天才棋手,助我完成我的棋理著作之人——徐老先生,你果然说到做到了!
  于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一日,钱长泽终于在自己的豪宅中迎来了他期待已久的两位少年。
  “在下俞长侯,拜见钱长泽先生。”俞长侯略行一礼,便指向自己身后的两位少年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位弟子,年长的叫范世勋,年轻的叫施绍暗。”
  钱长泽看去,却只见这两个少年气度竟截然相反,全无师出同门之感。那范世勋,一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模样;而那施绍暗却沉稳内敛,乍看甚至有些木讷卑怯之感。
  果如传闻,这两个弟子名声虽相齐,但个性却一阴一阳,截然相反。
  “听闻俞先生两位高徒都是棋中人才,年纪轻轻便已是名满浙江,俞先生若不小心,只怕要被弟子青出于蓝了啊。”钱长泽有意无意地玩笑了一句,却没想到这一句玩笑竟让俞长侯羞红了脸。
  “实不相瞒,钱先生所言甚是。”俞长侯有些惭愧地说道,“大弟子范世勋,其实棋力已经远远在我之上了……”
  钱长泽听得一愣——那范世勋,毕竟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而已,棋力竟能超过久经沙场的浙江名将俞长侯?
  范世勋彼时就站在边上,一听见师父这话,他更加狂傲起来,一时间竟有这钱府之上以他为尊的架势。
  钱长泽缓缓思量了起来——范世勋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棋力,确实是罕见的天才无疑,若能请他助我完成我的著作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只是这股傲气若不给他打掉,他必定看不起我,不会帮我出力啊。
  可是,要想从棋上打掉范世勋的傲气——可怜钱长泽就是跟俞长侯对弈尚且怕是难以取胜,要想击败范世勋那恐怕是天方夜谭。不过,钱长泽毕竟也有撒手锏——术业有专攻,他知道这些棋手的弱点在哪里。
  只见俞长侯领着两个弟子,在钱府一个大院里落下座来,三人并排坐成一列,让钱长泽坐在前边,就像听老师讲课一样等着钱长泽开讲。俞长侯和施绍暗还好,都是一副认真等待老师上课的架势——这钱长泽毕竟是徐星友力荐的人物,绝不是泛泛之辈。
  可唯有那范世勋却全无听课的意思,只顾东张西望,好像没把这个据说棋力泛泛却号称精通棋理的“暴发户”放在眼里。
  一开头,怎么镇住这几个高手,或者准确地说怎么镇住范世勋呢?
  钱长泽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