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73

方圆群英志——373

  “三位都是棋中好手,论下棋钱某恐怕不是三位对手,今日竟能为三位高手讲课,钱某受宠若惊。”钱长泽先是一番客气,只见俞长侯和施绍暗都急忙谦虚,唯有那范世勋不以为然——这当然也在钱长泽的意料之中,“在此,钱某不才,斗胆先向三位高手请教几个问题。”
  “钱先生请问。”俞长侯答道。
  钱长泽微微一笑:“请问三位高手,但凡临局,摆好座子,第一手棋你们都怎么下?”
  第一手棋?这也算问题?
  三人几乎不假思索,齐声答道:“小飞挂角。”
  确实,古代棋谱中除了苏东坡首创的“模仿棋”和汪汉年的惊世太极图之外,几乎所有棋谱起手都必定是小飞挂角,绝无第二手——当然,九三刚开始流行那会,也有起手下九三的,但是没有形成潮流,说小飞挂角是“几乎”绝对的第一手基本没错。
  听到这个回答,钱长泽笑着点了点头,紧接着问道:“为什么?”
  三人全愣了。
  为什么?小飞挂角,大家都这么下啊,有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的?
  “棋局未开之时,盘上除了四个座子之外,尚有三百五十七个点,理论上说任何一个点都可以落子,可为什么大家都下小飞挂角,为什么不能是大飞挂角?为什么不能是一间高挂?为什么不能直接点三三?或者为什么不能自己先大飞拆角?”
  钱长泽一个个问题如连珠炮一般打出来,让三个顶尖高手一时间竟慌了手脚,不知从何答起。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确实,这个问题自己过去根本没有考虑过!
  钱长泽嘿嘿一笑,缓缓开始解释了起来。
  起手挂角,是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既然有先手之利,则必须要将此力发挥出来,进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挂角优于其他手段。而挂角当中,三六小飞挂角又最优,因为小飞挂角之后有点三三的手段,点入敌军腹地,一扳一粘之后小飞挂角一子就恰好在敌军防线面前,正好先占住了敌军补型最佳的倒虎一点,逼得敌军被迫还要再多粘一手,而且棋型滞重,为此处战局留下隐患。而其他如大飞挂,或一间高挂,由于没能紧紧贴住对方阵型,点完三三之后对方可以用一招漂亮的倒虎护住阵势,此处几乎就再不剩下任何余味,挂角一子作用几乎就用尽了。
  钱长泽一番解释,配合图势讲解,竟让三位高手有茅塞顿开之感。下了多年棋,只以为小飞挂角理所当然,却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要小飞挂。钱长泽这一说,有种将围棋追本溯源之感,竟让俞长侯等人对最初下出小飞挂角一招的古人有了些许崇敬之情。
  但三人之中,唯范世勋不服:“这些说法,都是陈词旧调,全无意义。我们下棋,只要知道这么下就行了。就算被人问起,顶多多想一会,总能发现其中奥妙,又何须在这些小事上花功夫研究?”
  话虽这么说,但范世勋的气势却已经下去了一半了——很明显,他也感觉到了,钱长泽在某些方面确实能教得了他。
  钱长泽见范世勋嘴硬,也不恼火,又微微笑了一声,继续问道:“既然范先生嫌弃这说法陈旧,那么我们就举些新鲜的例子吧。当今棋界,布势招法大变,与前代截然不同,其中尤以九三一招为最。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说布势之变起源于过百龄,而不是起源于首先提倡九三的黄龙士呢?”
  三人又是一愣,范世勋这次想抢答,却发现脑中一片迷糊,完全想不出其中缘由来——就是啊,布势之变是从角部定式变为九三为主,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说开清朝棋风之先的是过百龄而不是黄龙士呢?过百龄那时候都没有九三的下法呢……
  钱长泽见三人又答不出来,于是笑着继续解答道:“九三一招虽起于黄龙士,但是这一招能够成立却是过百龄、周懒予二人之功。本朝以前,棋手们之所以罕有下九三一招的,主要便是畏惧地方以双飞燕应对。九三脱离角地直取边空,角地就面临着被对方两面夹击的危险。而过去面对双飞燕唯有小尖一招可以应对,并且吃亏不小,故而前朝棋手都认为一旦被对手小飞挂角,不做应对是万万不可的,否则双飞燕一招太过严厉。但过百龄首创倚盖定式变化,周懒予演倚盖定式而创出两压应双飞之招,正好破解了双飞燕这一无解之招。于是双飞燕威力大减,故而后来的黄龙士、徐星友诸位前辈不再畏惧遭遇双夹,而可以放心大胆地使出九三一手了。正因倚盖有此大功,所以开本朝棋风之先的盛誉就给了过百龄先生。”
  这段内容,毫无疑问是跟黄龙士学了三年棋的徐星友教他的。
  这话一说完,三人顿时又茅塞顿开,叹为观止。三位棋手,至今都只顾下棋,却全然不理会这些棋招为什么成立,过去为什么没人下,后来又为什么有人下了,如今想来竟似乎是坐井观天,得过且过似的,竟有了一丝惭愧感。
  就这样,当天的授课就在一问一答再问再答中度过了。钱长泽不断地提出问题,每一个问题都看似基础简单,同时却又让习惯了实战的棋手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来回答。一天的课讲下来,范世勋终于服了。
  不服不行啊,自己在这个钱长泽面前几乎一个问题也答不上来,简直就像个刚学会说话的孩子在接受研究生入学考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