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75

方圆群英志——375

  上回说到,范世勋、施绍暗于雍正二年分别于松江钱府,此后范世勋留在钱府与钱长泽研讨棋理,而施绍暗则随师父俞长侯返回山阴。分别之时,二人许愿再见之日便要一决高下。
  这个一决高下之日,终于在十五年后的乾隆四年到来了。
  那是浙江嘉兴,平湖张永年府上。
  这传奇的一战,被后世称之为“当湖十局”。

  “师兄,请。”
  “师弟,请。”
  张永年父子三人屏息凝神,静静地坐在棋座附近。他们清晰地看到,这场决战双方的脸上都露出了极其严峻的神情——那是自从来到此地之后两人脸上从没有浮现过的表情。
  若要说这两个性格若天地之别的人有什么共同点,那便是——在人世间只有对方能让自己如此紧张。
  盘上座子已经落定,施襄夏猜得白棋先行。
  当湖十局,号称中华古棋史上最强的对局,正式开战!
  轻轻几声落子,盘上黑白两军默默调兵遣将,局面却只是四平八稳,毫无变故。小飞挂与九三两招,在两位知根知底的高手手上竟显得如此平淡无奇,其实两个人心中都清楚地知道对方的用意,着平淡之下隐藏的却是惊涛骇浪。
  却见这两人,范西屏落子如飞,几乎不假思索;施襄夏却小心翼翼,每一招棋都细细斟酌。此二人,当真是天差地别。
  行至第七手,施襄夏终于变招——白军左下上方小飞一军凌空跳起,张开阵势,气势汹汹地望向身下孤零零的黑军左下主营。
  施襄夏这是抢先出招了。
  这一招跳起,专业术语称之为“关”。古棋布局,关这一招可以排在小飞挂,大飞守和九三分投之后,与拆二并列作为布局招法的第二梯队,属于第一梯队的三板斧用完之后粗略定型的招法。但此时局面不过才第七手,整个左边和上边几乎都还没有开始动手,施襄夏便率先跳起左下小飞挂一子,这用意即使他不用嘴说,对面的范西屏也早已明白了。
  “师兄,我看你左下招法似有漏洞,我就先出手试探你一下了。”
  两位同门师兄弟对对方的招法都了然于心,范西屏仿佛能清晰地听到施襄夏的心声一般。只见范西屏嘴角微微上扬,笑着答道:“师弟,看来左下一战,要牵一发而动全身了——但我决无理由怕你!”
  下一手棋,只见黑军左下主营大将竟猛然向上飞起,直杀向左下那挂角白军身前!
  这一招——施襄夏心中猛地一紧!
  五六飞攻!
  也许当时范施二人都想不到,这局棋的胜负,将由这一招五六飞攻引发出的大战决定了。
  五六飞攻,顾名思义,在敌军“关”起试图攻击自己主营的时候,自己不刻意与敌军保持距离,而是猛然向上飞出,杀到敌军斜前方。这一手棋,看上去凶悍异常,又似乎隐隐让人觉得留有破绽,忍不住想攻杀敌后,却一时找不出破绽在哪里。
  此招“五六飞攻”,虽然现在许多研究古棋的职业棋手都说这是古棋的“常用定式”,但是说句老实话,笔者还真不觉得这一招哪里“常用”了。据笔者所看的古谱,在范施之前,几乎没见过有人用这一招“五六飞攻”。
  以徐星友为例,在他的棋谱中也常有被对手关起的情况,如此局面徐星友几乎无一例外以大飞守角应对,简洁明了而平和中正,以守为攻,先确保自己地域,确实是徐星友的风格。再往前,汪汉年、周东侯倒是下出过类似五六飞攻的招法,但绝不是在单独被对手关起时出招,而是在大飞守角已经下好,而大飞阵两侧被对方逼住时,这时施展五六飞攻一来是大飞阵已成,有恃无恐,二来也是为了不给对手可趁之机,以攻代守把自己的主营完全定型。
  单独被关的时候下出“五六飞攻”,在范施时代之前还真没出现过,而且首先下出这手棋,以及后来首先记录这种招法种种变化的,正是范西屏、施襄夏二人。
  由此,似乎不难推断出一个结论——五六飞攻其实正是范施二人的绝学,范施二人几乎在同一个时期开始下五六飞攻这一招。可以说,范西屏和施襄夏正是五六飞攻的开创者!
  这一招,两人都无比熟悉。范西屏是首先用出了两人合力开创出的得意一招,要施襄夏前来应招了!
  左下这一战,已经下到这个份上了,那就躲不了了!
  施襄夏取出白子,范西屏静待敌军。黑军关起大将凶狠地向前一长,黑军不甘示弱,强行扳住白军脑袋。白将大喝一声,竟狠狠劈下一刀,将自己和敌军各自切作两段,由此一场大战正式爆发!
  这一连串的招法,范施二人胸中都清清楚楚,对方的每一招应对都是当年二人反复讨论过的,绝无错漏。如今,两人用着这熟悉的招法,却只感到自己的每一手棋当中隐隐都有对方的气息!
  如此下去,这一招五六飞攻根本无法让双方分出高下,因为双方都不会出错。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这一刻想出一招超出当年两人智慧之外的变招——要想使出这样的招法,就是要突破自己的极限了!
  黑白两军在五六飞攻一处互相被斩断成两片军势,白方是左路军和下路军,黑方是左下主营和中原空军。四支大军又全都尚未成活,但范施二人心里都清楚,继续下下去这四支大军都将安然无恙,分不出高下来。于是,范西屏脑中突然灵光一现,手起子落——黑军中原军遣出一员大将向侧面大跨一步,猛然张开阵势,在左下主营的配合下竟隐隐将白方下路军围在自己腹中!
  这一招,是当年范施二人研讨五六飞攻时从未出现过的一着棋!范西屏突然变招了!
  施襄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从这一招开始,他不能再依赖过去他与范西屏仔细研究过的那些招法了,必须要亲自来应对范西屏灵机一动想出的新招,这可是真刀真枪地与师兄拼招了。但是,施襄夏也有优势:首先,他和范西屏共同开发出五六飞攻的一系列招法,对于这一招的思想精髓可以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而对于一起开创这一招的范西屏对这一招棋的种种思路也了如指掌,不难猜出范西屏会从哪些方向上考虑这一变化;其次,这一招棋不在当年范施共同研讨出的结果之中,说明这一招棋必定不如其他变化那般完美,其中必定隐藏着什么漏洞在!
  了解了这两点,范西屏这一招似乎也就不那么可怕了。
  于是,施襄夏开始了长考。
  在他的脑海中,整个左下角黑白四支强军纷纷舞动起来,急攻急守,疾进疾退,千军万马如烟尘风沙般弥漫整个棋盘。缓缓地,当尘埃落定,施襄夏露出了一丝笑意。
  师兄,你太轻敌了。这招棋,你也许能唬得过天下豪杰,但你真的以为你能吓得住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