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76

方圆群英志——376

  只见施襄夏心中定计,手中出招,白军阵上军旗招展,令箭纷飞,各支军马奔赴其职,调度已毕,静候开战。范西屏隐约察觉到施襄夏似乎要有什么大动作了,心中竟感到阵阵不安。
  然而,想到这一点的一瞬间,范西屏却只觉得有些荒唐——我天下无敌的范西屏,竟然会觉得不安?
  只见左下一声炮响,施襄夏大军齐出,滚滚向黑军破绽杀来。范西屏故作镇定,娴熟地指挥着麾下将士,竟似乎不漏一丝破绽。但范西屏此刻的所有应对,其实竟都在施襄夏长考时的算计之中——
  不愧是师兄,每一招都是最强的应对,若换做是别的对手恐怕定然难以在此占得半点便宜。
  但可惜,师兄今天的对手,是我施襄夏!
  只见白军下路军向上冲杀,左路军却纹丝不动固守大营,似乎左下战事事不关己一般。范西屏处处瞄着左路白军,放下路白军杀入中原不理,又截断左路施襄夏援兵,交战三十合后已将左路白军退路悉数斩断,眼看左路白军已危在旦夕。
  这一切,却早在施襄夏意料之中。见时机成熟,施襄夏一声令下,早已埋伏在左下黑军主营身后的伏兵竟一跃而起,转眼间左路白营精锐尽出,直直向下冲杀而来,黑军主营一瞬间竟然人仰马翻,东西莫辨!
  这是一个陷阱!范西屏在这一瞬间终于醒悟,但却为时已晚。
  其时,左路白军虽然陷入重围,但换个方向看,对左下黑军主营而言这白阵却也是一支强军厚势,配合已杀入中腹的下路白军,恰好也将黑军主营团团围住。黑军主营看似地域宽广,暂无疑虑,但其实身后却隐藏着极其致命的破绽,只是施襄夏暂时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而已。刚才的一系列战斗,施襄夏是故意诱范西屏参战,施襄夏则正好顺势将两支大军都张开来,待范西屏回过神,左下白军伏兵一出,黑军主营便顿时回天乏力了!
  这一连串招法,精妙,深远,而且力道十足,施襄夏的计策竟完美地骗过了他的师兄!也怪范西屏太过轻敌,全然没有料想到施襄夏竟能早在当初就计算出近四十手开外的杀招来!
  此时,范西屏才终于发现,自己早早的那一招变招确实托大了——他真的太小看施襄夏了!
  白65点入左下黑军主营,左下范西屏主阵即刻沦陷,七员上将尽数被俘,白军大胜!
  师兄,承让了……施襄夏微微地笑了。

  眼见白棋已得优势,黑军局面十分吃紧,范西屏迫不得已,将战事转向了右方,强行施展凶狠的下法,试图在右侧也取得一场大胜,挽回左下的损失。而此时,优势下的施襄夏,心态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施襄夏这个人,性格上平静温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缺乏霸气,行事过分求稳,这恰恰成了他几乎唯一的破绽。范西屏拥有那股天生的霸气,让他不论在局面领先还是落后时都始终信心满满,绝不刻意改变自己的节奏。施襄夏却没有这样的平常心,尤其是当他在面对自己的师兄范西屏时——他想赢,所以当这个胜利的机会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更害怕会失去它,于是他的这种心态就开始慢慢成为他的累赘了……
  顶尖高手的对决,必胜决心的一瞬间动摇都足以致命。
  面对范西屏在右侧极其霸道的攻击,施襄夏选择了忍耐——只要不致大败,则全局必定是白的胜利!
  范西屏太了解施襄夏了,他深知施襄夏的弱点就在他那最大的优点——谨慎上。
  右侧的一连串刀光剑影之后,局部上虽然黑棋并未占得上风,但是正是因为施襄夏的退让使得下路白军的防线隐隐约约地有了些许松动。施襄夏此刻仍沉浸在优势意识中,却没有意识到危机正在缓缓地逼近他……
  被围困在层层白阵中间,已经几乎活路尽失,甘心做着俘虏的黑军左下主营八员大将,听着不远处的战场上传来的阵阵喊杀声,感到了一丝微薄但是振奋人心的希望。
  “有战事……”
  背负着屈辱的黑军俘虏们,竖起耳朵听着白军防线外的一切动静。
  “很激烈的交战,战事离我们很近!”
  “白军在退!在退!”
  “会有机会吗?”
  外面的杀声十分惨烈,仅仅是听着都让人感到战栗不安。
  “白军防线会松动吗?哪怕只有一次机会,露出一丝破绽就够了!”
  右侧的战场上,施襄夏一步退让导致的苦战仍在持续,而他非常清楚,如今的局面下,混战恰恰是范西屏希望看到的——如此下去,会有危险。
  施襄夏看着四处传来的告急文书,静静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头来,取下一支军令,奋笔书下四个大字:弃子整型。
  右侧之战,不宜继续打下去,徒然让军士陷入这场战斗中无法自拔,便完全中了范西屏之计了。速速退兵,让出小块地域,稳稳守住主营阵地,抢先以最大限度争取右边城池便可获得小胜。
  对阵范西屏,小胜足矣。
  白军得令,竟全军迅速从中原撤去,抢下右边要塞固守不出,留下九员来不及营救的白军将士被黑阵吞去。随着白军的主动撤兵,右侧战事以黑方小胜告终。局面上虽仍是白的优势,但范西屏已经感到了一丝欣喜之情——师弟,你的弱点果然就在这里!
  对阵别人,你也许还有余力以退为进,但是我范西屏做对手,你将绝无此机会!
  范西屏不给施襄夏半点喘息之机,眼见施襄夏企图死守右边城池,他一声令下,黑军又滚滚向着右侧杀来。施襄夏一时间阵脚未稳,右边阵地顿时有一半被黑军席卷而去。此时局面竟变得越来越接近,施襄夏手中的优势渐渐变得不再那么稳固了……
  眼见一步求稳的退让竟至范西屏步步相逼,施襄夏自责不已。为今之计,绝不可以继续忍让,必须主动出击抢夺更多优势,否则恐将有被范西屏逆转之虞!想到这里,施襄夏终于下定决心,向左路白阵发去一到军令。
  在左下一战中立下奇功的白左路军接到军令,眼看立功的机会又到了,全军一震,喊杀着向左侧黑军飞出一支强军而去。
  原来此时黑军虽然在右侧杀得阵阵得手,却因为行军太急而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回手补左边的军阵。此时黑军左边阵势其实也还没安然活出,隐隐有性命之虞。当然,施襄夏也许并不打算真的全歼黑军左路大军,但至少在自己的强攻之下,范西屏为了求活,必定要损失不少城池,如此一来施襄夏将能通过这一战大有收获,胜势将不可动摇。
  可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施襄夏这一手从任何棋理上来说都是没有一丝问题的,唯一的一点缺陷是——这一步迈得稍微有点大,恰恰把原本安稳的左路白军防线上拉出了一丝常人根本察觉不出的破绽来。
  恰恰就是这一步,那微乎其微,几乎极限接近于没有失误的失误,被范西屏精确地发现了!
  一直苦苦在白军牢笼中等待着机会的左下黑军主营将士,在那一瞬间听到了主帅的声音:
  “时机已到!冲杀出阵,起死回生!”
  已被囚禁多时的左下黑军突然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啸声,叫喝着竟纷纷挣脱枷锁冲杀了出来!施襄夏大惊,急忙让正准备进攻的左路白军回师镇压,却没有想到刚才那一步稍稍迈得大了半步,留下了一丝致命的破绽,以致为了补住这个破绽而微微慢了半步。恰恰就是这半步,被范西屏牢牢抓住了!原本几乎大功告成的左路白军瞬间被黑军俘虏冲乱了阵脚,一场本该绝无意外的镇压变成了一场凶残的大对杀——左路白军和自己曾经的俘虏之间的对杀。
  这一场对杀,双方竭尽全力交战了二十余合,最终形成了一个双活或白棋劫活的局面。可以想象,施襄夏原本犯下的那个失误究竟有多么细微,以至于细微到双方用尽最强的手段也只是双活或者劫活而已。施襄夏那误算导致的恶果,竟要到这场大对杀开始十余合之后才终于缓缓显现出真面目来,而范西屏早在这十几合之前就找到了这一点!一场本该大胜的对局,偏偏就丢在了如此微不足道的一丝破绽上,施襄夏何其委屈。而范西屏竟能看破层层迷雾,清晰地找出如此难以察觉的失误,也足以叫鬼神惊叹了。
  但你要说当初施襄夏那一手进攻要是不那么贪心,往回撤一点,少迈一步是不是就没事了呢?恐怕也不是。少迈那一步,则对左侧的黑棋根本没有压力,黑棋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你而继续在右侧用强,你则等于是在右边战场正如火如荼的时候让对手多下一步棋,局面恐怕只能更糟。
  施襄夏的失误,放到其他任何对手面前都不能称之为失误,却偏偏在范西屏的面前成了致命的一手。
  左下的这场黑军复活之战杀到最后,不论双活还是白棋劫活,黑棋都绝不存在再度被杀的问题了。再加上黑棋在右侧的收获,此时局面上范西屏就此后来居上,立在了不败之地上。之后的棋局,尽管施襄夏尽力去挽救,却收效甚微,最终无力回天。
  当湖十局第一局,执黑的范西屏竟以七子的巨大优势夺得大胜。
  七子,十四目棋,从结果看似乎是范西屏的完胜之局,其实看看整局棋的过程——范西屏其实胜得相当惊险,最终只是凭借对手一个几乎不是失误的失误获胜了。
  一场胜利,竟然如此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