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79

方圆群英志——379

  康熙六十年的某一天,俞长侯收到了一封信,邀请他带领他的两个少年弟子去一位叫林凤溪的官员府上做客。
  棋手收到这样的邀请,其意义不言自明——这是来生意了。
  甭管教徒弟多么慷慨大方,分文不取,但是棋手毕竟是要吃饭的,尤其是家里还有俩住读的孩子要养活,这种官员相邀的事情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去都是不得不去的。于是,与后来带两个徒弟去见徐星友、钱长泽这种属于开小灶见世面性质的活动不同,这次俞长侯带着两个徒弟出发基本上属于商业活动——一来挣点银子,二来争取一点名声。
  这个林凤溪究竟何许人也……
  额,想是笔者孤陋寡闻,见识不够,查了一堆资料也没查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只找到了一个据说出自海宁县志的说法(笔者没专门去确认过)说林凤溪雍正末年到乾隆初年做过海宁的县官。有人说关于林凤溪邀请范施对局是在这个时期,并且论证举例说有文章记载范施二人曾在京城对局,说的就是这一场。
  说句老实话,这话实在说得前后矛盾。首先,海宁县官邀请范施二人去京城对局,而且还明确说了是在“官阁”,这海宁县官管得得多大啊,官阁都开到京城去了!其次,据《海昌二妙集》考证,范施二人自从跟了俞长侯学弈之后基本就没怎么再回老家呆过,至于雍正末到乾隆初那一阵俩人确确实实都是在京城的,范西屏还留下了“京城除棋霸”的壮举流传至今(具体内容后文慢慢讲),要他们专门跑回海宁给一个县官做表演赛,然后再风风火火赶回京城继续他们与梁魏今、程兰如等人的争霸,这也太累人了。可见林凤溪邀请二人去官阁对局不是在这个时期——况且既然别的资料上写的是京城决战,跑去查海宁县志,实在有点古怪。
  不过,除此之外,关于林凤溪这个人的资料就真的不知道从哪里查起了。也对,清朝一个当县官的人物,能留下多大动静呢?
  刨除传说中的那场范施京城交手,和后来著名的当湖十局,剩下唯一可能由林凤溪主办的这场范施对决,就只能是在两人都还少年时的未出师阶段了。想必在做海宁县官之前,这位林凤溪先生也曾在浙江别处为官,而这场官阁决战当是此时的林凤溪一时兴起而办的邀请赛。而以他一个县官的身份,在范施还未成名之时邀请到两人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在范施二人名满天下时以“海宁县官”的身份请动大神的情况。
  那么,此时范世勋和施绍暗俩人的棋力到底如何呢?
  先来说说范世勋。范世勋是个天才,早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取得了与他师父俞长侯齐名的名声,至少棋力上应当已经与他师父相差不大,可以好好争一争强弱了。不过在十二岁到十三岁这阵儿,范世勋的棋力增长似乎稍有停滞,或者说进步不如以往那么明显了。至于原因,不明确。
  施绍暗在范世勋的对比之下,无疑是个庸才。但是,在拜师后的这一年时间里,施绍暗的进步极其神速,大有追上其师兄范世勋之势。也就是说,在范世勋年少时那段棋力增长速度明显放缓的时候,施绍暗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赶了上来。
  两相对比,一个很容易联想到的结论也就自然而然地跃入脑中了:俞长侯收施绍暗为徒,本意虽然是让二人相互促进,但是为了迁就和辅导刚刚入门的施绍暗,范世勋的进步明显受阻了。
  再加上前文所说范施二人早期相处关系和谐的基础,不难想象这一场林凤溪官阁决战对于两个彼时还未经世故的少年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场阶段性考试,同时也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分水岭。将来究竟是范世勋继续保持现在的优势,甚至重新开始大踏步前进,将师弟施绍暗远远甩在身后,还是施绍暗后来居上,把自己敬重的师兄范世勋踩在脚下,从此取代前者成为俞长侯门下最强的弟子?
  这一场大战,对于林凤溪来说只是余兴,对于俞长侯来说只是生意,对于两个孩子来说却是一场足以改变两人之间相处气氛的一场即将到来的惨烈战争。
  那一日,在前往林凤溪官阁的路上,两个一年来亲若手足的小伙伴虽然仍旧说笑着,还略带着第一次去官府下棋的喜悦之情,但言语之间却难以掩饰一份淡淡的寒意。这一次,他们都感觉到与自己坐在同一辆马车里的是真正的敌手而不是昔日的师兄弟了。
  这时,再回想起两人在棋盘上所施展出的招法,两人都不再感到亲切,反而感到了一丝丝危险。在互相指导的过程中,看到对方下出的好手,两人无疑感受到的是新奇与兴奋。而如果是在必须分出高下胜负的对局中见到对方落下那样的招法,谁还能笑得出来呢?
  这一切,当然会被作为师父的俞长侯看在眼中,但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也许,在他心中,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画面——棋艺进步出现短暂停滞的范世勋,和严重阻碍了范世勋进步的施绍暗,这两个人的私人关系虽然看起来非常完美,但这种美好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不谙世事罢了。
  要知道,棋界是残酷的,即便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弟也难免要有刀兵相向,为了名誉地位甚至只是一局彩银而拼死一搏的一天。范施之间这种少年无邪的关系,注定不可能在成年人的世界中维持多久,而范世勋竟然沉溺于这样的世界中耽误了自己的棋艺提高——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范世勋将被这段看似美好的少年情谊给毁掉,而两人之间真正刀兵相加的那一刻将成为两个人都无法承受的痛苦。
  所以,天真无邪的少年情谊必须被打破,范施必须开始学会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懂得当师兄弟之间有朝一日会为了生存而互相争夺时的那种苦涩,以及明确一个问题——对方毕竟会有一天成为自己的对手。
  也许,将现实世界的残酷告诉给这两个从小生活在师父庇荫下的世外桃源中的孩子,这才是俞长侯接受林凤溪之邀的真正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