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80

方圆群英志——380

  那一日,林凤溪官阁之上,范施两位少年第一次正式地相对而坐,恭敬地互相行礼。但是这一礼,行得虽然庄重,比过去师兄弟交手那种随随便便的样子要强上许多,却偏偏少了昔日那种厚厚的人情味,显得冰冷僵硬。
  摆好了座子,两位少年一言不发,缓缓开始对弈。施绍暗执白,范世勋执黑,这样一场交兵让两个彼此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少年仿佛是在与自己对弈一般。
  那些两人之间经过无数次研讨的招法,对面那朝夕相对的师兄弟,偏偏这局棋的氛围却让人感到难以适应。
  “范施二位高徒,究竟孰强孰弱?”观战的林凤溪轻声向俞长侯问道。
  俞长侯暗暗寻思片刻,毫不避讳正在不远处对弈的范施二人,缓缓答道:“范世勋略强,但施绍暗已有争先之力。此局既然是施绍暗执白,胜负当难断。”
  一句话,却说得对局中的两人心中都沉沉地一抖,唯有外人林凤溪饶有兴致地点着头。
  施绍暗已有与范世勋争先之力,这句话让素来自傲的范世勋感到了侮辱,同时却也让一直以来甘心居于师兄之下的施绍暗内心隐隐腾起了一股欲望。
  范世勋,也许也未必就是不可超越的。既然我只用一年时间便可以从全无棋感到与师兄争先,那么为什么我不可以再进一步,胜师兄一局呢?
  缓缓地,施绍暗的招法开始出现了攻击性——范世勋感受到了,施绍暗开始有想法了!
  平静,木讷,对自己从来不敢有半点冒犯,一直从内心里崇拜着自己的师弟,向自己露出了獠牙。这一刻,范世勋感受到一股似乎是被出卖的委屈感。
  施绍暗师承俞长侯,又受了范世勋一年的帮助,他如今下出的棋招,其中自然带着强烈的范世勋气息。范世勋眼睁睁看着师弟用自己指导过的棋招对自己发动攻势,胸中顿时涌出一股怒意。很快,在白军的挑衅下,黑军全军出境,向施绍暗展开了不顾一切的报复。
  这时,那个素来怯懦怕生的师弟,却竟然没有退缩——白军布下防线,刀盾相迎,准备接下范世勋全力杀过来的那阵阵攻势!
  ——师兄,我已准备完全,请赐教吧。
  ——师弟,好好见识见识我的看家本领吧!
  棋盘之上,瞬间烽火连天,火星四溅。只见十九路狼烟滚滚,三百城战鼓累累,一片战场杀声如雷,四方大阵血流成河。时而见白兵进退有据,阵法森严;时而又见黑将从天而降,正应奇袭。这边少年终亮剑,勇者无畏;那边奇才怒出兵,气贯山河。这两个少年使尽平生力气,直把这局余兴之气弈得生死难断,尸横遍野。其情其景,令人唏嘘不已。有诗叹曰:
  自古烽烟燃骨肉,豆萁相煎不相生。
  去年今日师兄弟,官阁枰侧命相争。
  双刀相迎火星溅,三军布阵战鼓鸣。
  彼此攻守皆洞悉,杀声起时如一人。
  白将袖里刀光掠,黑军城中箭影寒。
  兄弟相夺无情意,沙场对敌唯死生。
  手上兵刃无二致,胸中韬略尽相同。
  兄弟各遣奇兵出,竟在半途已相逢。
  问君何苦刀相向?质君怎堪兄弟残?
  刃未及心心已痛,泣难成声声不闻。
  交战百合无胜败,刀兵断时泪未干。
  犹记当日初执子,相约此生共纵横。

  却说这一战,师兄弟二人各施高招,枰上只见刀光剑影,寒气逼人。百余合战下来,两人果真难分高下,局势相当,谁也占不得半点便宜。
  两个少年犹如两个筋疲力尽却仍高举着兵刃的剑士,竭尽全力向对方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攻势。但每一剑砍下去,伤不到对方分毫,砍去的却是这一年来朝夕相对的那份情谊。双方的每一招棋,每一次攻守,每一份战意,都让曾经那对亲密无间的师兄弟渐行渐远。
  这渐渐从一场普通的对局,变成了一对宿敌的诞生之局。
  棋至终局,默默在心底沉重地喘息着的范世勋和施绍暗,脸上却似乎平静得没有一丝表情——就是那种面对狡诈的敌人,为了防止对方窥测出自己心中所想而刻意克制住所有表情的呆滞的面容。
  盘上的黑白地域很快就数完了,胜负就此分晓——
  师兄范世勋棋高半筹,小胜一局。
  但这场棋虽终局,却不论胜者败者都没有露出半点喜色。
  亲眼看到自己过去百般照顾的师弟向自己亮出了冰凉的剑光,亲身体会分明触手可及却最终功亏一篑的那份超越师兄的欲望的破灭,两个人都感到了痛苦。
  这场棋,胜负只在毫厘之间。但这场棋对两个少年的影响,却远不止这毫厘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施绍暗缓缓抽泣了起来。他的抽泣,是因为不甘,是因为一场本有机会获胜的对局却没能坚持到最后。这抽泣,在他心中埋下了超越师兄的那份欲望的种子。
  听着施绍暗的抽泣,范世勋终于忍不住也跟着哭出了声音。他哭,同样是因为不甘,是因为他亲眼看着有人飞快地向他追赶而来,他曾经在这个人面前的骄傲几乎荡然无存。
  看着这场胜负难分的较量,看着两个缀泣着的弟子,俞长侯缓缓捋着胡须,心中滋味却不知是甘是苦。
  他看到,范世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许久没有见过的斗志。自从取得与师父齐名的声誉之后,范世勋仿佛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只是沉浸在这份已有的荣誉之中无法自拔。同龄人之中,早已没有了范世勋的对手,这才是范世勋如今最大的敌人。施绍暗的出现,终于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了压力,范世勋脸上的神色告诉俞长侯,他终于又开始战斗了。
  同时,他也惊心地发现,施绍暗的脸上出现了杀意。这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少年,始终对自己的师父和师兄保持着一份尊重,却正是这份尊重使得他不敢尝试迈出过分的一步,这是施绍暗棋艺继续成长的潜在威胁。但现在,当他终于发现那个曾经可望不可及的师兄其实距离自己并不遥远,甚至自己一伸手已经可以抓住师兄的肩膀时,施绍暗心中被潜藏已久的那胜负心终于觉醒了。
  从此之后,这两个人将终于形成互相竞争的关系,他们也将终于可以互相促进彼此的进步了,这是当年俞长侯收下施绍暗时希望看到的。
  但与此同时,俞长侯也不得不承认,他一手击破了这对师兄弟之间曾经那么牢不可破的羁绊,让这对亲密的朋友渐渐开始变成了敌人,并亲手播下了第一粒敌意的种子。从此以后,他们两人之间究竟是继续维持着自幼便相互照顾的那份情谊,还是一步步走向对立,乃至势同水火呢?会不会有一天,俞长侯终将为自己亲手种下的这份敌意而悔恨呢?
  但为了让这两个弟子真正成才,这是必须走的一步。俞长侯只能这样劝说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