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83

方圆群英志——383

  ——为了两个弟子,连自己半辈子的名声都不要了,值得吗?
  俞长侯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睡意。
  ——与自己的恩师决战,博得出师之机,这本是我所愿,此刻却为何心神不宁?
  范世勋看着烛光下的棋盘,静静地发着呆。
  ——师兄已经取得了出师之战的资格,我却仍固步自封,今后我又将何去何从?
  施绍暗默默看着窗外深夜,忘却了入眠。
  这天夜里,师徒三人都没能睡个好觉。
  第二天,师父指导棋艺之时了。但这一次,气氛却与过去任何一次都大不相同。简单指点了施绍暗最近对局中的疑惑之后,俞长侯默默转过身,看向了早已等待着自己的范世勋。
  “是时候了。”俞长侯的脸上仍是那副和蔼的笑容。
  范世勋严肃地点了点头:“师父,弟子得罪了。”
  就在范世勋摆放座子的时候,俞长侯轻声对施绍暗说道:“绍暗,这局棋要好好看。”
  俞长侯语气不重,但两位少年的心里,却都微微一震。
  很快,就如平时那一次次的师徒指导棋一样,范世勋缓缓落下了第一粒棋子——挂角。
  这场师徒之战,终于拉开了大幕。
  小飞挂,大飞守,九三,关跳,一个个熟悉的招法在师徒三人眼前展开,两位对局者默默遵守着大家都深谙的棋理行棋,局面波澜不惊。
  布局寥寥数手,左上左下又各按定式开一场战端,黑白两军各守本阵,全局仍是四平八稳,双方显然都已经蓄好了力气,只待一个发力的机会。
  战至四十余合,俞永嘉稍稍做了片刻沉思。
  如今的范世勋,早已不是昔日的幼徒了,他的强大甚至可能已经超过了我。既然如此,我不可以再给他肆意发力的机会,必须要抢先出手,压制住他,如此方有胜算。
  黑40、42两手杀出,左上黑军主将挥刀一举将白军左上方先劈作两截,左上白军告急——徒儿,师父出招了,你可要仔细应对,否则这局棋必定要吃大亏了!
  然而,看着师父来势汹汹的进攻,范世勋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
  师父,请您出招吧,弟子接下便是了。
  只见左上战场,被黑军强势攻杀的白军孤队没有丁点乱象,只是静静展开军阵,布下铁盾,向黑军主帅发去战书:我军将在此落地生根,绝不逃遁,静候阁下前来攻城。
  俞长侯心中虽惊,手中军令却不停,急调上方两路黑军合围,务必要攻破左上白城。黑军得令,轮番向左上冲杀过去,然而——黑军铁骑一冲到白军城前,便被铁盾所阻,竟丝毫越不过去,几番攻杀下来只是徒然让白军城壁越来越厚,不几合已成坚城一座。
  此一战硝烟落定,再看范世勋,竟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似乎毫不费力气一般。这场局部战斗,从一开始一切就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俞长侯的攻势根本不可能伤到范世勋分毫!
  就好像是师徒二人比试武艺,俞长侯一顿连环拳打下来,范世勋却只是从容躲闪,既不还手,也不使力,待俞长侯一套招法打完范世勋却仍旧静静站在他身前,起手架势都没变一下,仿佛这场战斗还没有开始一般。
  师父,弟子已让您先出招了。
  眼见左上倾尽全力的攻击竟然没能让范世勋受半分损伤,俞长侯暗暗惊叹。看来范世勋的强大,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想——那就更不能给范世勋出招的机会了。
  俞长侯连连出招,开始了几乎无隙的攻势。右上掏角,右下逼孤,用的都是凶狠招式,招招要置范世勋于死地。但是面对师父的强攻,范世勋只是静静抵挡,往往轻轻一交手便将师父的攻势尽数防下,不费半分力气已让师父的杀招威力尽失。俞长侯忙活了三四十合,却没得到多大收获,可以说他的进攻在范世勋的防守面前丝毫起不到作用。
  终于,战至近八十合,俞长侯的力气用到极致了——他的攻势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也没有继续进攻的空间了。
  换句话说——轮到范世勋出招了。
  师父,弟子要出手了,望您勿要见怪。
  白79突然杀入右下黑军主营,有如神兵天降,顿时让本是坚城一座的黑军右下主阵乱成一团,不远处的大飞援军也顿时隐隐成了一粒孤子,而右侧的白军孤子则立刻有了援军!
  这一次突袭,时机、选点都恰到好处,攻守兼备,力道十足,招式狠毒至极,与前面俞长侯那一连串看似凶悍实则不痛不痒的招法有着天壤之别!这一击,俞长侯全然抵挡不住,竟然节节败退,主阵城池尽数被破,甚至连主将大军都顿时有了性命之虞,一直波澜不惊的局面立刻朝着白棋有利的方向倒过去了!
  师徒比武,师父俞长侯打了一连串漂亮的组合拳,累得气喘吁吁却没能伤到徒弟范世勋分毫,反而范世勋上前只一拳,竟把俞长侯给震得倒退四五步,险些跌下擂台去!
  心知必须要遏制范世勋攻势的俞长侯,选择了反击——右上大军急忙向下冲杀过来,要助阵右下战场——既然一支主营大军不是范世勋敌手,那就两军会师,看范世勋如何应对。
  范世勋见俞长侯要派援军,心中却早有定计。一支伏兵早埋伏在了俞长侯援军的必经之路上。俞长侯援军一到,白军伏兵顿时跳出,狠狠拦住了黑援军去路。俞长侯大惊失色,一时心中慌乱,只恐右下主营将士没有援军相助将有性命之虞,急忙先让主将大军仓皇逃至下边,那里还顾得上援军安危。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逃,便是大势已去了——面对如今的范世勋,一步退缩,就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了!
  果然,随后范世勋竟大军齐出,使出全力围剿右上俞长侯援军而去。只见范世勋远布疑兵,近斩大将,没几合竟将浩浩荡荡的右上黑军给团团围困,将俞长侯逼至绝境了!俞长侯慌了手脚,急忙要救,但派出去的援军却又中了范世勋弃子之计,虽勉强吞入了范世勋中腹的四粒弃子,但右上黑军出路却就此彻底被封死,黑军再奋战几合,终于力竭而亡,十二员黑军大将尽数被屠——范世勋胜势已定。
  最终,俞长侯中盘认输,这局棋以范世勋轻松的大胜告终。
  纵观全局,范世勋面对俞长侯的强攻从容应对,未受半点损伤,相反他只反手打出两拳,俞长侯便难以支撑,乃至竟被打断了一只手臂。师徒之间,高下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