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84

方圆群英志——384

  这第一局棋弈罢,在使出了全力的俞长侯面前尚有余力的范世勋,让施绍暗感到了震惊。尽管他一直知道他的师兄如今已经很强大了,但是面对师父俞长侯竟然还能如此游刃有余,这是施绍暗万万没有想到的。
  守则处处留有退路,绝无危急之时。攻则八方相应,往往一着棋便让对手四面楚歌,防不胜防。范世勋的棋,已经不是如今的施绍暗所能触及的了。尽管不服,但施绍暗不得不开始承认这一点。一年前,他才刚刚开始可以望到背影的那个师兄,在他还幻想着有朝一日能与之并驾齐驱之时就已经一溜烟又把他远远地甩在身后了。
  但是,与以前不同,这次亲眼看到了自己与师兄的差距之后,施绍暗的心里有了一丝不甘。
  毕竟,他曾经那么接近这个师兄。在那时,他的心底已经渐渐开始有了超越师兄的欲望,而这种欲望一旦出现在心底,就永远难以再消去。
  人一旦产生欲望,就会变。
  那天的对局结束之后,施绍暗找到了范世勋。
  “师兄……”施绍暗的声音仍旧如以往一样,怯懦而羞涩,“你和师父的那局棋,我想请教一下……”
  夜色中,范世勋的身影隐隐有些可怖。
  烛光下,昏暗的棋盘上黑白子各自排列着阵势。范世勋缓缓地讲解着招法的变化,但他的声音却如冰一般寒冷。
  施绍暗和过去一样,只是沉默地听着,偶尔在几个关键的地方提出几个简短的问题。
  一切似乎都与以往别无二致,但是隐隐的却总让人觉得那氛围与过去截然不同了。
  一盘棋讲解完毕,范世勋停了下来,施绍暗却仍旧把自己牢牢隐藏在沉默中,似乎还在静静地听着师兄的解答一般。
  “我讲完了。”范世勋低声说道,“师弟,你该回房去了。”
  施绍暗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仍旧坐在棋座前。范世勋看到,师弟的双手正紧紧地握着拳头。
  “师兄,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施绍暗用微微颤抖着的嗓音说道。
  “什么?”
  片刻的沉默之后,施绍暗轻轻问道:
  “师兄,为什么你这么厉害?我什么时候才能下出你这么好的棋来?”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任由时间就这么流逝了。
  直到施绍暗默默走了,范世勋才终于有些伤感地答道:
  “师弟,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你为什么会如此迫切地想要下出我这样的棋来,为什么不能安心做我的师弟,为什么一定要追赶我?
  就是因为有你在身后,我才不得不拼命向前跑。你是这天下我最不希望赶上我的那个人啊!

  第二天,师徒之战第二局开战。
  这一局,双方先是在上方两角大斗双飞燕,在这同一招法的运用上范世勋又略占便宜,他的双飞燕进攻攻破了俞长侯的右上主营,而俞长侯的双飞燕进攻却既没能封住白棋外势,也没能攻入白棋主营,范世勋显然在具体找法的运用上也胜过了恩师一筹。俞长侯随后展开了疯狂的攻击,但不论他的出招多么强横,却就是伤不到范世勋分毫。范世勋似乎总是料在敌先,永远在师父的攻势到来前就已经备好了退路。棋至中盘,眼见俞长侯四周外势雄壮,隐隐有要在中腹形成大阵的可能,范世勋立刻发动攻势。先是极其漂亮地将右边黑棋杀成打劫活,然后利用这个黑棋无论如何也输不起的劫在中腹各处抢占要津,待黑棋右路军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活出,中腹的黑军潜力也已经尽数被范世勋消去,白胜局面就此注定。
  第三局,角上争夺中范世勋再次在右上争夺中大败恩师俞长侯。俞长侯也随后展开了猛烈反击,中原一带顿时形成了一片乱战,白两支大龙陷入黑军团团围困,似乎即将大败。然而,范世勋早已算好退路,右路孤军回师一击,竟反而将身后追击自己的黑军尽数歼灭,就此成活。下边白军则在两片黑军强阵的围攻下杀成劫活,最终不仅成功胜劫,还抽出手来在左下黑空中无中生有造出一片军阵来。最终黑棋再无力争胜,只得认输。
  第四局,双方进行得十分激烈,黑棋甚至长时间保持着细微的领先优势。双方最终在中原形成了一场恶战,各自都有被断吃的危险。最终,经过250合缠斗,双方在中原形成一场转换,白提黑七子,黑斩白九将,但这场转换的结果却是白棋获利,最终棋局以范世勋小胜告终。
  第五局,棋局开战未几俞长侯便使出全力围着右边范世勋的大龙猛攻,却没想到范世勋早已备有后手,轻易造劫活出。随后范世勋出手,精准地击杀了左上黑棋大龙,棋局竟戛然而止,又是一场范世勋的大胜。
  第六局,这局棋堪称范世勋少年时代的名局,充分展现了他超出常人的天赋。棋局一开,凭借着左下角双飞燕展开的攻势和右下的厚势,范世勋始终紧紧盯着下边未活的黑龙一阵阵猛攻,杀得俞长侯狼狈不堪,几乎无暇再顾及其他。范世勋则趁此机会,上下大军齐动,一边以攻击之力让俞长侯无暇他顾,一边暗中面向中腹造阵,最终竟将中腹尽收囊中。收官阶段,他又从各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抠棋,杀得恩师俞长侯草木皆兵,全然无力抵挡。最终,范世勋轻松取胜。这整局棋,范世勋几乎完全是凭借着天才的构思死死压制住俞长侯,让俞长侯根本使不出力气来,堪称巧力的名局!
  第七局,俞长侯早早的一招无理手被范世勋抓住机会,局面很快便被范世勋掌握在了手中。随后在范世勋的稳稳操控之下,俞长侯始终无力扭转败局,无奈收获一场小负。
  俞长侯与范世勋的这场师徒授先十番棋,最终仅有七局流传至今。另外三局虽不可考,但是结果却是有记录的——俞长侯一局也没能赢下来。
  换句话说,这场十番棋,最终以年仅十五岁的徒弟范世勋连胜十局告终。而这流传下来的七局棋中,俞长侯也几乎没有展现出多少能与范世勋相抗衡的棋力。显而易见,如今的俞长侯棋力已经比不上范世勋,早已无力继续做范世勋的师父了。可以说,十局棋连续败给年仅十五岁的徒弟,真的让俞长侯积攒了半辈子的棋名顿时烟消云散了。本来,他若不下这十局棋,后代人评价范施二人的成就时,又如何能不在那之前先猛烈夸赞一下他这位围棋名师的棋力呢?可是在年仅十五岁的范世勋面前就连败十局,他的棋力也就不存在丝毫神秘感了——单就棋力而言,俞长侯确实远远算不上顶尖。他用这次十番棋,彻底封住了他骗得一个传奇棋手之名的路。
  但是,对他而言,被后世评价为他根本配不上的“传奇棋手”之名,对他来说真的重要吗?如果他看重这个,如过去那些为了保住名誉而不惜避战的老国手一样,他也就不会下这十番棋了。他这一生,能有“名师”这个名号就足够了。
  反观范世勋,在这七局棋中虽然偶有招法不够成熟之处,但是他的构思和胆略已经足够惊人,甚至隐隐已经展现出了日后那个能让对手“四面受敌”的棋圣棋风。可以说十五岁的范世勋已经具备了竞争天下国手的资格,他的才华早已不是一个小小的浙江棋界所能限制得住的了。
  这是范世勋的出师之战,同时也可以说是日后的一代棋圣范西屏的出世之战。这十局棋的连胜,标志着范世勋正式登上了棋界舞台,即将就此开始他充满传奇色彩的棋士之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