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85

方圆群英志——385

  在十番棋的最后一局结束的那天,师父俞长侯默默收拾着棋子,范世勋轻轻伏在地上,而施绍暗则静静坐在棋座的一旁。
  范世勋的出师之日,就在今天。
  “世勋,你可以走了。”俞长侯轻声说道,“你的棋力已经远胜于我,我什么也教不了你了。从今以后,你可以一个人闯荡棋界了。”
  想到师兄即将离开这里,施绍暗的心中感到了一丝恐惧。他忧心忡忡地看向范世勋,而范世勋的脸埋在地上,根本看不到表情。
  “师兄,恭喜你……”施绍暗轻声说着,心底却体会不到一丝为师兄高兴的情绪来。
  不论面对这个自己无法超越的师兄有多么不甘心,但是想到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的师兄即将离开这里,施绍暗当然会不舍——这个人毕竟曾经如他的兄长一般照顾过他,他们曾经是最亲密无间的朋友啊。
  然而,本该就此离去的范世勋,却迟迟没有站起身子来。
  “师父,我不想走……”范世勋的声音竟微微啜泣着。
  那啜泣声,似乎是一把利刃,扎进了俞长侯的心里。
  “棋,你已经学成了。继续留在我身边也没有意义,回去找你的父亲吧,他必将为你自豪。”俞长侯缓缓说道。
  “我的父亲?”范世勋含泪说道,“他多年前已经舍弃了我,那时是师父您收留我,照顾我,传授我一身棋艺,我又岂能舍您而去,跑去找那个曾抛弃了我的父亲呢?”
  “可你只有十五岁,尚未成人,不去找父亲你还能去哪里?”
  “所以请师父继续收留我,我愿做师父的随从伴您左右,只求师父不要赶我走!”
  范世勋伏在地上抽泣着,俞长侯的眼中那刻意做出的严厉之情随着范世勋起伏的身子而消散了。
  “师父……”施绍暗突然也伏到了地上,“请您不要赶师兄走。弟子在棋理上有许多不明之处,有时碍于师父威严不敢一一细问,都是师兄为我解答的。若师父把师兄赶走,今后我再有疑惑,便不知该找谁解答了。弟子恳请师父允许师兄继续留在这里。”
  两个弟子,竟齐齐都拜倒在了自己身前。
  俞长侯看着这情形,缓缓摇了摇头。
  “范世勋……”俞长侯缓缓说道,“你棋艺已成,本该出师。但我念你年幼,怕你去闯荡棋界会遭人欺辱,因此暂时继续收留你,但你我从今以后就不再是师徒了,我们之间不会再有对弈,你明白了吗?”
  听到师父的话,范世勋和施绍暗竟同时感到一阵惊喜。
  “谢师父!”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俞长侯却苦笑了一声:“别高兴得太早了。你要知道,我只是暂时是留你,一旦时机成熟,我就会让你独自出去闯荡棋界,那时便是你我师徒正式缘尽之时了。”
  范世勋,以你的才华,你该创造出前无古人的成就来。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你就等于是束缚了你自己,你将错失你所本该得到的一切。你命中注定是不可以一直留在我这个无用的糟老头身边的,你要记住这一点。
  过了许久,范世勋终于缓缓答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这正是:
  十番胜负分高下,青出于蓝梦成真。
  缘尽岂是轻易事?纵使棋圣亦凡人。
  欲知后事如何……

  雍正二年,华亭,钱府。
  “今日阁下带来的两个弟子,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虽然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若能得先生一个弟子助我一臂之力,当必定是天下棋界之福。”
  钱长泽的声音缓慢而清晰,但在俞长侯的耳中,却犹如幻觉一般。
  几乎是机械性地,俞长侯缓缓答道:“不知钱先生看中哪个孩子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钱长泽说出了范世勋的名字。
  时候到了,世勋,你我师徒缘分即将在此耗尽了。
  钱长泽长篇大论地说着什么,似乎是在恳求俞长侯将范世勋留给他。但这些话,俞长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俞长侯终于打断了钱长泽的话头:
  “钱先生,我可以将范世勋留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钱长泽喜出望外,急忙答应道:“先生但说无妨,我钱府乃华亭名门,你想要银子也好,想要名声也好,我都给得起。”
  “我不要银子,也不要名声,我要你的一个承诺。”
  钱长泽大惑不解,静静地望着俞长侯。
  “假如有一天,范世勋想要去京城争夺天下国手之位了……”俞长侯缓缓说道,“钱先生,你不可阻拦他,要尽全力支持他,让他去创造一个属于他的时代来!”

  那天,俞长侯和钱长泽聊了很久。等到两人终于说完了,俞长侯静静回到客房,他知道那一刻终于要到来了。
  “世勋,绍暗。”到了客房门口,俞长侯轻轻唤着两个弟子的名字,“你们过来一下,师父有事要跟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