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90

方圆群英志——390

  西南一役,死死生生,黑白两军各折损兵马无数,形势几番逆转。
  待终于硝烟落定之时,白军主帅范西屏兀自立在这片得胜的战场中央,却遥望满盘烽烟,起伏不止。
  黑军将士奉施襄夏之命,以西南战场牵制范西屏主力,趁范西屏在此无法脱身之际,早已袭得半个天下。只见黑军处处阵容严整,白军却支离破碎,节节败退,除了这片只剩下死亡气息的西南战场之外,到处都是白军将士的哭喊声。
  胜了西南一战,却输了整个江山。
  “元帅,败局已定了……”
  经过一番血战才终于得胜的白军西南主将,却丝毫没有赢下了这场艰苦战役的喜悦感。
  这员骁将的身前,那位身经百战,运兵入神的棋圣范西屏,只是静静远眺着烟尘四起的整个战局,没有人看得到他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元帅,认输吧……”西南主将再次轻声说道。
  缓缓地,却传出了范西屏的笑声。
  “师弟,想不到竟然被你赢了……”范西屏的语气中,似乎刻意隐藏着失落,流露出的乃是一种被挑起的锋芒毕露的杀意和豪情,“不愧是我的师弟啊,这天下能胜我范西屏的,唯有你施襄夏一人而已!施襄夏,你配得上做我的对手!”
  猛然间,范西屏将手中尚未发出的军令奋力向天上抛去。漫天烽火前,军令如雨般从天而降,竟显出一丝异样的悲壮来。
  “施襄夏,我输了!”范西屏几乎使尽平生力气向远远的对方军营吼去。
  范西屏身后的白军将士,从这一声认输中听到的却没有丝毫羞愧,反而只觉全身战意盎然,恨不能立刻再开战局,重新与刚才的黑军兵将决一生死。气势所趋,已经战败的白阵全军竟齐齐地喝起了响亮的军号。这喊声响彻天际,阵虽败,却气更盛,全无一丝乱象。
  不愧是师兄所领的军士。远远地,施襄夏静静听着那嘹亮的军号,暗暗赞叹。
  “范先生真是个可怕的敌人……”施襄夏身后的黑军勇将轻声叹道,“虽逢败局,竟仍能如此豪迈,听不出一丝气弱……”
  “不……”施襄夏静静地说道,“师兄在哭。”
  黑军大将吃了一惊,茫然地望着身前的全军总帅施襄夏。
  施襄夏遥遥看着远方,目不转睛,似乎正与谁对视着一般。
  施襄夏看到,远远的白军主阵中,背对着白军众将士的范西屏,正喊着军号望着自己——他的眼中,其实噙满了泪水。

  上回说到,浙江平湖茶楼内,突然流传出了范施二人的第二张对局图谱。这张图谱的出现,再次点燃了棋迷们的热情。一时之间,全城传阅,图谱也很快便流出浙江,轰动整个中国了。
  这第二局棋,算得上是局部战斗的名局。
  整局棋的精髓,在于左下角的攻防。在两位顶尖高手的掌控下,区区一个角内竟然弈出了无穷变化,让人叹为观止。
  左下本是施襄夏的黑军主营,大飞加虎口的阵型也可谓牢固之至,城坚壁厚了。然而,偏偏就是在一个已经看上去如此坚固的防线上,范西屏早早便留下了一支伏兵混入左下角黑军城内,随时待机接应外部白军。约三十合后,范西屏突施号令,白军竟强行杀入左下黑角。施襄夏忙运兵抵挡,却不料阵内早有黑子接应,一时间竟然难以克敌,这才知道那早早埋入黑阵的白子原是伏兵。转眼间茫茫黑阵就这样被一斩两段,各自竟都没找到活路,唯有逃命而已。范西屏这混水摸鱼之计,竟大获成功,一举破尽黑角,让人叹为观止,天下只怕无人能挡。
  偏偏就在范西屏自以为得计之时,施襄夏却仿佛负隅顽抗一般,落下了一招乍看有些俗手味道的“挤”,将自己那支几乎已经被敌人吞入腹中的残军走重了。但恰恰是这一招看似极其无理的招式,却让范西屏大吃一惊。原来这一招虽俗,此际确实长气的妙手。施襄夏开始长气,也就是说他要造对杀了!范西屏急忙回军来战,却不料这边杀得正急时,施襄夏却嘿嘿一笑,指挥刚被断开的左下黑军主将回师杀向刚才攻入自己阵地的白军去了!范西屏始料未及,前面被黑军冲杀之下长出数气,后面又被施襄夏杀成了劫争对杀!此劫若败,则白军前功尽弃,刚才被范西屏以奇谋断开的两支黑军将合力绞杀左下白阵,重新合二为一,左下黑阵还是黑阵,只是多吞了七员白军大将而已。更加令范西屏难堪的是,目前全局白军竟无好的劫材可用!
  棋行至此,左下已经由黑转白,又由白转劫,双方局部争夺上已是妙手连发,各施高招,精彩至极了。然而,最终这左下角的处理结果却更加让人惊讶。
  眼见左下战局激烈,范西屏不敢怠慢,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攻下左下,这便能从气势上给施襄夏致命一击。于是,战至155合,白军猛然点入左下黑阵中,将左下黑军逼入绝境,让黑棋除了拼命胜劫之外再无保全左下黑军活路的方法。这一子,是范西屏向施襄夏摆明了一个态度:左下大劫,我要定了!
  偏偏就是这个表态,要了范西屏的命。此子一落,原本以为在左下寸步不让,拼命施展出了俗挤妙手才惊心动魄造出劫争来的这个劫争是施襄夏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的,于是范西屏首先把这局棋的胜负就全部系于这个劫上了。
  但是,施襄夏还真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这么辛苦绞尽脑汁造出来的劫争,他竟然真的愿意不要了!一看范西屏表态了,施襄夏却笑了一笑——师兄,既然你这么想要左下角,我让给你就是了,这地方我不跟你争了。
  没过几手,施襄夏竟然脱离了左下战场,反而从外围开始收气了!施襄夏这也是表态了:请君吃棋,我要弃子。
  饱含了那般精深谋略的得意一招,竟然说弃就弃了,一点留恋也没有!
  范西屏外围被逼得紧,此时已骑虎难下,不得不被施襄夏催着收住了左下。但左下这一连串精彩的攻防虽然以施襄夏主动放弃,范西屏大获全胜告终,可此战一过,黑棋全盘厚重无隙,白棋却由于之前为了打劫耗损了太多,如今已支离破碎,东倒西歪了!最终,范西屏凶狠表态的那招白155,却恰恰成了全局的败招!
  胜了局部,却输了全盘,施襄夏这次的弃子弃得妙到毫厘,而且弃得勇气可嘉。断然放弃自己得意的一连串招法所得的成果,这种气度罕见至极。
  范西屏这一败,可以说是败得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