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93

方圆群英志——393

  布局至此结束,施襄夏遥遥领先。但范西屏却没有半点焦虑——接下来该是他范西屏表演的时刻了!
  随后的战局,是范西屏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手筋妙手集中式展览。
  左侧,黑军将士前路被拦,正惊慌间,只见主帅范西屏令旗一挥,一队死士竟突然撞入左上白军大飞阵势当中!这一招乃是古谱常见手法,施襄夏自然毫无惧意,安然应对,让黑军掏去边上三四座城池,自己只管化作一支雄厚大军,镇守左上。面对这片雄厚的左上大军,范西屏却要输死一搏!
  只见白军刚刚立足,四面八方竟全是如狼似虎的黑方将士滚滚杀来!这些黑子在范西屏的调度下神出鬼没,气势惊人,个个都以一当百,转眼间竟杀得施襄夏乱了阵脚。白军主将不敢勉强应对,急忙领着人马冲杀出来,向着右方奔逃而出——当前优势巨大,只要左上主将不死当仍是胜局。
  范西屏却死死认住了这片厚厚的白军,紧紧咬住此队不放,拼命合围。施襄夏则拼死求生,妙手迭出,一次次化解范西屏凶狠的进攻。这一处攻杀,双方下得鬼哭狼嚎,神鬼皆惊,简直是千古罕见的疯狂对杀。黑白两军越杀越多,彼此都寸步不让,往往前一手落毕一方看似已无活路,第二手下出局面又顿时天翻地覆。两军死死生生战了百余合,最终却竟然在上边几乎半张棋盘上形成了一个即使在以好战闻名的中国古棋史上都罕见至极的惨烈棋型——白四十一子,黑三十八子,总计近八十子的双活!
  近八十个子是个什么概念?若再算上空目,双方死活之间出入目数差能达到近两百目之巨!
  黑白双方各三四十员大将混战绞杀在一起,最终竟互相用刀枪穿过对方的身体,虽已力竭,却被双方的兵器支着谁也倒不下去,形成了一个壮观的生而死、死而生的无胜负棋型。
  波及近半个棋盘的双活,笔者印象中还真找不出第二局来了。
  范施二人竭尽全力,奇招妙手不断,却最终也没能杀死对方。尽管如此,白军上方阵势尽破,范西屏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将局面拉回来了。随后,范西屏越战越勇,又借着上方战事的余威疯狂地向下杀来。施襄夏也许是被上方一战耗尽了全力,之后的攻防中竟使不出半点力气,被范西屏阵阵击退,处处受损,局面一再朝着范西屏的方向倾斜而去。
  待全局终了,一局布局之后本是施襄夏大好局面的棋,却以范西屏大胜十四子告终!
  十四子,那可是将近三十目棋啊!
  范西屏的中盘功力,由此可见一斑。这一局,从布局结束之后的内容,称得上是范西屏的又一盘名局!

  这一局下完,虽是范西屏大胜之局,但范西屏的喘息声却一点也不比对面的施襄夏轻。这局棋,施襄夏逼得他真的使出全力了,甚至再多出一口气可能就要吐血在棋盘上了!
  而看到两人气喘吁吁结束对局的观战者们,甚至已经快忘记了呼吸了。
  看着这局面,尤其是上方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大双活棋型,所有人都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一片茫然,不知道还能想什么。
  世间竟能有这样的棋,世间竟然有这样的棋手……
  不知过了多久,吴来仪缓缓张开了嘴。
  “蒋先生,你说对了。”他的声音干涩而沙哑,“这已经不是我们的天下了……”
  这正是:
  盘里输赢黑白子,枰侧胜负天下人
  八十棋子共双活,惊得老辈叹浮生。
  欲知后事如何……

  那一天,嘉兴,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里。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老者笑着出现在了门外。
  这个老者的出现让屋里的房客惊得动弹不得。
  “程先生,我就知道你也来嘉兴了!”门外的老者哈哈大笑道。
  房客急忙把老者拉进来,示意他不可大声张扬。
  “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在嘉兴,我可就麻烦了!”房客焦躁地说道,“你知道,范西屏也在嘉兴,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跟范西屏在同一个地方!”
  老者哈哈大笑:“程先生,这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你竟然还放不下吗?你来嘉兴,不就是为了看看范西屏和施襄夏对局吗?”
  “看归看,我不能现身出去啊!”
  “这么说,我明日就打算去那张府上观战,您也是不会跟我一起去了?”
  “你……”房客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了,“你明知我心思,却还故意来激我,枉我们这么多年朋友!”
  听着房客的气话,老者却大笑不止。
  “程先生,容我劝你一声。有的时候,该放下的事情还是要放下,否则活着多累啊。范施的对局,我决不能错过,你一定也想去看。只要低下头,认个输,就能看到千古奇局,多么划算的事情,你何必倔着脾气呢?”
  “梁老头,你知道我的性子,不必再激我了。”房客怒道,“你要去便自己去吧,我只管在这茶楼里等着棋谱传出来,一样也能看到!”
  老者听罢,笑着摇了摇头,缓缓向门外走去。这牛脾气,还真是让人无奈啊。
  临走之时,他缓缓从怀中取出了一份图谱。
  “程先生,这是范施最新一局的图谱。”老者临走时说着,把棋谱轻轻放到了桌子上,“我这就去观战,不过每天都会给你拿棋谱过来。明天你可不许再躲着我了!”
  老者说完,便是轻轻的关门声。
  房客看着桌子上的那张图谱,兀自沉默着。
  范西屏,你我之间的恩怨,可把我害得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