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94

方圆群英志——394

  上回说到,范施二人在平湖张府决战,消息一经传出,竟引得四方豪杰纷纷奔向张府观战。两位旷世棋豪的对决,几乎让整个棋界为之一振。但这当中,却有一个人不敢前去张府观战——尽管论资格,也许没有人比他更够格去看这几局棋了。
  而要说起这个人为什么不敢去张府看棋,一切还得从数年前说起……
  雍正十一年,年仅二十四岁的范西屏以扫灭上海棋界群雄,威震江南棋界的战绩昂首进京。范西屏十六岁出师,当年即在上海杀出名声,被冠以当世第一手名号——并不是说范西屏是棋力天下第一,而是说他被划入了中国棋力最强的那一档次当中,成为了顶尖高手。
  不过,当时的规矩是,不管你在江南多么威风,来了京城,只要不是公卿特意去把你请来的,对不起,您还得从茶馆开始打起。甭管你名声多响,如今的京城棋界咱不认虚名,只认本事。毕竟,有胆子上京城的,哪个不是个什么棋王棋霸的,谁能比谁了不起啊?
  范西屏倒也不在乎这些,相反他也许还更喜欢这么办——他就是那种特别受不了在人公卿家里束手束脚,礼仪繁杂感觉的人。茶楼这地方,虽然鱼龙混杂,市井气息浓厚,但是自由随意,没那么多规矩管着,下起来也轻松,爱怎么玩怎么玩,这才符合范西屏的脾气。
  所以,我们如果去查范西屏的生平,往往能查出很多茶楼传说,几乎遍布他人生的每一个时期。与前代国手有明显的茶楼棋手到公卿棋手的变化趋势不同,范西屏的围棋人生就是随心所欲,爱去官家下就去官家下,想回茶楼耍就回茶楼耍。痞气虽然痞气了点,但是也让他的传奇成为了茶楼棋手们之间津津乐道的话题。一个随时能在茶楼遇到的大国手,人气能不高吗?
  而另一方面,范西屏虽然随意,但是并不缺心眼。他自己也知道,初到京城,这里水深水浅尚不知晓,贸然跑去公卿面前献技,万一不小心出了差错人家公卿之间就会流传范西屏虚有其名的传言,那范西屏这趟京城之行就算是毁了。
  而要想试试水深,探探虚实,没有比茶楼更合适的地方了。

  就在范西屏入京的这一年,京城茶楼间开始有了他的传说——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棋手,在茶楼棋座横扫四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好不威风!
  范西屏这个名字,随着这些彪悍的战绩不胫而走,很快便成了京城棋界的一大新闻。茶楼间的高手,争相来见识这范西屏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向范西屏挑战,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熬得住范西屏那凌厉得让人心惊的攻势,甚至纷纷被范西屏让子,而且越让越多,银子就这么哗啦啦地流进了范西屏的口袋里。
  终于有一天——也许距离范西屏初入京城也没过几天——他开始厌倦了孱弱的茶楼棋界了。他想找一个真正能让他下过瘾的对手。
  于是,某一天他又众望所归地把对手赢了个稀里哗啦之后,笑着向自己的手下败将问道:“如今京城棋界,最强的棋手有哪些?”
  “京城高手,当首推程兰如先生。”众人答道,“程先生十六年前进京师,十番棋力克棋坛霸主徐星友,从此登顶天下第一,号令天下。其招法雄浑厚重,进则无人可挡,退则无隙可乘,十六年来棋界共推为尊。”
  “程先生以下,梁魏今、吴来仪、赵两峰,蒋再宾四位先生都是身怀绝技,本领不凡之人。四人都有向程兰如先生挑战的资格,五大高手之间互有胜负,难断高下,都是当今京城第一品的棋手。”
  程梁吴赵蒋,这五人不仅是京城一品,纵是天下棋界亦无人不知其名。
  范西屏暗暗点头,继续问道:“这些人当前可在京城?我要如何向他们挑战?”
  众人笑道:“来京城下棋的,几乎人人都问过你这个问题,可是十多年来也没几个人真下出名堂来啊。”
  “何况,现在你想找这五个人挑战,怕是也找不到他们啊。”
  “哦?”范西屏笑着问道,“此话怎讲?”
  众人一一说道:“程兰如先生与梁魏今先生英雄相惜,视为知己,这些年正结伴游历大江南北,已经两三年没回京城了。”
  “赵两峰先生如今官袍在身,平日里公务繁忙,这些年已经很少在棋界现身了。”
  “吴来仪与蒋再宾二人互相视若仇敌,已经争霸多年尚未能分出胜负。如今他们俩人是除了对方之外不与其他人交手的,拼上身家性命也要决出个高下来。想去找他们挑战,他们想必将根本不加理会。”
  如此一来,五大高手便都无缘切磋了。范西屏听罢,暗暗叹起气来。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他苦笑道,“本想在京城寻个对手,偏偏时机不到,一个对手竟如此难觅……”
  正当范西屏叹息间,有人插嘴道:“其实京城不是还有一个棋手有国手之名吗?如果这位兄弟真的这么想找高手过招,何不试试去找那黄先生?”
  黄先生三个字一出,只见整个茶楼竟都一时静下来了——但却并不是那种被传闻气势所镇而一时语塞,看上去却更像是有人提起了一个大家都在刻意回避的话题。
  眼见刚才还热热闹闹的众人这一瞬间竟沉默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范西屏不知其中缘由,忍不住低声问道:“那位黄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
  众人却只面面相觑,无人愿意作答。不知过了多久,一位忠厚长者才缓缓说道:“年轻人,我们得奉劝你一句——若不是迫不得已,你最好别去跟那黄先生交手。”
  范西屏更加茫然了:“这么说,这位黄先生强得吓人,跟他交手会难免惨败?若真是如此,我反而更有兴致去和他杀上一局了。”
  范西屏说完,众人却似乎更加尴尬了。
  “要说棋力,那黄先生倒也确实不弱,算得上是个豪杰,可是……”众人吞吞吐吐地说道,“年轻人,若你真胜得了那黄先生,我们可就更不能让你去找他下棋了……”
  “啊?”范西屏全然不解其意,“这是个什么道理,输不得赢不得的,这黄先生究竟是个什么人?”
  只见那位长者轻轻叹了口气,这才终于对范西屏娓娓道来:“那黄先生,二十多年前在京城闻名,号称为第一手,算起来与吴来仪、梁魏今是同辈。可是就在大约二十年前,出了这么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