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96

方圆群英志——396

  就在部郎府邸一战之后不久,韩生收到了一个意外的邀请——一位王爷送来请柬,邀他去王府对局。
  棋界对这位王爷的事早有传闻。作为皇亲国戚,这位王爷棋力相当了得,即使是职业棋士也很难在他面前游刃有余。
  但送信来的使者在韩生接过王爷诏令的时候偷偷在他耳边嘱咐了一句话——
  “王爷好胜。”
  四个字,却顿时让韩生感到脊背一阵冰凉。
  得与王爷对弈,这对于当时年纪轻轻的韩生而言无疑是一个飞黄腾达的大好机会。但是,若胜了王爷,则王爷必定不高兴,前程断送不说,甚至可能要危及身家性命;若放水输棋,输得太干脆则让自己名声受损,同时也根本无法引起王爷的兴趣,对自己的前途毫无帮助。
  如何是好?韩生苦思多日,终于决定冒险一试——毕竟,很多人也许一生都在等待这样一次机会。
  那日王府一战,战况激烈得非比寻常。一日之内,二人连弈三局,前两局弈罢竟都不多不少正好弈成和棋!
  要知道,明清时期推行的围棋规则,为了避免和棋过多的局面特意做出了一定程度的改进,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在淘汰数目法,推行数子法的基础上增加了“半子”这个概念 。半子是一个主观定义,棋盘上实际上是不可能出现半个棋子这个数字的,所以要想在明清规则下弈出和棋,几乎只有一个办法——假如在棋盘上有一块棋形成了双活,由于这一块棋无法计入终局子数,于是计数的时候就按双方各得一半算,便有可能产生货真价实的“半子”来,从而导致出现和棋。
  正因为明清围棋规则下和棋很难出现,所以一旦出现和棋往往就被视作“祥瑞的征兆”——与日本的“三劫循环不吉利”的说法恰好相对。当时棋界有一种很有意思的说法,认为和棋是因为有神仙路过导致的(神仙过则有和棋)。王府一战,一日之内竟然弈出了两局和棋,可想而知,王爷是多么高兴。
  而经过两局胜败难分的和棋,到了第三局终局,韩生终于以半子之差败北,结束了今天的鏖战。王爷见今日神仙竟然路过他家两次,而最后经过鏖战他又幸运地以半子取胜,自然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十分尽兴,大大赏赐了韩生一笔。
  而韩生,早已筋疲力尽了。
  不难猜到,这三局鏖战,两局和棋一局半子胜负,其实都是韩生一手造出来的。既知道王爷好胜,又要显示自己手腕,这是韩生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而王爷不知其中奥妙,每局必尽全力,再加上王爷本身棋艺了得,素精此道,韩生应付这样的对局,负担比平常对局要多十倍都不止。尤其是在了解了明清围棋规则之后,大家该知道要造和棋有多么困难——至少得先造双活啊!而这样艰苦的对局,他竟然一天下了三局!可想而知,第三局结束时的韩生已经是多么虚弱了。
  即使这么困难的对局,韩生竟然都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分毫不失,还没让王爷看出半分破绽来,其棋艺实在令人佩服。
  当天离开王府,天色已晚。当时的韩生一定想着回到了家中,什么都不干,躺倒床上就呼呼大睡便好了。但他没想到,此时有人正在等着他……
  “韩生!我等你好久了!”
  刚到自家门口的韩生,听到了黄先生的喊声。他望过去,却只见黄先生带着几个茶楼棋手,早已等在了他家附近。
  黄先生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其实,他并不是凑巧这个时候出现的。早在韩生出门之时,黄先生就收到风声说韩生会去王府对弈。他特意派人去打探消息,得知韩生在王府下了好几个时辰的棋。黄先生所等待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韩生,当日在部郎府邸你趁我隐疾发作之时胜我三局,当日我就告诉过你我要跟你再决胜负,你可记得?”
  韩生早已有气无力,此时就是想应答却也张不开嘴了。
  “今天我病好了!”黄先生大喝道,“我还特意带了几位棋手来做见证——你敢现在就跟我堂堂正正决一胜负吗?”
  “黄先生……”韩生吃力地向黄先生行礼道,“今日我确实累了,能否让我休息休息,明日再来?”
  “他怕了!”黄先生狂笑着对自己身后的棋手们喊道,“韩生知道胜不过我,他怕了,你们亲眼所见,以后不要再说我信口开河——韩生怕我,不敢跟我公平较量,只敢趁人之危!”
  “黄先生!”韩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几乎使尽平生力气吼道,“你这无赖,不要欺人太甚!你要下,好,我陪你下!今日我要你败得无话可说!”
  “好!”黄先生一副得偿所愿的样子,大手一摆,行个大礼,喊道,“今日愿你我各尽所长!”
  不久后,某茶楼,在众人的围观之下,韩生握着棋子,望着盘上一角苦思着。
  黄先生知道韩生一日连弈三局,必定脑倦体乏,于是在角上特意选择了最复杂的变化。韩生疲惫至极,只觉眼中看到的黑白子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其中利害。
  “怎么了,韩生,不敢应了?”黄先生冷冷地笑道。
  众人见韩生久久不落子,窃窃私语起来。韩生知道大家在说什么,可是此刻困乏至极,他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来演算对局。
  “韩生要输咯!”人群中突然有人开始喊道,“韩生要输咯!黄先生要赢咯!”
  茶楼对局却不比公卿府中棋局,在茶楼看棋的人不讲什么道义耐性,你下得慢,等不及的人就会嘘你,会喝倒彩。这样的气氛,却让韩生更加无法集中精力来了。
  “所谓韩生,不过如此!”黄先生继续嘲笑道,“什么棋中高手,根本就是个只会趁人之危的鼠辈,简直愧为棋士!”
  韩生紧锁着眉头,剧烈的头痛和屈辱感开始让他的面目越来越狰狞。
  人群的嘲笑声和黄先生的侮辱渐渐融在一起,变成了些朦胧的杂音,不断刺激着韩生的双耳。
  “韩生!你不配做棋手!”黄先生喝道,“既无此力,何苦故作高深?早早认输,磕头认错离去吧!”
  “黄……”韩生突然爆出一声愤怒的叱喝声,但这声音才刚出来一个字,韩生的喉咙却突然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喊声竟戛然而止。
  众人只看见韩生的面色顿时大变,脸竟涨得通红。猛然间,他竟从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溅得那黄先生,观战众人,还有那棋盘上竟全是血点。
  韩生的所有气力似乎也随着这口鲜血一涌而散了一般,竟无力地趴倒在了棋盘上,后背一阵阵抽搐着,口中的鲜血竟止不住地涌出来,将整张棋盘染得通红。
  众人不知所措,只是徒然地看着那倒在血棋盘上的韩生,似乎被恐惧束缚住了身子,动弹不得一般。
  然而,过了片刻,竟传来了黄先生欣喜若狂的喊声——
  “他被我下到吐血了!你们快看,快看!他吐血了!他被我下到吐血了!”
  动弹不得的人群,狂喜着的黄先生,这就是韩生一生中看到的最后一丝景象。在黄先生的狂喜声中,韩生默默地感受着血水止不住从口中涌出的感觉,直到这一丝感觉越来越遥远,最终隐没在一片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