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97

方圆群英志——397

  “混蛋!”
  茶楼的棋枰竟被掀翻在地,年轻的范西屏气得脸色煞人,好似刚经历了一场搏斗般沉重地喘着粗气。
  “去把那黄先生给我找出来!”范西屏怒喝道,“告诉他,江南无名小辈范西屏要向他挑战。他若还是个棋手,就别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来跟我决战!”
  看着凶神恶煞的范西屏,众人第一次从这个随意而痞气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愤怒。
  那是雍正十一年,范西屏入京的第一年。名声渐起的范西屏得到了第一次在公卿府中对弈的机会,而这一战是范西屏恳请公卿们为他筹钱准备的。多位京中大人纷纷出资,最后竟合成了重彩,奖给这局棋的胜者。
  而这一局棋,范西屏的对手,是传闻中的老一辈国手黄先生。
  那黄先生难得到得这般场面,只道是自己终于要发达了,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今日的危机,只顾着给到场的各路公卿溜须拍马。
  而范西屏,一直静静地微闭双目,坐在棋枰一侧,只待棋局开战。他的脸上,竟前所未有地露出了一个杀气——不是那种杀棋的杀气,而是真正杀人的杀气。
  在这之前,范西屏多次向黄先生发去战书,但黄先生根本不予理会。对于黄先生这种为了名誉不择手段的人而言,与一个无名小卒对局这种冒险的事情,他绝不会做。胜了没什么好处,输了却要大丢脸面,风险太大了。逼于无奈,为了能促成这场对局,范西屏这才只得亲自去求京城公卿出资,布下重彩。黄先生这次来,眼中根本没有范西屏,他完全是奔着这彩金来的。
  这么多银子,对手却是一个年轻生手,何况还有大批公卿到场,这种机会都不抓住,黄先生就不是黄先生了。
  但今天到了现场,看到那在棋枰旁屏息凝神的范西屏,黄先生却不自觉感到了一丝不安——
  范西屏看上去,竟与当年的韩生有几分相似……
  不久,棋局开战。
  没过几合,黄先生便感受到了:这个叫做范西屏的少年,棋锋非常锐利,只觉他的军士是从四面八方袭来,处处都是攻势,让人防不胜防。
  隐隐地,黄先生甚至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尽管已经弈得如此锋芒毕露,但这个少年似乎仍有所顾忌,没有施展出全部实力。
  这局棋,他的目的似乎并不是赢棋,而是要故意把棋局引导成某种局面……
  很快,角上的一处争夺成为了棋局的焦点。
  这一处争夺,复杂至极,优劣难断,只见黑子白子交错纵横,互相缠绕,仿佛一着即死,一着即生。望着这棋,黄先生心里想着那重彩,竟忍不住焦躁起来,甚至握棋子的手都微微颤抖着。
  这棋型……怎么觉得似乎微微有些熟悉,莫非过去曾见过?
  黄先生默默沉思着,正眉头紧锁之时,对面却隐隐传来了范西屏冰凉的声音:
  “怎么了,黄先生,不敢应了?”
  那一瞬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一丝恐怖的回忆瞬间闪过他的脑中。
  “你!”黄先生猛地抬头,怒视向他眼前的对手。但那一刻,他眼中看到的却不是范西屏,而是二十多年前惨死在他面前的韩生!
  黄先生正要喊出的话却突然堵在了喉咙中,脸上愤怒的神色顿时转为惊恐,那种突如其来的惊恐甚至让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所谓黄先生,不过如此!”范西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那笑容中却藏着深深的杀意,“什么棋中高手,根本就是个只会趁人之危的鼠辈,简直愧为棋士!”
  黄先生的眼前,一切似乎回到了当年那个茶楼。嘈杂的人群,难解的棋局,一切如故,只是这一次是自己感受着当年的绝望,而韩生却在他的面前嘲笑着他。
  “你……你是……”黄先生惊恐至极,以致竟说不出话来。
  公卿们不知其中缘故,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范西屏的脸上,却透着令人胆寒的怒意。在黄先生的眼中,那几乎就是游走于京城二十多年的韩生的亡灵。
  “黄先生,你不配做棋手。”
  黄先生已经分不出这句话究竟是范西屏的声音,还是那常常出现于他噩梦中的韩生的声音了。
  缓缓地,他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涌出来。
  那一刻,他脸上的神色却突然平静了——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切的意义。
  “孽债。”黄先生虚脱般无力地说道,“天意要我死,我还能如何?”
  他缓缓推开了身前的棋枰——推枰,与投子是一样的含义,代表认输。
  随后,黄先生吃力地站起身子。然而,就在站起身的那一瞬间,四周猛地涌出一片暗黑,骤然吞噬了黄先生眼前的一切。
  就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一切知觉都在急速地离自己而去。
  一声闷响,黄先生倒在了棋枰上。公卿们慌作一团,唯有棋枰两侧的范西屏和黄先生静若处子。
  “黄先生,你应得的。”范西屏只是淡淡地说道。
  黄先生倒在棋枰上,口中的血静静地淌了出来。那浑浊的血水,在周围的一片嘈杂声中默默污浊着整个棋盘。
  生平作恶何所求?王侯府,北京城。名利场中堕魔道,纵回首,无回程。
  冥冥何物定因果?苦者志,亡者魂。自古天道不扬恶,一念死,一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