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99

方圆群英志——399

  数日后,程兰如向各路公卿发去回信——
  请大家将所有能挑战我的人聚集起来,我与他们下车轮大战。若十几轮杀下来,没有人能胜我,则天下国手之位,仍是我程兰如手中之物!
  此信一出,天下皆惊!
  程兰如要效仿当年的周懒予,欲一战败尽天下豪杰吗!
  “好个狂妄的程兰如!自以为是个什么人物,当今棋界岂是你一人撒野的地方!”吴来仪狠狠拍了下身前的棋座,对对面的对手喝道,“蒋再宾,你我来日再决一胜负,我要去教训教训那程兰如!”
  “正合我意!”蒋再宾毫不客气地回应道,“但别以为我们同战程兰如就是盟友,你我的账日后还要再算!我定要在你之前先破程兰如!”
  两位宿敌愤而起身,各回各家,只留下一棋枰的黑白子,杀得天昏地暗。
  “程先生要宣战天下,那怎么能少得了我呢?”赵两峰缓缓脱下官服,挑了件华丽的便装,“程先生,你想做周懒予,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啊……”
  “看来这件事已经闹得很热闹了啊,程先生。”梁魏今笑着看向身前的程兰如,“要不,我也去凑个热闹?”
  “梁先生也技痒了?那就请吧。”
  两位知己哈哈大笑,谁也没把这话当成什么严重的事情。
  就在五大高手各自蠢蠢欲动之时,在彼时京城的某个角落里,还有一个人也收到了邀请……
  “哦?加入众高手当中,与程兰如先生决战?”年轻的范西屏微笑着,看向使者,“可从这名单来看,凡是能加入这场战局的无不是京城棋界成名已久的前辈,西屏初来不久,真能有这个资格与各位前辈并排而坐吗?”
  “有,范先生只要想去,这个资格就一定有!”使者笑着答道,“先生虽初到京城不过两年,便胜遍各路强手,又有仗义除棋霸之名。范先生年纪虽轻,分量却不轻。为了让这一战足够激烈,我家主人已经遍寻京城棋豪,要共抗程兰如。范先生是我家主人看中的人选,请范先生万勿辞却。何况这一次是程兰如先生主动挑起战端,京城棋界各路豪杰都想趁这个时机去挫一挫程先生锐气,谁若能在这一战中击败程兰如先生,那可是声名大振,身价倍涨之事。以范先生当前的资历,若错过了这个机会,再想跟程先生交手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何不趁此机会,博得个力胜大国手之名?”
  范西屏微微点头:“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范西屏到时候必定到场。”
  京城各路棋豪汇聚一堂,那将是怎样一番景象。想到这里,范西屏忍不住心潮澎湃起来——最让他激动的,也许是即将与天下第一高手程兰如对局这件事吧。
  二十六岁的范西屏,会就此夺取天下第一之名吗?

  那一日,某藩王府上,只见人山人海,群英汇聚。程兰如战书一出,京城各地竟赶来国手十七人,个个身怀绝技,名震一方。这其中年纪最大的梁魏今已是六旬老者,而最年轻的范西屏也有二十六岁。棋手之外,公卿贵族几乎无人愿意错过如此盛事,早早便将这藩王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对于范西屏而言,他当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场面,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如今这藩王府上,真是随便挑一个人出来都比他排场大,后台硬,纵使如范西屏这般狂放不羁之人,也多少有些放不开手脚了。
  这一切,被另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这位,莫非就是范西屏先生?”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让范西屏终于稍稍镇定了下来,至少短时间之内他不用犹豫自己该做什么了。
  “在下正是。”范西屏急忙向那老者行礼,“未请教,前辈是……”
  “在下梁魏今。”老者笑着还礼道。
  这个人就是传闻中以静谧奇巧之风屹立棋坛数十年而不倒的回族棋手梁魏今先生!一看面相,果然如传闻所说,是一个和善长者。
  “范先生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了。”梁魏今接着说道,“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果然是一位少年才俊啊。”
  早有耳闻?范西屏有些狐疑,忍不住低声问道:“西屏上京不过两年时间,自认尚未称得上名将,梁先生竟对我早有耳闻?”
  梁魏今嘿嘿一笑:“我不是在京城听说你这名字的,是在江南一带,从另一个人口中得知了你的名号。”
  “另一个人?”
  “这个人嘛……”梁魏今刻意卖了个关子,“过不了多久你就会亲眼见到了,你一定很想见见那个人……”
  江南一带范西屏名声还算响亮,但是能在梁魏今面前说上话的人恐怕不多。范西屏在心里忍不住开始猜测这个人究竟是谁了……
  “对了,那个人希望我转告你一句话……”
  范西屏微微一惊:“什么?”
  “请师兄不要松懈了棋艺,否则师弟就要追上来了……”梁魏今嘿嘿地模仿着那语气说道。
  范西屏瞪大了眼睛——施绍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