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0

方圆群英志——400

  却说那场藩王府之战,程兰如独挑十七国手,这对于程兰如而言无疑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十七国手中,虽也有棋力不济,虚有其名之人,但是同样不乏梁吴赵蒋这样的高手,这四大高手中的任意一人,都具备击败程兰如一局的实力。而程兰如若不能全部取胜,则这场力战十七国手的成就就会大打折扣。
  程兰如来这里,目标就是奔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十七连胜”去的!
  而十七局棋的赏钱,绝对是一个惊天动的数字。按照已有的小道消息的说法,这十七局棋,赢一局能得黄金百两以上,后来更是涨到了赢一局得黄金四百两!
  各位,四百两金子啊!具体换算到现在有多少笔者不大懂,但是平时在茶楼赌棋人家一局棋下来输个二三十两银子都得心疼个死去活来的,这边可是直接给金子,还论“百”给,赢完了可得让人家给你准备马车运回去吧!这要是十七连胜了,得赢成什么样子啊!少说得拉一车队的金子吧!
  藩王就是藩王,大方!当然这金子可能也不是藩王一个人出,来观战的公卿贵族们每人大概都得分担点。
  这么一场大战,谁赢一场那都是名利双收的事情啊。(当然,这数额真假尚存疑,因为其出处又是野史……)
  于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各路豪杰争先恐后都要第一个上阵,谁先赢谁拿金子走人嘛。挑战人选就在众人的争抢中难产了许久,最终藩王决定——十七国手按照年龄高低顺序先后上阵挑战,程兰如输在谁手上这次大战就结束在谁那儿。
  按照这个规矩,年纪最轻的范西屏就被排在了尾巴上,他很可能特意来一趟藩王府就只是吃了几顿好的,住了几天好房间就回家去了。可谁叫他没资历呢,先上阵的资格当然是要给那些资历老,名气大的棋手,毕竟大家来就是看他们下棋的。
  结果——果然不出大家所料,第一天的战局就十分精彩,最终结果是天下第一的程兰如力克好友梁魏今,夺下了第一天的赏金。
  从这第一天的对局过程来看,程兰如这几年人虽不在京城,可棋艺却真没松懈,甚至似乎还略有提高!
  当天晚上,各大国手都躲在自己房中研究棋局,个个如临大敌。那氛围,简直就像是货真价实的战场一般。到了深夜,已经落败的梁魏今一个人无所事事,跑到院子里瞎晃悠来了。他猜测,这第一天夜里应当只有他一个人无所事事才对。
  然而,到了院子里,他却看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已经坐在凉亭中了。
  范西屏……
  “范先生果然如传闻一般无拘无束,即使如此大战当前仍然处变不惊。人家都在屋中研究棋局,你却在凉亭里休息?”
  范西屏听得身后是梁魏今的声音,急忙转身行礼。梁魏今身上那和蔼的长者气息,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师父一般的亲切感。
  “梁先生过奖了,其实西屏也在研究棋谱呢。”
  “哦?”梁魏今一愣,看范西屏身前空空如也,既无棋枰也无棋谱,于是笑着问道,“你怎么研究了?”
  “在脑中玩味局中变化,然后在脑中思索破解之法,找出局中胜负之招。一切只需静思,无须摆弄棋子。”
  梁魏今真有些惊讶了。要知道,这可是程兰如与梁魏今的对局,乃是当今世上水平最高的对决,与那茶楼间的小打小闹断然不同,纵使顶尖高手也不敢说能一眼看破其中变化,必须要摆在盘上细细推敲才能想得明白。范西屏竟能在脑中便洞悉这局棋的精妙?
  梁魏今有意试探,于是简单问了棋局中的几个关键之处。没想到范西屏对答如流,说得头头是道,这让梁魏今不禁大吃一惊。暗暗赞叹。
  “看来,我与程先生都让你失望了啊。”梁魏今苦笑道,“我们的对局,你竟都不用打在棋盘上就能看懂,想必你要觉得我们未尽其妙了吧……”
  然而,范西屏的脸却阴沉了下来。
  “不,程先生与梁先生都不愧是顶尖高手,这局棋妙处甚多,西屏受益不浅,叹为观止。”
  “哦?”梁魏今饶有兴致地看着范西屏,“那你觉得,半个月后你若上阵与程先生对弈,胜算几何呢?”
  范西屏微微沉思半晌,轻声答道:“只怕胜负会在半子之间。”
  听到这里,梁魏今却哈哈大笑。
  “范西屏,你与你那师弟可真是天地之别啊!”
  梁魏今大笑着离去了,只留下范西屏一人不解其意,枯坐在凉亭中。